語言

非國有博物館如何增強自身“造血”能力?

news_publish_date: 
2017-07-04 09:54
news_author: 
来源:弘博网
Body: 

  如今,博物館已成為國人日常生活和文化教育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随着對博物館價值的認識不斷加深,個人收藏家和各大企業也紛紛投身博物館事業,越來越多的非國有博物館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非國有博物館是利用或主要利用非國有文物、标本、資料等資産設立的博物館,在傳承曆史文化、承擔公共服務方面,與國有博物館一道起着重要的作用。在承載一些獨具個性的文化方面,甚至能填補公立博物館難以企及的空白。據國家文物局的數據,截至2015年底,全國登記注冊的非國有博物館有1297座,占全國博物館總數的26.6%,較上一年有所增長。

  然而,關于非國有博物館,人們談到最多的卻往往是“經營慘淡”、“維系困難”、“亂象普遍”這樣的字眼。面對這樣的狀況,政府對于這些非國有博物館的扶持政策,何時才能走出精神層面,進入具體的服務層面?非國有博物館自身又如何改善自身處境,煉得出自身的“造血”能力?

  政府:政策扶持,培養博物館“造血”能力

  日前,廣州市人大常委會在《廣州市博物館規定(草案)》的第三次審議中提出“應當對非國有博物館加大扶持力度”的建議,使此類博物館有望在未來,除了依法享受收取門票、獲得非營利性收入、接受捐贈或者開發、經營文化創意産品方面的有關稅收優惠政策外,也可依法向稅務機關申請土地使用稅、房産稅稅收的減免。

  然而,在稅收方面給博物館運營以一定優惠,短期來看,确實可以起到緩解非國有博物館資金緊張的作用,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讓非國有博物館實現可持續發展,從外部條件而言,必須在社會上營造博物館文化。

  所謂的博物館文化:

  一方面指的普通市民對博物館的重視和充分利用,逛博物館成為日常生活、學校和家庭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也指包括政府、企業和私人在内的社會部門,形成某些慣例和制度性的舉措,增強非國有博物館在内的各類博物館的自我造血功能。

  在國外,非國有博物館有着很長的曆史和豐富的經驗。美國的非國有博物館可以吸收私人和企業等各方面贊助,藏品和經費來源也可以吸納社會資源。同時,個人向博物館捐贈也是一個傳統,很多人會将自己的收藏捐獻給非國有博物館做慈善事業,保證其正常運營。美國1917年通過的聯邦收入法案規定,捐贈宗教、慈善、科學研究、文學藝術和教育機構的款項,可以抵銷其他方面的收入稅(後來包括了捐贈物品)。在這種稅收制度下,把收藏的藝術品捐贈出來,顯然比賣出去對收藏者來說更有利可圖。

  因此,對于博物館而言,政府的一次性免稅優惠,就像一次性“輸血”;在藝術品、文物的個人捐贈方面予以優惠,則像持續“造血”。也因為這種對于個人捐贈行為的鼓勵,捐贈者和普通市民與博物館之間,有了更直接、更為私人化的聯系。

  博物館:發展自身,加強自我“造血”能力

  非國有博物館的經費主要依靠自籌,增強非國有博物館“造血”能力即是提高其自籌能力。一般而言,非國有博物館自籌經費多來自博物館的經營性活動和社會贊助,而這兩種經費來源都直接導向了社會大衆,即博物館的運營最終需要公衆買單。這就意味着公衆是博物館生存和發展的社會基礎,博物館若想提高自籌能力、獲取長期穩定的經費來源,便需要充分開發、利用公衆資源,于公衆間樹立良好的口碑,對公衆負責。

  規範藏品,優化展覽

  根據2014年國家文物局公布的《民辦博物館規範化建設評估報告》結果,非國有博物館文物藏品真假不清和來源不明的情況普遍存在。由于非國有博物館的藏品主要源于民間,來源是否合法大多隻能靠收藏者自證,且收藏渠道沒有國有博物館規範,導緻藏品合法來源與真假問題一直困擾着非國有博物館。雖然這種現象僅在以文物為藏品的非國有博物館中比較突出,但由于社會關注度高,往往影響到整個非國有博物館的品質和形象。

  冀寶齋事件

  2013年7月,作家馬伯庸在新浪博客上發表博文《少年Ma的奇幻曆史漂流之旅》,講述了他參觀某博物館的經曆,并配發大量圖片。馬伯庸在文章中稱,該博物館展出的藏品包括大量赝品,造假手段非常離譜,包括漢代的五彩和青花(實際上,五彩創燒于元代後期,青花的創燒年代有唐代和宋代兩說,但現存都是殘片,且與景德鎮元青花沒有明确的傳承關系)、晉代鬥彩三英戰趙雲葵口盤(鬥彩創燒于明代成化年間)、多件鬼谷下山罐、寫有白話文的唐代禦賜五彩葵口盤、“炎帝制造”青花瓷器。藏品中有一件題款“大清雍正年制”的“粉彩十二開光金陵十二钗大缸”,然而雍正皇帝逝世時曹雪芹年僅21歲,因此其有違曆史常識。除此之外,在博物館内還有諸多藏品的線條粗陋、筆法敷衍。同時,曆史僅存孤件的著名文物如長信宮燈、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圖罐,在該館中也有多件做工粗陋的放大版赝品,而标識均顯示為真品。此外,該館中有多套的十二生肖主題的瓷俑,不僅造型粗陋、詭異,且有性别區分。

  這些頻頻爆出的非國有博物館假藏品醜聞,使得社會公衆普遍對非國有博物館存在着“不正規”、“質量差”的偏見,對非國有博物館的公衆口碑極具破壞性,從而影響到非國有博物館獲得公衆支持和社會贊助。因此,在如今缺乏監管機制的情況下,非國有博物館需要愛惜自己的聲譽,嚴格把握藏品來源,确保藏品的真實性和合法性,從而獲得公衆口碑以獲取社會贊助。

  另外,還有一些民營博物館的藏品較好,甚至還有一些珍品,但往往展示方式單一,僅僅是進行簡單的擺放。這樣的展覽顯然不能滿足當代觀衆的參觀需求,緻使這些民營博物館雖然擁有珍貴的藏品,卻依然為公衆所忽視,難以獲得資金支持。針對此種情況,一些民營博物館必須進行展覽理念上的轉變,改變單一的陳列方式,利用創意增加展覽的趣味性和互動性,吸引公衆來館參觀,引發社會公衆對其展覽與藏品的興趣,為博物館培養長期穩定的受衆群體。

  關注公衆需求,提高服務質量

  非國有博物館必須清楚地意識到:若想維持長期穩定的發展,絕不能停留在自娛自樂,而必須尋求社會公衆的幫助。這就意味着非國有博物館需要将公衆的需求當做自身需求,樹立為公衆服務的意識。而這些公衆則應該包括入館參觀的觀衆以及未入館參觀的潛在觀衆。

  作為博物館人,必須研究、了解公衆的需求,才能做到展覽策劃與活動開展有的放矢,有效地利用資源,從而獲取社會回報。同時,非國有博物館還需要加強服務功能的完善,強化服務意識。例如,為參觀者提供休息、休閑的場所,衣物代存點,以及供殘障人士使用的相關設施、物品,體現對弱勢群體的人文關懷,在社會上建立良好的口碑。

  通過關注公衆需求、提高服務質量,使非國有博物館獲得長期穩定的觀衆群體的同時,在社會樹立良好形象,從而獲得廣泛的社會贊助。

  加強自身營銷,獲取廣泛關注

  大多數非國有博物館往往都被動地向觀衆提供其所需要的信息,很少主動将其成果與精華推廣給大衆,使得非國有博物館常常處于封閉的狀态,極少展現積極主動的一面,使其珍貴的藏品、優秀的展覽以及特色活動不為公衆所知,公衆不了解,支持與贊助更無從談起。因此非國有博物館必須要發揮主觀能動性,利用網絡、媒體進行自我宣傳,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很多非國有博物館已經意識到宣傳的重要性,積極尋求與媒體的合作,然而卻僅僅停留在枯燥的信息傳遞上,例如何年何月舉辦何種展覽。在這個信息爆炸的社會,這樣簡單的宣傳顯然無法讓非國有博物館獲取更為廣泛的關注。

  因此,利用當下的新媒體加強面向公衆的博物館營銷,以開展自我推廣,擴大博物館影響,從而獲取公衆的廣泛關注,進一步實現讓公衆了解、喜歡、信賴博物館。

  融入社區生活,強化社會屬性

  非國有博物館中,除個别稱得上大中館外,絕大多數還是小博物館,分布于社區或觀光旅遊景點之中。在展示内容上,以展示本地物質及非物質文化(特殊地域文化)的專題類或主題類博物館為主。尤其對于分布在社區的非國有博物館,缺少大量流動的觀衆群體,更應該積極的通入社區,吸引周邊居民,尤其是與周圍中小學合作,培養社區居民,尤其是中小學生的博物館意識,建立互相支持的關系。

   結語 

  現階段,政府不可能持續為民營博物館“輸血”。因此,由國家制定符合民營博物館發展的政策,通過對捐贈行為的鼓勵,培養民營博物館的“造血”能力,使民營博物館從社會中尋求資金支持,允許民營博物館可以與國有博物館共存、共繁榮,是眼下比較适宜的選擇。

  除此之外,民營博物館自身也需要增強自我“造血”能力,即提高向社會大衆的自籌能力,就需要民營博物館樹立服務公衆的意識,吸引更多人群的關注,并通過藏品、展覽、活動以及服務方式獲得公衆的興趣和信賴,從而獲取社會公衆的支持與贊助,使非國有博物館獲得長期穩定的收入以維持博物館本身的運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