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貼心服務 博物館藝術機器人按觀衆需求發送藝術品

news_publish_date: 
2017-08-28 11:17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觀衆發送一個呐喊的emoji表情後,收到了利希滕斯坦的作品《呐喊的思考》

  想要欣賞一幅利希滕斯坦(Lichtenstein,美國畫家,波普藝術的代表人物之一)或是沃霍爾(Warhol)的名作?隻需向藝術機器人發送請求,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就會把館藏的相關作品發給你。

  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近來推出一項服務,讓藏品擺脫物理空間的限制,此舉廣受觀衆的歡迎。 用戶隻需拿出手機給藝術機器人發一條短信,輸入“Send me(請發給我)”,後面加上描述性的單詞或表情符号。例如:“請發給我山峰”,“ 請發給我悲傷”,“ 請發給我一些橙色的東西”,它就會從館内34,678件藏品中選出一幅相關主題的作品發送給用戶。

  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原本預計在夏天結束之前會收到10萬條短信。但上周一,該數據就達到了38.5萬,到本周末,已經超過了200萬。一些短信内容讓人感受到這一功能的巨大潛力。該操作簡單便捷,卻帶給人們層出不窮的驚喜。若觀衆輸入“請發給我一幅沃霍爾(Warhol)作品”這樣的請求,發送者并不能收到一幅沃霍爾的作品,因為藝術機器人既不按藝術家姓名進行搜索,也不按照标題進行搜索。要求發送卡戴珊家族圖片這樣的指令也是無效的。但是即便找不到與之匹配的圖片,消息發送者也不會徒勞無獲,藝術機器人會回複并提出相應的建議,讓發送者嘗試“請發給我海洋”或“請發給我舊金山”這樣的指令。
 

程序操作界面

  推特用戶@camrynlarwill發送了一條包含“世界”關鍵詞的消息指令,卻收到了1944年諾曼底登陸日那天,美國軍隊在海上偵察時拍攝的一張美麗而模糊的海景圖。當她發送“宇宙”的指令時,收到了馬修•裡奇(Matthew Ritchie)的作品,内容是一面牆——畫家耗費幾十年時間創作這幅作品正是為了呈現整個宇宙的面貌。

  藝術機器人根據描述性詞語對其數字化存儲的藏品進行搜索,而描述标簽需要靠手動(即人工操作)設置,設置人員需要快速學會使用表情符号并了解詞語的雙關含義。目前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才能避免搜索僅停留在文字層面,并增強其對情感和主觀感受的敏銳度。發送“好心情”指令或者彩虹表情,也許會收到一個馬丁•帕爾(Martin Parr)拍攝的灑滿彩色糖霜的海綿蛋糕。然而,發送一個彩虹旗幟的表情,你卻會收到羅伯特•安納森(Robert Arneson)所作的哈維•米爾克(美國同性戀運動人士,也是美國政壇中第一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人)肖像畫,因為彩虹旗幟是代表着“同性戀驕傲”的旗幟。

  不過,盡管這項服務是自動發送,但是兩次相同的搜索也可能會産生不一樣的結果。一位紐約的用戶發出“請發給我貓咪”的請求後收到了羅伯特•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災難》,該作品描繪的是破舊的石柱和狄俄尼索斯雕像。但有人發送同樣的指令卻收到了凱羅•斯尼曼(Carole Schneeman)的 《無限之吻》,這是一段多媒體文件,記錄了她與貓咪們在早上的歡聚場景。

  這一服務的目的有兩個,一是讓觀衆有機會欣賞作品,二是啟發觀衆思考:我們想從藝術作品中尋求什麼?而一些搜索的結果可能會令人瞠目結舌。作家凱萊布•珀森(Caleb Pershan)發送了一條内容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請求,藝術機器人突破常規,充分發揮其聯想智慧,回複了一幅金勺子的圖片。該勺子是2005年托比亞斯•王(Tobias Wong)和“另一個富家子”(Ju$t Another Rich Kid)品牌聯手創作的作品“鍍金咖啡勺02号”。他們創作的鍍金勺子與麥當勞的白色塑料勺子有着同樣功能,之所以被藝術機器人選出來,是因為麥當勞(McDonald’s)連鎖餐廳的名字包含“唐納德(Donald)”一詞。

  一些世界著名博物館,如阿姆斯特丹裡克斯美術學院博物館和倫敦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一直在不斷開放數字内容。在博物館開放時間内,觀衆隻能欣賞到約5%的藏品。但是從理論上說,隻要觀衆列好清單,制定好計劃,在手機上不停地按鍵,就能躺在家中舒适的沙發上欣賞剩下的95%的藏品。

  該服務僅限在美國範圍内,隻要身處美國,觀衆就能享受到這樣的服務。其他藝術愛好者隻能等待未來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的“Send Me”項目在全球範圍内進行推廣。

                               (粟佳文 譯自英國《衛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