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博物館到底要講故事還是講事實?

news_publish_date: 
2017-09-29 13:12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美國弗吉尼亞州的夏洛茨維爾市議會于9月5日投票決定移除“正義公園”内原南方聯邦傑克遜将軍的雕像。不久前,解放公園剛剛移走原南方聯邦羅伯特•李将軍的雕塑。本文作者麗貝卡•赫茲(Rebecca Herz)就這一現象與博物館的聯系撰寫了博客文章,讨論博物館在闡釋曆史方面應該扮演的角色。

即将被移走的傑克遜将軍雕像

  博物館行業對最近的雕塑事件有何看法?從中能夠學到什麼?許多博物館領導和專業人員以社區領導者的身份,對此表示譴責并發表了安慰民衆的聲明。博物館承擔了教育者的角色,而許多博客作者和專業組織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令人高興的是,博物館及其專業人員提倡體諒精神和社會正義,這也并不讓人意外。但是,博物館不僅承擔了社區領導和教育的職責,還承擔了講述和保護曆史的責任。

  雕塑事件引發了哪些博物館專業領域的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南方聯邦将領的雕塑是否應該在博物館保存?已經有許多博物館領導、藝術史家和藝術評論家對此問題進行了探讨。

正義公園内傑克遜将軍雕塑

  從雕塑事件引申到廣義的社會正義和為正義鬥争,博物館該如何诠釋這些主題?博物館應該講故事,照亮一條道德之路,還是保持曆史事件本身的複雜性?

講故事

  2001年,在《紐約書評》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詹姆斯M.麥弗遜(James M. McPherson)指出,美國南北戰争期間,南北雙方都宣稱奴隸制度是戰争爆發的原因。但就在幾年後,南方戰敗,奴隸制被判非法,南方政權又宣稱戰争是為了“維護各州的獨立自治”。麥弗遜在文中一共回顧了三本書;其中一本是《失落的原因之謎》,這本短文集主要讨論“南方白人如何創造性地解釋南方失敗的原因,以讓他們接受這一令人心碎的事實:為何本以為必勝的戰争,卻遭遇災難性的失敗和貧窮”。“維護各州獨立自治”的說法最初由南方聯邦總統傑弗遜•戴維斯(Jefferson Davis)和聯邦副總統亞曆山大•斯蒂芬斯(Alexander Stephens)提出,在其後的數十年反複被人強調,并在20世紀獲得了曆史解釋的地位。這一說法至今仍盛行,我與10個人探讨這篇文章時,至少有3人在小學學到,南北内戰是為了争取各州權利。
 

《失落的原因之謎》

  傳說和其他形式的故事的力量如此強大。心理學家萊恩•貝克斯(Lane Becks)在一項博物館的問卷調查結果中稱,故事讓人們集中注意力,也能讓人們站定某一特定的立場。不幸的是,南方聯盟的曆史解釋顯然有巨大的力量,讓大量民衆相信了這個說法。

  如果博物館擅長講故事,或許可以重新塑造人們對于一些曆史事件的看法,而人們看待曆史和當今社會的角度也可能發生改變。博物館有能力講述精心安排的故事,将這些故事帶到幕前,就能夠改變人心。

複雜性

  相應地,博物館也可以提供各個角度的曆史細節,重現曆史的複雜性。博物館還可以展示曆史學家們的工作成果,讓混亂複雜的曆史變得清晰有意義。 這樣,對于曆史的呈現更加精準,但是說服力将大打折扣。曆史學家艾瑞克•方納(Eric Foner)就在《紐約時報》上撰文,稱最近的“移走雕塑”事件體現了人們對“美國人”這一概念的争論:美國人的身份應該是基于相同價值觀,不論種族和原國籍,還是應該基于血脈和家鄉?

  方納在文中提到了南方聯邦陸軍中将詹姆斯•朗斯特(James Longstreet)的故事。人們當時沒有為詹姆斯樹立紀念雕像,因為“他支持黑人男性獲得投票權,并于1874年帶領新奧爾良警察與白人至上主義者進行戰鬥”。為了适應報紙的版面,詹姆斯的故事無疑做了簡化,但這個故事讓人們得以一窺曆史和人性的複雜。那麼,博物館是否應該為南方聯邦的士兵們留出一席之地,講述他們對美國的積極影響呢?

  藝術博物館作為展示複雜性的範例,值得我們一番審視。藝術博物館通常展示豐富的藝術史細節,其标簽難以閱讀,而展品更加重複乏味。例如,大都會博物館2001年的“畫架之外的藝術(Beyond the Easel)”展覽,單是展覽概況就介紹了許多藝術家的情況、藝術家多方位的影響、藝術家經濟上困難和其他細節内容。但藝術史學家和典藏研究員可能認為,這些細節對于講述一個“真實”的故事是必要的,這是根植在藝術史中的,而非編造出來的說辭。

僞二元論?

  我不清楚是否能夠在講好故事的同時也兼顧曆史的複雜性。但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參觀了林肯博物館,他認為,林肯博物館在不同的展覽區域分别成功地兼顧了兩者。一個展廳裡布置了林肯個人的微縮布景,内容十分感人;另一個展廳則分享了更加全面的曆史細節,甚至讓人覺得,如果林肯現在還活着,他一定會遭世人厭惡而非敬仰。上文引用方納的文章給南方聯盟的曆史增加了複雜性,同時也講述了一個好故事。但毫無疑問的是,要結合兩種方法,吸引新觀衆并呈現公正客觀的世界,是富有挑戰的任務。
 

林肯博物館的兩個展廳:左為林肯生平,右為關于林肯的政治諷刺畫

  博物館的開端是好奇心櫥櫃,裡面放滿了奇珍異寶,卻并不能構成一個故事。因此,從其發端來看,博物館并沒有講故事或呈現曆史的責任。如今,我們希望博物館在理解曆史和利用曆史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博物館應該講故事,還是講事實?

(鄭君怡 譯自museumques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