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镶嵌绿松石铜方壶

战国 一级

高27厘米,口径8.9厘米。

1965年湘乡城关吕南村出土。

该壶为酒器,呈浅绿色,方形,正方形口,直颈,鼓腹下敛,圈足,肩腹部两侧有对称的铺首衔环,器身刻划斜方格纹,菱形纹,在菱形纹交叉处镶嵌绿松石(绿松石大部分脱落),器形完整,装饰精致,较为少见。

深入探索

1、镶嵌工艺

镶嵌,系指把一种小的物体嵌在另一种大的物体上,使两种物体浑然一体的一种工艺。采用镶嵌工艺制作的艺术品、装饰品、实用器别具一格,它通过两种或多种不同物体的形状和色泽的配合而取得特有的视觉艺术效果。镶嵌工艺也是青铜器主要的装饰工艺之一。主要的种类按镶嵌物品的不同可以分为镶嵌绿松石、镶嵌红铜与错金银的工艺。

镶嵌工艺具体分四个步骤,第一步是在范铸阶段预留凹纹;第二步是对凹纹再进行精细的剔刻修正;第三步是将镶嵌物嵌到凹槽;第四步是打磨。

2、镶嵌绿松石青铜制品

中国的镶嵌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其影响至今依然深远。

镶嵌绿松石的工艺出现较早。考古资料表明,中国镶嵌艺术约产生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前段。1983年,辽宁凌源牛河梁新石器时代神庙遗址中出土一尊女神头像,眼睛是两颗碧玉琢成,灵动逼人,这是中国镶嵌工艺的开端(图一);到了夏代,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铜牌饰显示出镶嵌工艺已相当成熟,标志着镶嵌从其他艺术中分离出来,成为一门独立艺术——青铜镶嵌艺术。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遗址出土的这件嵌饰绿松石铜牌饰(图二),嵌饰用的绿松石,与新石器时代常用的嵌饰物绿松石相同, 数百枚绿松石粘接成兽面纹,历经数千年未松动散落,足见工艺之高超。把镶嵌工艺运用于装饰铜器是夏代的创举,一直延续到战国时期,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夏代铜钺(图三),器物中心有一圆孔,其周围用绿松石镶嵌组合成的十字纹;商代的镶嵌艺术,也显现其传承关系。商代的镶嵌绿松石的工艺主要运用在小件青铜器上,如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两件镶嵌绿松石象牙杯是其代表作(图四 )。西周镶嵌绿松石的的器物相对少见;到春秋战国,出现了大批灵巧精致、繁缛富丽的镶嵌器物,主要施用在车马器与武器之上;战国时期的镶嵌绿松石的工艺已经不局限在小型器物上面,许多铜容器上面也镶嵌有绿松石组成各种纹饰。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镶嵌几何纹方壶(图五),通体镶嵌红铜和绿松石组成的几何纹饰。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的错金镶嵌绿松石铜带钩(图六),体现了湖南战国时期青铜器装饰艺术的高潮水平,其表面错金镶嵌绿松石,嵌错成云纹等纹饰,制作精细,也是研究战国时期金银镶嵌工艺的重要标本。

女神头像

3、古人为何偏爱绿松石

青铜的青黄色配绿松石的蓝绿色,色彩有反差,很漂亮。那么,绿松石是一种什么宝石呢?绿松石属于铜的化合物,常与铜矿相伴生。因其色、形如碧绿松果得名,是最早用做饰物的矿物品种。又名“土耳其石”,大概是因为绿松石最初是由土耳其进入欧洲而得名。许多年来,它一直被穆斯林国家的人们视为神圣的宝物,相信清晨第一眼看到绿松石,可以保佑一天都有好运气。在我国,最喜爱绿松石的是藏族人民。他们用绿松石装饰拉萨大昭寺的佛像,且从喇嘛、僧徒到普通百姓都喜爱用绿松石制作服饰及首饰。绿松石上常有不规则的白色纹理或斑块,显得斑驳陆离。有的还会有褐色、黑褐色的纹理和色斑,我们称之为“铁线”。

我国以鄂西北所产最为著名,陕西、新疆、安徽、河南等地也有出产。因所含元素的不同,其颜色有差异,含铜的氧化物时呈蓝色,含铁的氧化物时呈绿色。 绿松石与软玉一样,是深受古今中外人士喜爱的传统玉料。以其特有的天蓝色、不透明、表面呈瓷状甚至土状光泽的特征易被识别。早在新石器时代,绿松石就与青玉、玛瑙等玉石一起用做装饰品。从新石器时代晚期直至南北朝时的墓葬中,均发现过绿松石饰品。作为装饰物,人们喜爱绿松石的绿色和纹理。在古代,人们把它与宗教信仰联系在一起,多数文明古国都崇尚绿松石,如埃及、波斯、阿兹台克等。 

然而,在古代中国,绿松石制品并非一般普通人所享有。从二里头出土的绿松石制品就可窥见一斑:二里头遗址绿松石制品可以分为两大类,其一是小型管、珠之类人体装饰品,如耳饰和项饰等,其二是用于玉器、漆木器和铜器上的镶嵌。镶嵌绿松石使得这些贵族奢侈品作为礼器的功能得到进一步的增强。即使是装饰用的绿松石制品,在二里头文化中也仅见于贵族墓,而与殷墟时期普通人即可随意佩戴绿松石饰品的情况有所不同。可见在二里头时代,无论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各类镶嵌绿松石制品,还是工艺相对简单的装饰品,绿松石制品的使用范围只限于贵族阶层。同时,考古人员发掘了一处二里头文化晚期的绿松石料坑,显示在二里头宫殿区以南的官营作坊区内有一处绿松石器制造作坊。经钻探得知,料坑附近及以南不小于1000平方米范围内集中见有绿松石料。由此推测,这里应是一处绿松石器制造作坊。从现有出土遗物看,该作坊的主要产品是绿松石管、珠及嵌片之类装饰品。值得注意的是,这处绿松石器作坊紧邻宫殿区,在其南的铸铜作坊一带以及宫城内的某些区域也发现有小件绿松石成品、半成品、石料和废料等,有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绿松石作坊。这些情况,无疑表明绿松石器的生产可能是在王室的直接控制下进行的。

相关评论

1.孔德安:《浅谈我国新石器时代绿松石器及制作工艺》 ,《考古》2002年第5期

2.郑利平:《中国古代青铜器表面镶嵌工艺技术》  ,《金属世界》2007年 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