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郭都贤《水阁吟》诗册

郭都贤《水阁吟》诗册  明末清初  纸本

纵高22.4厘米,横宽11厘米

湖南省博物馆藏

该诗册共收录五言律诗三十首,全系行楷断续成书,书法清朗瘦硬,笔力直注,一任自然,体势流利遒劲,骨气深稳。诗册中清代学者郭都贤以质朴的语言、鲜活的文字,充实的内容实录发生在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6月长江中游沔汉、洞庭湖一带流域洪水灾难的严重惨状。作者以细腻的笔触,苍凉沉郁的诗句风调宣泄自已亲历洪灾后,对受灾人民苦难生活的同情以及对清朝统治者淤流不浚、堤垸不修,视民如草芥的一种社会现实揭露,愤世嫉俗,诉诸笔端,展露无余。郭都贤《水阁吟》诗册不仅是一份重要的历史资料,也是一件珍贵的清代灾荒诗文艺作品。

《水阁吟》首题诗序:洪水决堤,沔汉数百里,几无寸壤,商贾以舟为家,土著以茭牌为家,阳候莫之侮也。其力鲜克举者,铺架门片坐立眠餐其上,名曰“水阁”。余亦个中人,故有此吟。岁戊戌六月六日。题首吟“补山堂”朱文印。

一:举室东高阁,鸥眠与鹰嗷,稽天云不土,画地水为牢,泥佛何能度,英雄可尽淘,从来鱼腹子,莫即是琴高。题首吟“补山堂”朱文印。

二:丈室难争寸,泥封又沸汤,风雷千顷壮,水月万家茫,笔冢堆成没,书田浸亦荒,兔狐唯类尽,连日搏飞伥。时搏两虎。

三:泽国寻常犯,流人偏与逄,燕巢分鸟雀,人梦杂鱼龙,后土乾何日,名山愿未从,小奚长出负,自笑得蛩蛩。

四:灾异延苍木,司花吏特书,湘妃啼欲尽,驿发寄来灵,乞食餐英断,无裳剪芰疏,水边林下意,何伯肯私余。

五:沉灾非数见,三十六年同,父老追神庙,沱潜徒汉宫,一方偏降割,四尽直书空,谁道桑田熟,依然海日东。

六:蚁穴嗟何及,蛟宫偾已盈,军兴当有事(岁兵马云集)上请岂无名,涝重渔专利,科繁吏考成,不遑标本计,潦草枉先生。

七:十载颠连尽,刀兵水火兼,魂飞重烂额,巢破处封檐,郭家舟何滈,张融陆已淹,一葵犹卫足,七尺尔何廉。

八:坐卧新秋日,床头烟水光,千群家雁鹜,万户野鸳鸯,良夜人何怨,

年客亦忘,此中消更处,心目入荒唐。

九:火云蒸水气,任运且安之,药里需无力,园丁指有辞,贫来留客简,老去待儿慈,牛脯艰难日,曾生幸在兹。

十:七泽不自保,连为大洞庭,稻梁鸿失计,桑梓柳馀青,崖屋皆悬榻,锥舟直到厅,披蓑谁见月,儿语旧曾声。

十一:弥月量消长,里年倦起居,目如愁水毋,腹亦畏河恶,蓐食因鸿热,柴扉洗凤书,重阴千气象,天意欲何如。

十二:即不流离日,其如荡柝时,官家逃户口,客舍守茅茨,珠桂腾孤泣,枝梧困一锥,汙泥莲国土,此子壑中宜。时同。

十三:蠢蠢争晨动,摇摇语夜兰,舟行无曲折,兀坐有波澜,阅世平陂尽,防身高下难,褰裳那鞋,童子试渔竿。落款:遥韵兄避水小馆作此遣,日因博一笑,些庵顽秃书于达兰开日之座右,香气菲菲浮于纸上,不知其为兰为墨也。落款钤朱文:“都贤”、“顽秃”两印。

十四:何必伊人赋,盈盈杂五方,高楼增月近,臣艘俨家常,陆浸东西屋,陈连上下床,故园归卧得,始信有义皇。

十五:勇退何濡滞,波臣空急流,沙虫化不尽,众鸟

无由,安土须重卷,官家亦是浮,依依杨柳好,挽住绿迎眸。

十六:东去狂澜倒,西流大火严,蟋虫先入户,燕客妃辞簾,木屑仍篱壁,香闺到黍盐,自嘲生计拙,劳止亦厌之。

十七:一室真如扫,萧疏三径非,洗开尘土眼,剩得绿荷衣,木末空秋滈,花心与梦飞,小池开忽遍,有待主人归。

十八:破壁蛸蛸网,充闾吱吱声,咄嗟僮子辨,琐屑野人碓,牛饮涔蹄没,鸡鸣桑树横,客居曾若此,间尘答秋清。

十九:风景消磨尽,愁吟秋水篇,缥囊经鼠窜,素壁上蜗涎,有腹从隆晒,无肠学佛湔,纸窗穿竹屋,灯火又荧然。

二十:风急天将肃,江深地始皋,思归痴杜宇,得过妙寒号,剪雨停云阔,孤节双桨劳,生涯长闭户,痛饮读离骚。落款题:水退日迟,坐驰益放。因取前题補成二十首,此一千言便是老秃竹篦子也。岁小池荷花大开移席池头为。遥韵補续一通,昊天不吊苍木蒙灾犹留此。荷花作老人清供,天意之不绝,人冷澹生活也。子瞻独享。

二十一:事到贫时减,情生客日多,挚瓶谁指困,補屋绝牵萝,草碧肥思马,峰青瘦人驼,南风如不度,明月奈愁何。落款:为愧因举似,遥韵知之,中秋前五日些庵书。末钤白文:“郭都贤印”、朱文:“顽秃”。

二十二:端正秋中色,缠绵分外晴,绿阴还两岸,白坐亦三更,水月光难遍,关河气犹平,小畦堂下理,莫遣野宗生。落款:中秋水退,归理破庐,岁秋晴将及四旬,课僮重治菜圃,西望夜郎,音息杳然,因作二章,老眼不书蝇头已三十余年矣,偶为遥韵书此,老人好弄,不觉失笑。后钤白文:“军司马印”、朱文:“都贤”。

二十三:首题:九月下浣复水稍减前三尺许。野潦时应净,洪流日又洄,无情东逝水,有信早潮来,往复胃中熟,平沉意外猜,泪枯苍赤眼,晚麦悔重栽。题首钤“些庵”朱文印。

二十四:白帝权归子,阳候责委天,再思悬榻待,刚得及门还,西

将何底,东篱尚未全,沱潜寻汉道,陵谷两回迁。

二十五:首题跋:云杜一带闻有私决堤防者以致陷没无数。闻道邻为壑,兵荒较倍脑,人间投犬豕,地下饲鱼龙,杀僇天心厌,沉埋鬼计工,滔滔江汉满,倚薄警高墉。落款:郡邑水入城中。

二十六:天意存倾覆,人情狃晏安,生忘刀锯漏,死并梦魂瞒,拔宅仙皆水,长平卒一团,仲堪今日在,何处问流棺。

二十七:首题:水灾后将向出泥主人再乞斑竹梅桃。此是江南色,相思渡早春,范寒聊尔赠,岛瘦若为邻,死亦称知已,生从见替人,与君冰雪共,珍重再来身。

二十八:湘泪何时尽,娟娟等自沉,佳人难再得,宣子(君字)许重寻,筛月烟添密,敲风醉共吟,苑檐清尽下,如尘出泥阴。

二十九:老去春无色,花飞有底忙,相逢杨柳岸,仍是少年伤,落魄同流浪,还魂俨旧妆,去来今一瞬,此是意沧桑。

三十:佛国称游戏,魔宫亦逶迤,不教成浪死,何若逐波随,望影山头尉,沉翻水底碑,茫茫那得闩,作俑是鸱夷。诗册落款:十月望后作录,以遥韵兄補成一小卷出入裹袖间,亦可当东坡枯木竹石,饥能饱人也不。顽秃。后钤白文:“郭都贤印”、朱文:“顽秃”。

深入探索

郭都贤(1599——1672年),字天门,号些庵。湖南益阳人。幼聪慧异常,十六岁中秀才,十九岁中举人。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历官行人,郎中,出为江西学政,后以佥都御史兼任江西巡抚。他博学强记,学者称“天门先生”,工诗文,书法瘦硬,体势遒劲。兼善绘事,写松、兰、竹尤妙,有“高风千古”之评。著有《衡岳集》、《些庵集》、《些庵杂著》、《湘痕秋声吟》等多种。

《水阁吟》诗序中曰“:洪水决堤,沔汉数百里,几无寸壤”。沔阳,今湖北中部江汉平原仙桃市,位于湖北省中南部之长江、汉水交汇的冲积三角洲,属古“云梦泽”。诗册中曰:“七泽不自保,连为大洞庭”。“七泽”泛称楚地诸湖泊,洞庭界连诸郡县,与江汉平原的沔汉水域相连沟通,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水系,因此“连为大洞庭”。长江中游流域,因长期围垸垦田,江洪灾害发生得越来越频繁,《水阁吟》册中记载:老百姓时常受到洪水侵袭“泽国寻常犯,流人偏与逄”,长江两岸洪水肆虐,正是“风急天将肃,江深地始皋”,洞庭湖往日夏秋美景变为如今茫茫汪洋一片“风景消磨尽,愁吟秋水篇”,受灾惨状饿殍遍野“丈室难争寸,泥封又沸汤”,饱受苦难的民众“风雷千顷壮,水月万家茫”,忍受着饥饿和生活的窘迫“乞食餐英断,无裳剪芰疏”,洪水涌入村舍农家,使得灾民流离失所“陆浸东西屋,陈连上下床”,在来势如此汹涌的水灾面前,百姓们只能望天惆怅,哀叹“泥佛何能度,英雄尽可淘”。然而面对如此严重的洪灾,统治者的不作为使得“私决堤防者以致陷没无数”,为自已免受洪水困扰而私自决堤,“郡邑水入城中”,百姓们只能“人间投犬豕,地下饲鱼龙,杀僇天心厌,沉埋鬼计工”。“九月下浣复水稍减前三尺许”,这场洪水灾害持续3个月之久,洪水稍退后人们开始补种庄稼,减少损失,可是“无情东逝水”,“洪流日又洄”,人们无能为力,只能“泪枯苍赤眼,晚麦悔重栽”,饱受摧残的灾民“湘泪何时尽,娟娟等自沉”。洪水终于退却,“中秋水退”,“岁秋睛将及四旬”,百姓们“归理破庐”、“重治菜圃”开始自力更生,重建家园。同样经历着水灾的贵族阶级们,他们的避水情况与穷苦的灾民形成鲜明对比,“商贾以舟为家,土著以茭牌为家”,贵族阶级是“举室束高阁”,百姓只能“画地水为牢”,诗句揭露统治、贵族阶级视民如草芥的社会现实。此时作者寄身佛门寓于沔阳、洞庭一带,也亲身经历了这场洪灾,并和受灾百姓一样深受水患之害,感同身受,因此以亲眼所见记录下受灾场景,“其力鲜克举者,铺架门片坐立眠餐其上,名曰‘水阁’。余亦个中人,故有此吟。”

鼎革后,陵谷迁变,大批遗民士人群体高蹈不仕。在湖湘地区,也以湘潭、宁乡、衡州各府县形成一个湖湘遗民团体,他们或亲身投入抗清斗争,意有所为,或用文字方式寄托自已的人生信仰与复国夙愿,在史学研究、文学诗歌创作上取得辉煌成就,湖湘诗歌出现繁荣局面,形成具有影响力的湖湘遗民文化群。卓荦才气的郭都贤当数湖湘遗民文化群中留存诗篇较多的一位领袖学者。郭都贤以托身僧道的方式睠怀故国,“故国之戚,一饭不忘”,作为明末遗民士子,他有着与屈原相同的丧国痛楚,于是他崇尚屈骚楚辞思想,隐僧流寓洞庭,效法屈子泽畔行吟。郭都贤的诗词创作极具豪气个性,自成一家,所作诗文雄篇大章,悲壮淋漓,率性自然,“爱他风骨耐他粗”,强烈的思国情怀以及苍凉无奈之感充溢于主流情感表达,诗词中蕴含着浓烈的爱国精神和高洁的人格操守,用情论诗,宣泄自已内心深处情感。正如他在《湘痕草·自叙》中云:“此乾坤何等时也,尚忍言诗乎!每诵“少陵野老”之句,则不胜呜哽。徘徊湘上,知已过从,喑哑自吞,呻吟间发,楚囚对泣,近于如人矣。”

相关评论

1、张兵 ,《清初湖南四家遗民诗概论》,《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