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足球纹铜镜

宋(公元960——1127年)

直径11厘米

此镜镜面光洁,背面模铸浮雕状装饰画一一幅充满生活气息的足球游戏图,描绘青年男女进行球赛的情景。一男子戴幞头,着长服,服饰式样与湖南岳阳宋墓出土的陶俑相似。蹲步,稍向前倾,认真地作防御姿势。一个女的高髻笄发,动态,作踢球状。小球介于起落之间,富有活动感。球上还隐约可见桔瓣状缝合痕。右侧有一手执一铃状物的青年,凝神探视着双方的失误。左侧是一腰束百折裙的女郎,也认真注意着球赛的情况。球场的背景是一片草坪和一块耸立的太湖石,整个画面明朗活跃。从图中人物服饰推断,其时代应为南宋。

此镜上的图案为男女二人“蹴鞠”,从文献记载和留下来的图像资料中看,“蹴鞠”可以全为男性,元钱选画《蹴鞠图》上全为男性,也可以全为女性,金代陶枕上有“女子踢球图”就是女性,还有明代《仕女图》中“蹴鞠”的也是女性。

 

国际足球联合会技术委员会主席布拉特在亚洲足联举办的教练员训练班上所作的国际足球发展史报告中说:“足球发源于中国”。这个说法是有根据的。西汉学者刘向在《别录》中写道:“‘蹴鞠’,传言黄帝所作,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黄帝是传说中的部落首领,距今约五千年。足球的起因可能是为了锻炼腿部力量,是一种属于军事上的训练活动。后来通过实践,逐步改进游戏方法,踢球成为一种很好的娱乐。在战国时期,足球是城市下层人民喜爱的娱乐活动。到了西汉初年,足球也得到贵族阶级的喜爱。桓宽写的《盐铁论》中说,西汉社会承平日久,“贵人之家,蹋鞠斗鸡”为乐,一般的人们也是在“康庄驰逐,穷巷蹋鞠”在考古资料中可以看到汉代的“蹴鞠”图案,可见这种活动的时间之早和普及之广。

宋代铜镜上出现足球纹饰,是与宋代社会喜爱这种活动紧密相连,《东京梦华录》中记载:宋代文武百官每年为宋徽宗祝寿时要进行足球表演。比赛时,乐队吹奏优美的笙乐,笛鼓齐鸣,球门架上绸带飘扬。 宋徽宗看完比赛乘酒兴大肆赏罚,把价值千金的银碗、锦缎奖给获胜的球队;对输队则罚吃麻鞭,然后用黄白粉涂脸。球赛分设球门和不设球门的比赛,不设球门的比赛又可分一人场到十人场,一人场叫“滚弄”(全身各处皆可触球)。“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绕身不堕,高及半塔,以花样多、球法严密比胜负。二人场叫“打二”,此镜上为二人,或许就是“打二”的比赛法。

深入探索

青铜镜被使用了近4000年,它已经超越了日常生活中照面饰容的用途,深深融入了我们的社会生活和文化意识,譬如人们常说的“破镜重圆”、“明镜高悬”、“以史为鉴”(古书“鉴”与“镜”常互通)等等,都反映出铜镜文化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综观中国古代铜镜发展的历史,从四千年前我国出现铜镜以后,各个历史时期的铜镜存在盛衰变迁。早期有齐家文化与商周铜镜,春秋战国铜镜开始流行,汉代铜镜达到鼎盛,三国、晋、魏、南北朝铜镜中衰,隋唐铜镜再度繁荣。

春秋中晚期至战国早期。这一时期出现和流行的镜类有:素镜(全素镜、单圈、双圈凸弦素镜)、纯地纹镜(方形的很少,图案都有地纹,但没有铭文)、花叶镜、四山镜、多钮镜等。一般都是体薄而圆的,上有桥形小钮。战国中期,铜镜的种类繁多。铜镜的纹饰也有所变化,如花叶镜中的叶纹镜从简单的三叶、四叶到八叶,还出现了云雷纹地花瓣镜、花叶镜。四山镜的山字由粗短变得瘦削,在山字间配有花瓣纹、长叶纹、绳纹,相当繁缛。还出现了五山镜、六山镜。这时出现的镜类有菱纹镜、禽兽纹镜、蟠螭纹镜,连弧纹镜、金银错纹镜、彩绘镜等。战国晚期至秦未出现了四叶蟠螭镜、蟠螭菱镜,有三层花纹的云雷纹地蟠螭连弧纹镜。

汉代除了继续沿用战国镜外,最流行的铜镜有蟠螭纹镜、蟠虺纹镜、章草纹镜、星云镜、云雷连弧纹镜、鸟兽纹规矩镜、重列式神兽镜、连弧纹铭文镜、重圈铭文镜、四乳禽兽纹镜、多乳禽兽纹镜、变形四叶镜、神兽镜、画像镜、龙虎纹镜、日光连弧镜、四乳神镜、七乳四神禽兽纹镜等。汉代是我国铜镜发展的重要时期。中国铜镜,以汉镜出土的数量最多。汉镜的制作极为精巧,且多有嵌镶珠宝的。铭文大多为十二辰,大概是取其自我勉励的意思。尚方的御镜尤其多,所以出土的古镜,泽漆光明、花纹明丽、匀净无疵、字划清晰、笔势纵横。汉代的铜镜都有铭文,其铭文都是吉祥语句,如家势富昌、宜子孙、大富贵、大吉祥等。镜的名称则有日月镜、十二生辰镜、尚方御镜、辟邪镜、仙人镜、神人镜、宜官镜等,不可尽数。大概都用铭文或者作者为其取的名字。

吴镜中发现纪年铭文最多,有:黄龙亦鸟、建兴、五凤、太平、水安、甘露、凤凰等孙吴年号,三国、两晋、南北朝出现新的镜型不多,主要沿袭汉镜的样式。这时铜镜的种类不多,类型集中,创新极少。这时神兽镜流传最广。变形四叶纹镜中以变形四叶八凤镜居多。从铜镜的发展历史来看,这个时期处于停滞衰落时期。

唐代是我国铜镜发展史上又一新的历史时期。隋唐铜镜在铜质的合金中加大了锡的成份,提高了铜镜的光亮程度,既美观又适用。在铜镜的造型上,除了继续沿用前代的圆形、方形之外,又创造了菱花式及较厚的鸟兽葡萄纹镜。并且把反映人民生活和人们对理想的追求、吉祥、快乐的画面应用到镜上,如月宫、仙人、山水等。并出现了题材新颖,纹饰华美,精工细致的金银平脱镜、螺钿镜。艺术手法多种多样,充分显现出浓郁“盛唐气象”。

中国铜镜在唐代以前,以圆形为主,极少有方形的。到宋代后除继承过去的圆形、方形、葵花形、菱花形外,葵花形、菱花形镜以六葵花为最普遍。它们的棱边与唐代有所不同,有的较直,形成六边形镜。此外还有带柄镜、长方形、鸡心形、盾形、钟形鼎形等多种样式。并出现了很多花草、鸟兽、山水、小桥、楼台和人物故事装饰题材的铜镜,还有素面镜,窄边小钮无纹饰镜,这些题材都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此外,还有一些神仙、人物故事镜和八卦镜等。

金代铜镜从近几十年考古发掘出土的金代铜镜来看,其主体、纹饰也是十分丰富的。虽有不少是模仿汉、唐、宋各代的铜镜做工,但也有一些别开生面的图纹。常见的有双前镜、历史人物故事镜、盘龙镜、瑞兽镜、瑞花镜等。金代铜镜纹饰,一是仿造汉、唐、宋三代铜镜的图案;二是吸收了前者的纹样,又创造出一些新式图样。以双鱼镜、人物故事镜较为多见,特别是双鱼镜、童子攀枝镜最为流行。
元代铜镜,多采用六菱花形或六葵花形式,但纹饰已渐粗略简陋。这时铜镜有缠枝牡丹纹镜、神仙镜、人物故事镜、双龙镜、“寿山福海”铭文镜,素镜、至元四年龙纹镜。明代有洪武年款的龙纹镜及大明宣德年制铭文镜(铭文在钮上),还有明末起义首领李自成时创制的大顺三年镜(铭文在钮上)。明代仿造汉镜和唐镜的风气很盛,所仿铜镜多数是汉代的六博纹镜和唐代的瑞兽葡萄镜,仿制铜镜一般形体较小,纹饰模糊不清,已无汉、唐铜镜的昔日风采。到明代以后,铜镜就逐渐被玻璃镜取而代之了。

相关评论

1、周世荣:《足球纹铜镜和宋代的足球游戏》

2、贺传荣:《借镜观史——从中国古铜镜发展看中国造物发展的演化与突破》,《社科纵横》,2009年2月。

3、刘鹏:《宋朝“蹴鞠”考》,《河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9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