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西汉帛画《车马仪仗图》

西汉(公元前202年~公元9年)

长212厘米,宽94厘米

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

《车马仪仗图》用单层的细绢作地(现呈棕色),用两幅长绢拼接成长方形,出土时用竹钉固定在棺室西壁,保存相对完整,仅有局部残缺,经复原拼合,可以看出整幅图像的横式构图与车马人物布局。画面布局分四大块:左上方绘有一行侍从,正簇拥着头戴刘氏冠、腰佩长剑的墓主人缓缓前行;左下方是一个击鼓奏乐的方阵;右上方是整齐的车阵;右下方则是威武的骑兵方阵。整个画面以墓主人为中心,似乎在举行某种仪式。联系到墓主人生前应是防守长沙国南境的重要将领,画面又几乎全是武卒、车骑、随从,所表现的可能是墓主人生前举行盛大检阅仪式的车马仪仗。这种纯写实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为中国早期绘画艺术所罕见,尤显珍贵。

深入探索

1.棺室帛画

马王堆三号汉墓木椁,用木板分隔成四个边箱与一个棺室。边箱随葬大量物品,棺室内有三层套棺,内棺上覆盖一幅T形帛画,东、西两壁悬挂两幅长方形帛画。三幅帛画均用单层细绢作地,只是所画内容各不相同。T形帛画描绘天上、人间、地下三界景象,西壁为纯写实性的《车马仪仗图》,东壁帛画因画幅中可见车骑、奔马骑射、划船等场面,有学者称其为《行乐图》。

三号汉墓椁室结构

东壁帛画出土时已破裂为数十块,后经拼接,复原了两块内容相对比较完整的局部,但仍有大大小小的碎片无法拼接。现存较大的两块分别称为《车马游乐图》和《划船游乐图》。

残片《车马游乐图》,画面左方有一辆轺车,车驾四马,独辕,方形车舆,黑色绘车轮与车舆,朱色绘辕和辐条,上有朱色华盖。车舆内坐着两个女子,身着朱色服装。车后有几个骑士,身穿黑色朱领长袍,一手拉辔,一手执朱色带缨的矛,作飞奔状。其后有两个梳髻的妇女,黄袍黑领,手执长柄旌节。妇女正面,仅剩上半身。画面右方为数个骑士策马奔腾,棕色马四蹄腾空。

东壁帛画《车骑出行图》

残片《妇女划船图》,稍可看清画面。船呈黑色,头部已残缺,侧面用朱色绘有纹饰。船内伫立着六个女子,两个在船尾划浆,三个在前方举目张望,手中似执有棍棒之物。中间一人手持弓箭,似作准备猎物的姿态。船的左上侧仅存一鱼尾,右侧用墨勾画一条仅见前半身、张口吐舌的龙。正中上方绘一鱼,鱼下有一偶蹄动物(似狗)作奔走状。船的下方,有两条水中游动的鱼。鱼都是用白色涂地,墨线勾画轮廓外形,可见白色鳞片。

东壁帛画《划船游乐图》

2.丧葬意义

墓室绘画的设计在于惠泽死者,因为只有死者才能“见到”这些图画。无论何种形式的绘画,目的是为死者的灵魂服务,这是汉代人灵魂与生死观念的具体表现。马王堆三号汉墓设计的棺室,有三层套棺,墓主人的遗体安放其中;有三幅帛画,东西两壁悬挂着帛画,内棺覆盖着T形帛画。西壁帛画《车马仪仗图》描绘的是墓主人生前最重要的检阅场面,东壁帛画描绘的则是现实生活中的车马出行及划船场面,也有超现实的神话图像。而内棺上覆盖帛画,可能是一种象征通达不死仙境的图像设置。

这是一种形同生时居室的棺室结构,形成了三个空间维度,上为天,下为地,中间四壁为四方。于是墓室悬挂帛画也从属于这种空间维度,覆棺帛画象征天界仙境,两壁帛画模仿人间生活。也就是说,棺室帛画既描绘墓主生前所处时空的神秘化景象,也描绘墓主人生前最值得炫耀的场景和想像与现世生活交织的图景。三幅帛画在棺室中被放置得彼此相连,其布局与汉代墓室壁画相近,其内容与墓室壁画相似,都是为死者灵魂服务的。人们既为灵魄提供了各种物品,同时也为灵魂提供了一个生活的幻像,恰如他以前曾经拥有过的生活,在地下世界得以延续。

马王堆三号汉墓T形帛画

相关评论

1.安志敏:《长沙新发现的西汉帛画试探》,《考古》1973年第1期

2.金维诺:《谈马王堆三号汉墓帛画》,《文物》1974年第11期

3.陈松长:《马王堆三号汉墓<车马仪仗图>帛画试说》,《湖南博物馆文集》,岳麓书社,1991年

4.刘晓路:《论帛画俑:马王堆3号墓东西壁帛画的性质和主题》,《考古》1995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