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西汉云龙纹大漆盘

西汉

高13厘米,口径72.5厘米

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

汉代沐浴用具。漆盘体量较大,外髹[xiū]黑漆,内髹红漆,盘内髹红、黑漆各两组,黑漆上用朱、灰绿二色漆绘云龙纹,并以漩涡纹组成龙的须角和麟爪。内外壁和口沿均在黑漆上朱绘几何鸟头纹图案。外底黑漆地上朱书“轪侯家”。

漆盘既具有小型漆器装饰的特点,又与大型体特征相适应,在以朱、黑互为底色的装饰带上,饰以流畅灵动的云龙纹,辅之图案化的鸟纹;红黑二色对比强烈,色彩有明有暗,十分协调。整个器物光亮如新,纹饰清秀华美,色彩惊艳富丽,是十分罕见的保存完好、体量较大的汉代漆器生活用具。

(郑曙斌/文)

深入探索

古人非常讲究个人卫生,洗手称“盥[guàn]”,洗面称“颒”(huì),洗发称“沐”,洗澡称“浴”。而沐浴之法,使用匜或勺浇水淋沐或淋浴,下有承盘接水。沐浴之水是稷粱潘汁,也就是经现代科学证明具有美容之效的淘米水。汉时人们已形成了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的生活习惯,以至于官吏五天一休的例行休假被称为“洗沐”或“休沐”。

河北满城一号汉墓出土的“常浴”铜盆与搓石

徐州石桥西汉楚王墓出土的“赵姬沐盘”

古人沐浴所用承盘均体量较大,考古发掘中常发现有盘、盆之类的大体量器物,有的铭为“沐盘”,有的标明“常浴”。如河北满城一号汉墓出土两件铜盆刻铭“常浴”,徐州石桥西汉楚王墓出土鎏金铜盘刻铭为“赵姬沐盘”,长沙汤家岭西汉墓出土漆盘自铭“张端君沐盘”,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和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出土铜盆、铜盘虽然没有铭刻文字,但体量与沐浴用盘相近。这些盘或盆多为承接沐浴之水的承盘。

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出土的漆绘铜盆

沐发时用盘承水,洗浴时入盆淋浴,均需借助于匜或勺淋水。用大盘承接沐浴弃水,避免弃水浅到人身上。从辽宁绥中县石碑地秦汉宫城遗址所见“沐浴间”来看,开间呈长方形,东西宽6.8米、南北窄4米,其内部设施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部地势较低呈方形,北墙近底部有一排水管道,西部有一以地面砖铺砌成“漏斗状”,四周较平,逐渐向下倾斜,与地面砖形成有利于排水的凸凹形状,下部有一陶弯头连接排水管通往外间的渗水井。可见秦汉时代沐浴有专用的浴室,盘置于沐浴间用以承接弃水,再将弃水倒出、流入渗水井中。

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银盘

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铜盘

相关评论

1.崔蕊满:《湖南省博物馆藏西汉“轪侯家”彩绘云龙纹漆沐盘初探》,《湖南省博物馆馆刊》第5期,岳麓书社,2008年

2.郑曙斌:《马王堆汉墓遣策所记漆盘考辨》,《湖南考古辑刊》第9辑,岳麓书社,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