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红缎绣“吉祥泰和”桌围

民国

横95.5厘米,纵93厘米

桌围以红色素缎为地,中心展现了一幅“瓶花公鸡”图。一对雄赳气昂的大公鸡信步于瓶花之间,鸡与“吉”谐音,与花瓶、牡丹、荷花等在一起构图有大吉大利,大富大贵之意。前缀桌帘横向绣三团吉语瓦当纹图案,两两之间饰“吉祥”“泰和”字样。纹饰丰富、配色喜庆,寓意吉祥。

(吴小燕/文)

相关阅读:红斜纹布绣鱼化龙纹桌围

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collection/collectionWeekInfo.jsp?type=1&columnid=013537f60174402884833521e7480370&preid=null

深入探索

鸡与吉:鸡在民俗文化中的象征意义

2017岁次丁酉,生肖属鸡。鸡是十二生肖中与人类生活最为密切的动物之一,因其发音与“吉”相近、鸡“冠”与“官”相近、公鸡的“公”恰与“功”谐音,古人常以鸡形象昭示吉庆,或寓意“功名”“加官进爵”。

鸡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具有特殊地位,对人类的经济活动与人文活动,均有深远影响。学者考证国内的鸡骨遗存推断,早在7000多年前的磁山文化时期,已出现驯化的家鸡。三星堆遗址出土了一具青铜鸡,昂首铩羽,颇为写实,与其一同出土的还有青铜面具、青铜神树等祭祀用品,或可证商代的巴蜀文化已将鸡作为神物加以崇拜。经过千年的时光推移,鸡的形象逐渐从驱鬼辟邪的保护神、呼唤旭日东升的太阳鸟,转变为表达抽象的民俗信仰与象征意味。

铜鸡 三星堆博物馆藏

方座边长2.5、鸡长11.7、通高14.2厘米

  • 守护神的象征

东汉《风俗通》云:“俗说鸡鸣将旦,为人起居,门亦昏闭晨开,扦难守固,礼贵报功,故门户用鸡也”。《荆楚岁时记》中也有“正旦画鸡户上”的记载。如今,在河南、陕西、山西等地农村,农历清明节时仍有家家户户张贴“鸡王镇宅图”的习俗。

桃花坞年画“鸡王镇宅”

可见,民间以鸡为辟恶之物。《河图托地图》载:“桃都山有大桃树,盘屈三千里,上有金鸡,日照而鸣,下有二神,一名郁,一名垒,并执苇索,以祠不祥之鬼,得而杀之”,由此而言,在古代民俗中,鸡与郁、垒一样,皆为驱鬼祛邪的守护神。

  • 太阳神的象征

《说文解字》中将鸡定义“知时畜也”。鸡啼日出,鸡的生物习性与自然规律的天然偶合,组成了太阳鸟的原型。在古代传说中,百鸟以凤为首,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陶器上已有发达的凤鸟纹饰。距今约7000多年前的河姆渡文化中,出土有雕有双鸟舁日纹的象牙雕刻,其图案为:两只巨鸟拱护着一个火焰状的太阳,两鸟利喙长尾、昂头奋翼。这些艺术形象典型地说明了太阳神在古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河姆渡文化双鸟朝阳纹牙雕  浙江省博物馆藏

古籍文献亦多有此类记载,后羿射日的神话故事几乎家喻户晓,《山海经·大荒东经》中“皆载于乌”(郭璞注:中有三足乌),《淮南子·精神》:“日中有踆乌而月中有蟾蜍”( 高诱注:踆,犹蹲也。谓三足乌。),金乌(或三足乌)变成了太阳的别称。《尚书·尧典》载“日中星鸟”、王充《论衡》里的“日中有三足乌”等皆是太阳鸟的典型记载,汉代帛画、砖画中均有此形象。乌与太阳的叠合是动物图腾与自然崇拜相结合的结果,反应了太阳崇拜早期阶段的自然特征。

“T”形帛画上的金乌形象  湖南省博物馆藏

凤凰作为远古南方部落的图腾之物,现实中并不存在,《山海经·南次三经》曰:“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太平御览》讲:“黄帝之时,以凤为鸡”,由于形态相似,凤被认为是与鸡关系最为密切的瑞鸟,在一些汉代的画像砖和石雕中,凤凰就是鸡的形象,因此,从奉祭鸟神、凤凰到日中三足乌,鸡作为太阳神的动物象征具有普遍性。

  • 吉祥的象征

鸡、“吉”同音,又以其具有文、武、勇、仁、信等五德,被尊为“德禽”。在民俗生活中,常作为吉祥如意的象征物出现,衍生出了内容丰富的民俗语言。如公鸡与牡丹的组合,公鸡的“公”谐音“功”,以公鸡鸣啼寓意前途光明,牡丹象征富贵,祝颂事业成功、名利双收。

民国白绸地彩绣公鸡花卉钱袋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鸡与梨的组合代表了“大吉大利”;公鸡和鸡冠花则寓意“官上加官、飞黄腾达”。若主题为一只公鸡(母鸡),五只小鸡跟随在侧,则口彩为“五子登科”等等。​​​​​​​

朱仙镇木板年画“大吉大利”

相关评论

汤梅:《鸡在民间文化中的象征意义》,《河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