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禹之鼎设色《春耕草堂图》卷

绢本

纵30.4厘米,横128.7厘米

徐徐展开画卷,一幅春暖花开、春意盎然之景象展现于人们眼前。远处成片的桃树林正千朵万朵的压于枝头,争相开放。画面近处左右各一株垂柳,缀着嫩绿叶子的柳条跟随着微风轻舞着,一片浩瀚的春水连接着这一远一近,红情绿意,映衬得整个画面春意阑珊。在左角城墙脚下,两株葱葱茏茏的古树掩隐着三间乡村农舍,一士者及两孩童立于农舍前,士者头戴斗笠,身着长衫,右手捻须,左手背后,慈眉善目地望向远方;两孩童一人持杖,一人背负书卷窃窃低语。右角农夫驾一耕牛正在田间忙于春耕农活,正是“一年之计在于春”,整幅画面充满着乡间田野的生活气息。该图敷色清新明亮,构图严谨,疏密有致,人物衣纹线条的刻画采用了“吴生兰叶法”,笔法飘逸流畅,面部为淡墨勾勒后稍敷淡色,神情颇为生动传神,该作品为作者精品之作。该幅画面右上角作者自书“春耕草堂图,画师马和之笔意”,左下角题:“癸已人日广陵禹之鼎写”,并钤白文“子鼎”、朱文“尚基”二方印。引首处为清代学者万经隶书书写“春耕草堂图”五字,后题“桐翁老先生属题,万经”,下钤朱文“万经之印”及白文“一字九沙”之印。卷后汪士鋐题跋:“昔为苍水使,今作劝耕人,图画看如旧,头衔日又新,相门仍棨戟,才子离风尘,豈落村中老,扶犁过一春。退谷汪士鋐题,癸已八月。”后另有宋起、俞长策、宫鸿历等十四家题跋。

深入探索

一、禹之鼎生平

禹之鼎(1647——?),字上吉,一字尚基,一作尚稽,号慎斋,江苏江都(今扬州人)。清康熙二十年(1681)官鸿胪寺序班,以画供奉入直畅春园。幼师兰瑛,出入宋、元诸家。其写真尤多白描,秀媚古雅,为当代第一,一时名人小像多出其手。

禹之鼎因幼年时家境贫寒,为求生计在明末吏部尚书李春芳后裔李氏家族中当青衣。李氏家族中多善绘画,而禹之鼎又天资聪慧,聪颖好学,于是李氏主人收他为书童习画。后蓝瑛寓于李府,于是“幼师事蓝瑛”,青年时已在兴化一带颇有名气。之后他又师法宋元大家画风,精于临摹名作,艺术功底已见深厚。清康熙二十年,禹之鼎入京受到康熙帝的赞赏,入鸿胪寺任序班,成为宫廷画师专攻肖像画。后又于康熙二十一年出使琉球,其肖像画誉更是远播海外。之后更加潜心肖像画的研究,笔法趋向沉稳流畅,人物刻画神形毕肖,当时诸多知名人士皆向他邀画,此时已达到其肖像画创作的鼎盛时期。康熙二十九年,禹之鼎因拒绝为一满族国戚跪地作画而辞去官职,流寓于湖南洞庭湖畔,后又回到扬州一带作画,并病世于兴化,终年70岁。

禹之鼎画像

二、禹之鼎肖像画之成就

禹之鼎早年悉心师法于古人,宗元宋诸家那种古雅、含蓄、淡泊之画风,并一度热忠于临摹宋、元各大名家之作,如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赵伯驹的《山水图》、赵孟頫的《八骏图》、文同的《墨竹图》等等,山水、花鸟、人物无一不精。这种临摹的过程,也是一种艺术沉淀与积累的过程,禹之鼎通过临摹大家之作,集各家之所长为自已所用,扎实的功底使其在绘画造旨上得到长足进步。而禹之鼎精通于山水、花鸟等文人画一类的技法也为他的肖像画创作题材开辟出一条新路而奠定了基础。

中国肖像画在隋、唐就已独立成科,宋、元时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明、清之际,肖像画的创作已普遍于统制阶层与民间,创作数量及种类日益增长,至有清一代,肖像画成就更为突出,它融入了一些西方传教士带来的西洋技法,在创作手法上推陈出新。其中禹之鼎就是清代肖像绘画史上一位重要的画家,其四十岁至六十岁之间的作品是他肖像画技法极为成熟的时期,他的艺术风格拓宽了固有肖像画的发展思路。

禹之鼎对于人物的刻画拿捏得十分准确,人物面部特征运用墨线勾勒后微敷淡色法进行描绘,使得人物表情形象逼真,人物衣纹的表现手法则运用了花鸟画中“兰叶描”法,灵活流畅挺健的笔墨将衣纹的飘逸感充分表现出来。而他在肖像画艺术风格上最为创新之处就是将所要描绘的人物与某事物、某情景极为融洽的融合起来。他所描绘的画像并不如一般的肖像画,如衣冠像、小像、云身、整身等,单单只对人物进行单独的面貌及身体刻画,而是将人物放置于某场景中,以景配人,用景物来烘托人的内心活动,这样的肖像画不仅人物神态生动,更将其内心世界反映出来,达到神情兼备之艺术风貌,如《王世祯放鹇图》、《幽篁坐啸图》、《月波吹笛图》等等。而他之所以能创作出这种情景交融的独特的肖像画艺术形式,也得益于他早年临摹古法,对于山水、人物、花鸟的技法运用得得心应手,场景画面中的山水、花鸟配图宗宋元古意,因此禹之鼎创作的肖像画融入了一股清新风貌,独具匠新,成为清代肖像画坛上成就较为突出的重要画家。

山东省博物馆藏  禹之鼎 《幽篁坐啸图》

 故宫博物院藏   禹之鼎 《王世祯放鹇图》

故宫博物馆藏  禹之鼎 《履中西郊寻梅图》

相关评论

1、唐静:《禹之鼎“蒹葭书屋图”的布局和意境》,2011年第4期,《东方博物馆》

2、万新华:肖像·家族·认同——从禹之鼎《白描王原祁像》轴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