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直裾素纱襌衣

西汉(公元前206—公元25年)

1972年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

衣长128厘米,通袖长190厘米,共用料约2.6平方米,仅重49克。

此件素纱褝衣为交领,右衽,直裾,款式类似于当时流行的上下衣裳相连的深衣。面料为素纱,边缘为几何纹绒圈锦。因无颜色,没有衬里,出土遣册称其为素纱襌衣。《说文解字》:褝,衣不重也。从衣,单声。《礼记•玉藻》:“褝为絅”,郑玄注:“有衣裳而无里。”也就是没有衬里的衣服。素纱丝缕极细,重量还不到一两。如果除去袖口和领口,襌衣的重量只有25克左右,折叠后甚至可以放入火柴盒中,可谓“薄如蝉翼”、“轻若烟雾”。色彩鲜艳,纹饰绚丽。它代表了西汉初养蚕、缫丝、织造工艺的最高水平。

古人形容“轻纱薄如空”、“举之若无”,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缭绫》中写道:“应似天台山上明月前,四十五尺瀑布泉,中有文章又奇绝,地铺白烟花簇霜。”诗中那飘渺如雾般轻盈,晶莹如水般剔透缭绫的描写并非艺术夸张,素纱襌衣的出土证实了诗人的描写是据实形象化的描写。

素纱襌衣轻薄而透明,如何穿着呢?《诗经•郑风•丰》:“衣锦衣,裳锦裳。”按史书记载或常识推理,应该是套在色彩艳丽的丝绵袍外,使丝绵袍上华丽的花纹多一分欲露又掩的朦胧之美,不仅增强了衣饰的层次感,更衬托出锦衣的华美与尊贵,这倒也符合中国人不事张扬、含蓄、内敛的传统审美情趣。有着轻柔和飘逸质感的纱衣,穿在女子身上,迎风而立,徐步而行,飘然若飞,尽显女性的柔美。可一个现实的问题是:要想套在肥大的印花敷彩丝绵袍上,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也许是冥器?也有人认为其适合作为内衣穿着,是一种性感内衣。

深入探索

“我发现您的胸口有一颗黑痣,但奇怪得很,怎么穿着两层衣服还能看见?”“不是两层,而是五层丝质衣服啊!”这是传说中的唐代官员和一位阿拉伯客商的对话,客商为中国丝绸之薄惊奇不已,这个故事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丝织水平的发展高度。马王堆出土的素纱禅衣,成为古书上记载的“薄如蝉翼”、“轻若烟雾”最好的证据。

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素纱禅衣一共两件,除了直裾素纱褝衣外,还有曲裾素纱褝衣,衣长160厘米、通袖长195厘米、袖口宽27厘米、腰宽48厘米,衣重48克,是世界上现存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制作工艺最精、最轻薄的一件衣服。据了解,素纱襌衣是由单经单纬丝交织而成的一种方孔平纹织物,其经密度一般每厘米为58根至64根,纬密度每厘米就有40根至50根纱。透空率为75%左右,每平方米纱料仅重15.4克。因其密度较为稀疏,孔眼里充满织物的表面。同时纱料的旦数小,丝纤度细,这也就是为什么素纱襌衣如此之轻薄的原因。“旦”全称旦尼儿,是丝织学上对织物的蚕丝纤度专用的计量单位,每九千米长的单丝重一克,就是一旦。旦数越小,则丝纤度越细。经测定,素纱襌衣的蚕丝纤度只有10.2至11.3旦,而现在生产的高级丝织物还有14旦。足见汉代缫纺蚕丝技术的高度发展,实乃中华文明、楚汉文化之骄傲。

曲裾素纱褝衣

湖南省博物馆曾委托一研究所复制这件总重49克的直裾素纱襌衣。但该研究所复制出来的第一件素纱襌衣的重量超过80克。后来,专家共同研究才找到答案,原来现在的蚕经过进化,体型比几千年前的要大许多,吐出来的丝明显要粗、重,所以织成的衣物重量也就重多了。于是专家们着手研究一种特殊的食料喂养蚕,控制蚕宝宝的个头,再采用这些小巧苗条的蚕宝宝吐出的丝复制素纱襌衣,终于织成了一件49.5克的仿真素纱襌衣,这一研究整整耗费了专家们13年的心血!

相关评论

[1]《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纺织品的研究》P22  文物出版社  1980年一版一印 

[2]梁惠皎《高僧传》P1 中华书局1997年版:“漢永平中,明皇帝夜夢金人飛空而至,乃大集群臣以占所夢。通人傅毅奉答:‘臣聞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夢,將必是乎?’帝以爲然,即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使往天竺,尋訪佛法。愔等於彼遇見摩騰,乃要還漢地。騰誓志弘通,不憚疲苦,冒涉流沙,至乎雒邑。明帝甚加賞接,于城西門外立精舍以處之,漢地有沙門之始也”。 

[3]《中国禅宗史》——从印度禅到中国禅  顺印法师佛学著作集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3年3月一版一印 

[4]【荷兰】许里和 《佛教征服中国》P3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8年3月一版一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