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清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

清康熙(1662—1722年)

高16.1厘米,口径18.3厘米,底径17.5厘米
 
该笔筒敞口稍撇,中腰微束,底略外倾,造型优美。通体施白釉,器内光素无纹,内底有数处缩釉,器外壁青花绘《西厢记》之《拷红》故事图案。玉璧形外底边露胎,外底心白釉上青花双圈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笔筒胎质洁白细腻,胎体厚重,釉面莹润光亮,青花分水达三、四层,发色纯正,画面生动,是康熙时期制作精良的景德镇民窑产品,也是研究康熙景德镇民窑青花瓷的珍贵实物资料。

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 局部一

该器外壁绘有三个人物,各具姿态,形象鲜明。一个年轻女子,双手抱于胸前,立在门边,略带怯意,看着屋内:一个老妪手持一物,坐于椅上,上身前趋,满脸怒容,朝向跪于跟前的年轻女子,该女子面带愁色,双手举起,作跪拜状,似在向老太太辩白解释。

屋内陈设简约,充满书香气息,显清雅气质。一桌、一椅、一炉、一绣墩摆放得恰到好处。桌上的书、花觚、觚内插梅、围棋罐、茶壶、茶杯透出主人的雅致与闲适。

屋左边绘古老虬劲的苍松,松枝伴着祥云于屋上,寓意美好恒久。松下的太湖石,漏、瘦、透,石缝、石边缀以小花和小草,体现文人情怀,透着中国园林的趣味和灵性。

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 局部二

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 局部三

屋右边画一株树从石缝中傲然生长,枝干遒劲,树叶绘成椭圆形,以淡料涂抹,与屋左侧浓料一笔笔画的松树针形叶形成反差对比,盎然生趣。树上、屋顶、松间祥云朵朵,由粗细均匀的线条绘制,云心舒卷,云边为平行括弧状,云的尾部如衣带飘逸,与明末青花上浮云的画法既相似又有别。崇祯浮云由多重粗细有致的弧形条纹平行构成,括弧凸出部宽厚,结尾纤细。仔细比对之,可见其明显的继承与发展脉络。

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 底部款识

深入探索

此件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外壁共绘有三人,屋内两人: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坐在椅上,左手持一物,右手握拳于腿上,面露怒容,似在训斥跟前的青年女子;年轻女子跪在地板的垫子上,室内地板由一块块方格组成,只见她眉毛眼角俱往下,举起的双手扑将向下,仿佛向老太太诉说着什么。屋外门边画一个身材窈窕,面容娇美,气质若兰的姑娘,姑娘双手合抱于胸前,流露出忐忑不安的神情。此场景使人联想到《西厢记》故事中的拷红一幕:老夫人窃见莺莺近日语言恍惚、神思加倍、秋水凝眸、腰肢体态与往日不同,猜张生做了新婿、莺莺做了娇妻、定是那红娘牵的线,于是唤来红娘,嗔道:“小贱人,为甚么不跪下!你知罪么?”红娘跪答:“红娘不知罪。”夫人:“你故自口强哩。若实说呵,饶你;若不实说呵,我直打死你这个贱人!”这段文字与此件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笔筒所绘情景基本相吻合:老夫人怒诘,红娘跪答,老夫人持有责打人之物。这些信息让该笔筒上的图像阐释有了依据。

《西厢记》是我国古代四大著名戏剧之一,由元代大剧作家王实甫根据唐代传奇改编而成。叙述唐贞元年间,尚书之后人张君瑞赴京赶考,途经山西蒲关普救寺,参拜佛堂时巧遇随母扶父灵柩归葬、借宿于寺中西厢的宰相千金崔莺莺,惊为天人,为能多见上几面,便与寺中方丈借宿,住进西厢房。叛将孙飞虎闻崔莺莺有“倾国倾城之容,西子太真之颜”。欲强抢莺莺为妻,崔母别无他法,只得宣布愿将莺莺许配予退敌之人。张生献计,请和尚惠明送信给儿时同窗、八拜之交的征西大将军杜确,邀他出兵相救,因而一解全寺之危。岂料崔老夫人在酬谢席上以莺莺已许配郑恒为由,要两人互称兄妹。在红娘安排下,张生弹琴以表心迹,莺莺亦诉情衷。尔后莺莺请随侍丫鬟红娘前往探视张生,书柬往返,订下夜半西厢之约。但张生一旦越墙来见,莺莺又矜持反悔,斥退张生。张生郁闷相思成病,红娘再探,并为莺莺传书,终于成就好事。两人互通款曲月余,被崔夫人发觉,夫人唤来红娘逼问,反被其说服而愿成全二人。但是老夫人提出条件:张生须即日出发进京应试,取得功名方可完婚。长亭送别,两人依依不舍。离去的张生于草桥得一梦,见莺莺复为贼人所俘,惊醒后方得宽心。张生高中状元,写信向莺莺报喜。这时,郑恒已到普救寺,捏造谎言说张生已被卫尚书招为东床佳婿。于是崔夫人再次将小姐许给郑恒,并择吉日完婚。恰巧成亲之日,张生以河中府尹的身份归来,杜将军也来祝贺。真相大白,张生与莺莺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大团圆喜剧结尾,堪称我国才子佳人故事中最具代表性作品,深受人们喜爱,几近家喻户晓。

《西厢记》至问世以来,经久不衰,读者众多,版本也多,为中国古典戏曲之最。在明代,尤其是明中晚期以降,各个刊刻坊间为了争取消费人群,占领更大市场,在文本中插入图画,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吸引读者。插图多根据剧本内容而创作,有实力的大坊间甚至邀请当时书画名家为之绘制插图,如明末清初大书画家陈洪绶就曾为《西厢记》创作过插图。景德镇瓷画匠常常将市面上热卖剧本中的插图作瓷器图案的蓝图,于是一幅幅精美图案在熊熊窑火中永远定格在了精细瓷器上,瓷器也随之能卖个好价钱,有个好销路。在现存最早的刻于1498年的《西厢记》插图中有幅《拷红》图,图中崔老夫人为坐姿,右手持棍,左手指着红娘,红娘双腿跪地,地板由大小均匀的小方格构成,屋内有一桌,桌上置两瓷瓶,一瓶内插花,图左侧书“夫人唤红跪问怒诘”。 插图中崔夫人持的是圆形棍棒,笔筒上老夫人持的是扁平物,这可在剧本中找到应正。红娘知老夫人问责前对莺莺说,“今日个嫩皮肤到将粗棍抽”和老夫人威逼红娘道,“你故自口强哩。若实说呵,饶你;若不实说呵,我直打死你这个贱人!”

明代万历二十年(1592)闽建书林乔山堂刘龙田刊本《重刊元本题评音释西厢记》木刻插图中有幅题为“堂前巧辩”图,图中老夫人坐在凳子上,左手拄棍,右手指红娘,红娘跪在方格状地板上,较弘治十一年《西厢记》插图,老夫人身边多出一男童,那便是指证红娘和莺莺深夜去花园的欢郎,欢郎本是成年男子,被画得个头矮小,表明其身份地位低下。门外探出头来的就是那美丽的莺莺。该插图两边书“小红娘诉一段姻缘将无作有,老夫人主百年姻眷弄假成真”,形如同门旁贴的一幅对联,横批是“堂前巧辩”。

中国版画之翘楚现藏德国科隆市立东亚艺术博物馆的崇祯十三年(1640)闵齐伋刻《西厢记》有少见的彩色插图,共计二十一幅,其中第十四幅便是《西厢记》中经典的《拷红》场景:亭内老夫人高坐于凳,红娘下跪在地,主仆二人一高一低,婀娜的莺莺、俊朗的张生一左一右,眉目传情,构图唯美,艺术感强。

这些木刻插图无一例外将崔老夫人坐着怒嗔、红娘跪地巧辩、地点设在室内作为图像核心要素来表现《拷红》场景,而莺莺、欢郎、棍棒、方格状地板和张生等为一般图像元素辅助展示图像题材。在表现《拷红》场景的各种图像版本中,崔老夫人坐着怒指红娘、红娘跪着的形象不变,莺莺、欢郎常出现,而张生则不多见。此件康熙青花人物故事瓷笔筒上的图像元素完全符合上述《拷红》场景的图像识别特征,当为《西厢记•拷红》故事无疑,因而,其名可称康熙青花西厢记拷红故事瓷笔筒。

明末清初瓷器上大量出现《西厢记》故事场景,除《拷红》外,亦有《佛殿奇逢》、《妆台窥简》、《僧房假寓》、《斋坛闹会》、《琴心写恨》、《白马解围》、《临期反约》、《长亭送别》等典型场景。《西厢记》故事不仅仅画在笔筒上,还常常绘制在盘、碗、花觚等器物上。《西厢记》场景较其他著名戏曲,如《牡丹亭》、《红拂记》等出现在瓷器上的频率高许多,有学者认为很可能由于清初皇帝偏爱《西厢记》所致。笔者认为《西厢记》拥有广大读者、戏迷,这可使《西厢记》故事图案瓷器能像《西厢记》戏剧一样受人追捧,大卖特卖,其巨大的经济价值不容忽略;《西厢记》是我国才子佳人终成眷属的最经典剧目,其瓷画给人寄以美好希望的精神力量不可小觑。

清顺治青花五彩西厢人物故事图觚 高44.8厘米 口径21.3厘米 底径14.4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相关评论

1.刘伟《康熙朝瓷质笔筒的分期与断代》 ,《故宫博物院院刊》,2004年第1期

2.华慈祥《中国古代笔筒述略》 ,《上海博物馆集刊》,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