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浏阳古乐编吕钟

1954年补造

通高30厘米—33厘米

1954年从浏阳孔庙接收

中国的礼乐文明源远流长,《周礼·春官·磬师》载:“掌教击磬,击编钟”。可见,青铜乐钟以及石磬的使用,构成中国礼乐的金石之声。此套编钟皆铜质,色呈金黄。顶端铸有半环,奏乐时,依律、吕顺序排列,悬于木架上,用小木槌敲打演奏。

据考,浏阳古乐依“凤箫”制定,应具十二吕,分别为:倍林钟、倍南吕、倍应钟、大吕、夹钟、仲吕、林钟、南吕、应钟、半大吕、半夹钟、半仲吕。湖南省博物馆藏浏阳古乐编吕钟共21件,其中有6件为道光九年(1829年)制作,8件为光绪21年(1895年)补铸,另有7件为1954年补造,有的一吕一件,有的一吕重出。

深入探索

乐在儒家学说中,起着教化和陶冶双重功用的重要功课。《曾国藩嘉言钞》中有云:“古昔圣王修己治人之术,其精者全存乎乐”,然古乐中的内容后世失传甚多。浏阳的祭孔乐舞源远流长、久负盛名。据清同治《浏阳县志﹒祀典》载,道光九年(1830年),浏阳县知县杜金鉴聘邑人邱之稑(LU)教习,为今称“浏阳古乐”之始,延续至民国时期。

一、邱之稑与浏阳古乐

邱之稑(1781—1850),号谷士,清浏阳太平桥水围村人。父系坊间名儒,深谙音律。谷士自幼受其熏陶,习经史百家之余,亦爱古琴、古乐。虽出身乡儒,却厌弃功名,决心发扬古乐。道光九年(1829年),适逢浏阳知县杜金鉴俸上谕祀孔兴乐舞,于是聘请谷士为总教习,兴制古乐。

相传伏羲氏造琴瑟,神农氏改二十七弦为五弦,黄帝定黄钟为基本音律,周公采用金、石、丝、竹、匏、土、木、革八种质地乐器为八音,并作乐治礼,定型为周代的礼乐。战国时诸侯混战,礼崩乐坏,尤其自秦灭后,制器乐书多半佚失,仅孔子故里曲阜幸有流传。谷士曾专程赴曲阜孔陵实地考察,但发现匏音古乐器已失传,遂自种匏瓜,制出了匏埙(pao xun),补齐了八音之缺。

在演奏古乐最关键的律吕上,邱之稑根据汉司马迁《史记﹒律数篇》中的记载,创制管乐——凤萧。凤萧又名排箫,为诸乐之纲领。凤萧制不定,则律吕不明,诸器失度。凤萧制成后,谷士又辨证律、吕,将原十六管排箫丰富为二十四管,使律、吕管的旋宫转调能充分应和凤萧的音列,是以律明吕分明。

浏阳文庙“八佾乐生” 《长沙民间艺术》/图

谷士的贡献还在于他大胆创新,将过去所谓高尚的宫廷雅乐与民间俗乐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原清廷所颁乐谱,主要旋律不大符合音乐语言的进行规律,谷士就在保留原有骨干音的基础上,调整音调关系和强弱节奏,使原先的沉滞之音变得活跃动听,为古乐走进民间大众开了方便之门。

此外,谷士在古琴、瑟的演奏上也有极高造诣。琴、瑟为祀孔乐器中的“丝”属乐器,缺之不可。日本音乐家田边尚雄在民国26年出版的《中国音乐史》中云:“春秋以后乐器之制始定……但中国瑟已亡佚,仅立于筝相同之柱而出五生者也。其调弦法、奏法皆不知矣。”而当时,谷士却发展了两手双鼓演奏瑟的方法,这和“近于古制”的朝鲜李王家演奏瑟的方法如出一辙,而与田边尚雄所谓的“瑟已亡佚”言论不符。浏阳古乐中的瑟能恢复古制,与谷士的研究密不可分。

民国时期浏阳古乐演奏盛况  《长沙民间艺术》/图

此后,浏阳文庙祀孔的春秋二祭典礼上,便都按照谷士创制的古乐进行演奏。曾国藩在听过浏阳古乐后,都对其极重视,其年谱在“道光十七年”中有“公闻浏阳文庙用古乐,诣浏阳县,与其邑举人贺以南等咨考声音律吕之源流,留两月乃归”的记载。一时间,浏阳古乐声名大噪,盛况空前,在十九世纪中国典仪乐坛上独树一帜,与北方的曲阜构成“南浏北曲”的相互辉映之势。

二、湖南省博物馆藏浏阳古乐文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为抢救浏阳古乐和古乐器,于1950年代初征集了一套完整的祭孔仿古乐器,为了更好的进行保护,于1954年入藏至湖南省博物馆至今。现存浏阳古乐文物除一部分为道光年间邱之稑所作外,也有不少是1954年补造的。其中竹质和木质乐器已丧失了美妙的音质,唯钟磬仍保存完好,下面择其一二作简略介绍:

1、乐器:依古乐八音,匏、土、革、木、石、金、丝、竹八种质地分,包括特磬、鎛钟、编钟、编磬、瑟、琴、篪(chi)、笛、箫、笙、匏(pao)、壎(xun)、应鼓、搏拊(bo,fu)、鼗(tao)鼓、敔(yu)等。

湖南省博物馆藏浏阳古乐西周鎛钟

其中,鎛钟为浏阳古乐中唯一一件以古文物编入的乐器,传为一樵夫自山中偶然挖得,邱之稑购得后,对照《宣和博古图》辨为周代鎛钟。鎛钟通高43厘米,上部为柱状甬,中空,有旋。钲部有枚36个,篆间,鼓部饰云雷纹。

湖南省博物馆藏浏阳古乐编吕钟“半大吕”、“应钟”

编钟、编磬为浏阳古乐乐器中数量最多者,有的一律或一吕多件,有的则成空缺。邱之稑最初制作的编钟编磬各为二十四件,即各十二律、吕,分为两翼,排列左右。左自倍甤宾至半姑洗止为律翼,右自倍应钟起至半钟吕止为吕翼。

2、舞具:包括有笏(hu)、麾旛、旌节、干、戚、翟、籥等。

3、服饰:包括有表演穿着的青布帽、蓝布服、青布鞋,装饰用的绣花神帐、布旗等。

4、其他:包括浏阳古乐祭祀版、木刻印版和录音片等。

相关评论

1、浏阳祭孔音乐初探,喻意志章瑜,《天津音乐学院学报》,2008年02期

2、浏阳邱之稑古乐器的创制与成就,张晔,《艺海》,2002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