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汉曹全碑


 
17开,23×14厘米

20世纪50年代初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征集

《曹全碑》,全称《汉郃阳令曹全碑》,又名《曹景完碑》,灵帝中平二年(185年)十月立。碑高253厘米,宽123厘米。碑阳20行,行45字,隶书,碑阴题名5列。无额。

此碑于明万历初于陕西郃阳(今合阳)莘里村出土,曾存郃阳孔庙,明末断裂。

湘博藏《曹全碑》拓本,“卣”字半缺,线断痕自一行“商”字至末行“吏”字,横斜一道线很细,不伤字,十八行“贡王”,“王”字完好(与不断本一样),石尚未断。据悉,石断后清初拓本“碑断有记载为康熙壬子”(康熙十一年,即1672年),断痕也开始变粗,字损渐增。故而,此定为明末拓本,拓工精良。

此碑为汉碑中极负盛誉者,对后世影响很大。明赵崡云:“碑文隶书遒古,不减《史卒》、《史晨》、《韩勅》、《礼器》等碑,且完好无一字缺坏,真可宝也。”清孙承泽谓:“《曹景完碑》万历间始出郃阳土中,惟一‘因’半缺,余俱完好。且字法遒秀,逸致翩翩,与《礼器碑》前后辉映,汉石中之至宝也。” 明赵崡《石墨镌华》、郭宗昌《金石史》,清王昶《金石萃编》等书著录。

1956年曹全碑由郃阳移陕西碑林博物馆时,将十二行“老”字下半,十三行“离”字右半损坏。该馆恐再损坏,在碑阴加铁板束之。

此碑全称《汉郃阳令曹全碑》,又名《曹景完碑》。东汉中平二年(185年)十月立。纵253厘米,横123厘米。碑阳20行,行45字,碑阴题名五列。藏西安碑林。明万历初陕西郃阳(今合阳)莘里村出土,曾存郃阳孔庙,明末断裂。碑主曹全,字景完,敦煌效榖(故城在今甘肃敦煌县西)人。东汉灵帝光和六年(183)举孝廉,除郎中,转任郃阳令。曾随军征疏勒,有战功;为官期间有政绩。属吏王敞等为其勒石纪功。

《曹全碑》释文

碑阳

君讳全,字景完,敦煌效谷人也,其先盖周之胄,武王秉乾之机,翦伐殷商,既定尔勋,福禄攸同,封弟叔振铎于曹国,因氏焉,秦汉之际,曹参夹辅王室,世宗廓土斥竟,子孙迁于雍州之郊,分止右扶风,或在安定,或处武都,或居陇西,或家敦煌,枝分叶布,所在为雄,君高祖父敏,举孝廉,武威长史,巴郡朐忍令,张掖居延都尉,曾祖父述,孝廉,谒者,金城长史,夏阳令,蜀郡西部都尉,祖父凤,孝廉,张掖属国都尉丞,右扶风隃糜侯相,金城西部都尉,北地太守,父琫(běng),少贯名州郡,不幸早世,是以位不副德,君童龀好学,甄极瑟纬,无文不综,贤孝之性,根生於心,收养季祖母,供事继母,先意承志,存亡之敬,礼无遗阙,是以乡人为之谚曰:重亲致欢曹景完,易世载德,不陨其名,及其从攻,清拟夷齐,直慕史鱼,历郡右职,上计掾史,仍辟凉州,常为治中,别驾,纪纲万里,朱紫不谬,出典诸郡,弹枉纠邪,贪暴洗心,同僚服德,远近惮威,建宁二年,举孝廉,除郎中,拜西域戊部司马,时疏勒国王和德,弑父篡位,不供职贡,君兴师征讨,有率脓之仁,分醪之惠,攻城野战,谋若涌泉,威牟诸贲,和德面缚归死,还师振旅,诸国礼遗,且二百万,悉以簿官,迁右夫风槐里令,遭同产弟忧弃官,续遇禁网,潜隐家巷七年,光和六年,复举孝廉,七年三月,除郎中,拜酒泉禄福长,訞贼张角,起兵幽冀,兖豫荆杨,同时动,而县民郭家等,复造逆乱,燔烧城寺,万民骚扰,人褱不安,三郡告急,羽檄仍至,于时圣主谘诹,群僚咸曰:君哉,转拜郃阳令,收合余烬,芟夷残,绝其本根,遂访故老商量,?艾王敞、王毕等,恤民之要,存慰高年,抚育鳏寡,以家钱籴米粟,赐盲,大女桃婓等,合七首药神明膏,亲至离亭,部吏王宰、程横等,赋与有疾者,咸蒙瘳悛,惠政之流,甚於置邮,百姓襁负,反者如云,辑治廧屋,市肆列陈,风雨时节,岁获丰年,农夫织妇,百工戴恩,县前以河平元年,遭白茅谷水害,退於戊亥闲,兴造城郭,是后旧姓及修身之士,官位不登,君乃闵缙绅之徒不济,开南寺门,承望华岳,乡明而治,庶使学者李儒、栾规、程寅等,各获人爵之报,廓广听事官舍,廷曹郎合,升降揖让朝觐之阶,费不出民,役不干时,门下掾王敞,录事掾王毕,主簿王历,户曹掾秦尚,功曹史王颛等,嘉慕奚斯,考甫之美,乃共刊石纪功,其辞曰:懿明后,德义章,贡王廷,征鬼方,威布烈,安殊荒,还师旅,临槐里,感孔怀,赴丧纪,嗟逆贼,燔城市,特受命,理残圯,芟不臣,宁黔首,缮官寺,开南门,阙嵯峨,望华山,乡明治,惠沾渥,吏乐政,民给足,君高升,极鼎足中平二年十月丙辰造

碑阴

处士河东皮氏岐茂孝才二百县三老商量伯祺五百乡三老司马集仲裳五百徵传士李儒文优五百故门下祭酒姚之辛卿五百故门下掾王敞元方千故门下议掾王毕世异千故督邮李諲伯嗣五百故督邮杨动子豪千故将军令史董溥建礼三百故郡曹史守丞马访子谋故郡曹史丞杨荣长孳故乡啬夫曼骏安云故功曹任午子流故功曹曹屯定吉故功曹王河孔达故功曹王吉子侨故功曹王时孔良五百故功曹王献子上故功曹秦尚孔都故功曹王衡道兴故功曹杨休当女五百故功曹王衍文珪故功曹秦杼汉都千琏故功曹王诩子弘故功曹杜安元进元孔宣萌仲谋故邮书掾姚闵升台故市掾王尊文熹故市掾杜靖彦渊故主簿邓化孔彦故门贼曹王翊长河故市掾王理建和故市掾成播曼举故市掾杨则孔则故市掾程璜孔休故市掾扈安子安千故市掾高页显和千故市掾王?季晦千故门下史秦静先起故贼曹史王授文博故金曹史精畅文亮故集曹史柯相文举千故贼曹史赵福文祉故法曹史王敢文国故塞曹史杜苗幼始故塞曹史吴产孔才五百 □□部掾赵炅文高 □□曹史高廉□吉千义士河东安邑刘政元方千义士侯褒文宪五百义士颍川臧就元就五百义士安平祈博季长二百

深入探索

汉曹全碑及其笔法 

一、纯用圆笔,内含蕴藉。书法的用笔方法大致有三类。第一类为方笔,碑刻中较多见。因为镌刻的原因,其笔画起讫处大多呈方形,后人写字则有以刀痕的方角为美者,就是追求因之而成的坚劲刚狠的审美效果。汉碑中如《张迁碑》多为方笔。第二类为圆笔,笔画起收都呈圆势,行笔以中锋为主。第三类为方圆并用。历代多数作品中的笔法以方圆并用居多:有的以方圆为主,辅以圆笔;有的以圆笔为主,兼有方笔。《曹全碑》的用笔从完整的拓本看,则基本为圆笔。圆笔较为温和含蓄,这是此碑之所以能够取得静雅的艺术效果的关键所在。

二、运笔平实柔顺。由于隶书基本结构的规定性,其线条绝对不能如行草书一样跌宕起伏,这就造成了隶书主静的天性。但同是主静的隶书,由于运笔方法不尽一致,所造成的艺术效果也就不同,波磔起伏明显的,如《石门颂》等,则有奔放飘逸之致;而《曹全碑》的运笔平稳徐行,一丝不苟,笔锋始终在笔道中行,笔画平实不滑,没有过度的起伏,使其线条更趋于内敛。而其所具有的动感,多半是因为有一些弧形长线造成的,如撇、捺、钩及横挑的弧势等,故有形意翩翩之趣。平顺柔实的线条,是构成《曹全碑》典雅逸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三、线条凝练、简省,意到为止。汉碑线条各具不同的审美特征,如《张迁碑》的粗涩,《石门颂》的灵动,《乙瑛碑》的丰腴,《张景碑》的细劲,《夏承碑》的缠绵……,《曹全碑》则为凝练简省。观其碑中字,线条没有装饰的迹象,往往一笔出去,至意想不到的位置便嘎然止住。许多点、短横尽量浓缩,多数字在上、下笔的承接处断开,留出较多空白。而其笔意丝毫不因笔画简缩而出现阻隔,反而显得更协调自然,空间更圆融、静和,使其卓然独立于其他汉碑之外。

四、结构稳定调匀。《曹全碑》形体多呈扁形,少数有方或长方形。由于形扁,其势必呈横向,故而有稳的感觉。扁、横的形体主要由字的主横画拉长或撇捺开展造成的。与《礼器碑》相比,《曹全碑》的结构显得更调匀。这倒不是因为《曹全碑》比《礼器碑》规范或布置均等的缘故(其实,从结字的均匀程度看,可能《礼器碑》比《曹全碑》还要规整些),而是由于《曹全碑》的扁平及其结构中,上下左右的关系处理得更加自然合理的缘故。也正因此,《曹全碑》比《礼器碑》、《张景碑》等显得更加素静雅致,格调上高出一筹。其字形扁平,造成左右舒展,舒展的结构加之以圆笔的收敛,于是出现典雅的品格。

于是,我们学习《曹全碑》,除了从基本的用笔及结字入手外,更应从品位上去把握它,反过来说,只有对《曹全碑》有高层次的认识,才能更好地理解或解剖其基本技法,从而进入“形神兼备”的学书状态。笔者不揣浅陋,于《曹全碑》点滴体会拉杂成文,并附用笔、结字法于后,以抛砖引玉,求正于方家、学人。

来源:金铮《汉曹全碑及其笔法》,西泠印社出版社,1999出版

相关评论

1、王玉池:《汉<曹全碑>译注》 ,《中国艺术报》,2004年12月3日

2、李万禄:《丝绸之路上的一块丰碑——对东汉<曹全碑>书法与历史之讨论》 ,《西北史地 》,1997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