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枫溪垂钓图轴

明代“吴门四家”代表人物之一仇英的山水画。纸本,设色,纵127厘米,横38.5厘米。在图下右边石缝内置有楷书“仇英”二小字款,下钤“实父”小长方形白文印与“仇英之印”方形白文印。此图画工细而见气势,反映了仇英的山水画的典型风格。

画面展示了深秋辽阔的山川郊野的壮丽景色,远处楼阁隐现于山间的丛林和流动的云雾中;中景处层峦叠嶂;近景为红枫映掩的溪江上,身着素色朝服的士大夫在轻舟上静坐垂钓。画面高嶂巨壁,丘壑深远,笔墨健劲纯熟,设色古朴,采取传统的皴、擦、点、染相结合,使画幅气势雄阔,景致迷人,予人以心旷神怡之感。

此图题跋印鉴较多。

画首有清乾隆帝的题诗:“枫落吴江候,烟蓬破冷浮;聊存竿线意,讵为釜鬲求。山色早辞夏,波光宜是秋;思莼风味在,静与日相谋。”落款为:“戌子秋月御题”(戌子系乾隆二十三年,即1768年)下钤有“乾隆宸翰”朱文小方印。

图右上角钤有“乾隆御览之宝”圆形朱文印,与“淳化轩图书珍秘宝”白文方形印二方。

图左上方钤有“淳化轩”朱文长方印“乾隆宸翰”白文大方印,“信天主人”朱文大方印,左上角钤“乾隆鉴赏”圆形白文印,下接“三希堂精鉴玺”长方形朱文印与“宜子孙”白文长方印。

这些印都是乾隆帝钤盖在宫廷所藏的精品之上的常用印鉴。

该图左下裱边刊有“同治三年二月江阴何栻廉眆以此桢见诒,十月初付沅甫弟珍藏。曾国藩记。”的题署一纸。

从画中的题识、印记可知,该图在清乾隆时期,曾一度为宫廷珍藏。后又由江阴人何栻(道光年间进士,官至吉安知府)所藏。清同治三年(1864年)何栻将此画赠予曾国藩。后来,曾国藩又转赠其弟曾国荃(沅甫)收藏。

深入探索

仇英简介

仇英(1498-1552),名英,字实父,一作实甫,号十洲,又号十洲仙史,太仓(今江苏太仓)人,移家吴县(今江苏苏州)。约生于明弘治十一年左右(1498年)(注:也有人认为是1509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年(1552年)。存世画迹有《赤壁图》、《玉洞仙源图》、《桃村草堂图》、《剑阁图》、《松溪论画图》等。

仇英是明代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与沈周、文征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明四家”、“吴门四家”,亦称“天门四杰”。沈、文、唐三家,不仅以画取胜,且佐以诗句题跋,就画格而言,唐、仇相接近,仇英在他的画上,一般只题名款。

仇英出身工匠,早年为漆工,兼为人彩绘栋宇,后从而业画。年轻时以善画结识了许多当代名家,为文征明、唐寅所器重,仇英的好友彭年记载:“十洲少既见赏于横翁(文征明)”,又拜周臣门下学画,并曾在著名鉴藏家项元汴、周六观家中见识了大量古代名作,临摹创作了大量精品。他的创作态度十分认真,一丝不苟,每幅画都是严谨周密、刻划入微。

1、吹箫引凤图
  
仇英的人物画虽精巧如生,但不失儒雅之气,为当时的雅、俗者所共赏。他擅长观察和体验生活,并准确地捕捉到生活中最生动、最能反映精神本质的细节。《吹箫引凤图》,描绘的是秦穆公之女弄玉在凤楼上吹箫引来凤凰的故事。他的线条在秀雅纤丽中透露出欢快和飘逸的气息,融人物、山水界画为一体,设色艳丽明快,体现出其高超的绘画技法。

2、玉洞仙源图
  
该图画面奇峰峻岭,苍松翠柏,琼楼水阁,溶洞流溪,云烟缥缈其间,山壑或隐或现。溪水潺流的溶洞前,一隐士临流盘膝,停琴静坐,侍童们忙着煮茶、端盘、陈设古玩,俨然人间仙境。这类隐逸题材作品十分多见,而仇英在幽美宁静的意境中表现了一种明快的情调、健康的意趣,在同类作品中颇具特色。

3、松溪论画图
  
从这幅设色山水可见,仇英深受南宋李唐工致一路画风的影响,又兼取刘松年精巧明丽的用笔、用色。仇英的山水构图跃出南宋马远“一角”和夏珪“半边”的构图程式,加大画中物象的景深,有北宋李成、郭熙全景式大山大水的布局特征,视野开阔清旷。

4、汉光武渡河图
  
这幅青绿山水人物画,取法南宋赵伯驹、赵伯骕等,弃前人青绿山水中的金粉之气,略得文人逸气,画风清丽娟秀,手法写实工整而不失灵动活泼。

相关评论

《枫江垂钓图轴》鉴赏

《枫江垂钓图》的整个画面,使观赏者感到似乎处在秋色溢人的境地,山光水色,充满秋意,真可谓“山色早辞夏,波光宜是秋”,展示了深秋辽阔的山川郊野的壮丽景色。远处的楼阁隐现于山间的丛林和流动的白云之中,增加了远景的活力和动感,中景处层峦叠嶂,山间云雾缭绕,悬崖上的栈道栉比,亭阁依稀,衬以苍松古柏,茂林红枫,显得气势雄伟。近景红枫映掩,溪水上一叶轻舟,身上一素色朝服的士大夫静坐垂钓,神情默然专注,右后方,放着一本翻动过的书,在舱内,一书童正为之理书备茶,整个画面显现出生活的情趣。画面高嶂巨壁、邱壑深远,笔墨健劲纯熟,设色古朴,采取传统的皴、擦、点、染相结合,使画幅气势雄阔,使观赏者如置身大自然之中,使人有心旷神怡之感。

这幅画可以代表仇英的山水画的典型风格。仇英作画善于驾驭层次丰富、结构复杂的画面,运用疏密和空白的穿插,主次分明,其用笔用墨可说是继承李唐、马远、夏珪一路,工细而见气势,这一点在此图中可以见到。但这幅画更多的是取法于南宋的赵伯驹,无怪董其昌称之为“赵伯驹后身”。

摘自刘刚《仇英的枫江垂钓图》,《文物天地》1989年第1期

仇英的绘画风格

在“吴门四家”中,仇英的绘画风格极富特色,也颇多样化。这与他曲折的生活经历和广泛的应酬交游活动有着一定的关系。由于仇英受自身文化修养的限制,他从不在画中题写诗文,大多只题写名款而已,甚至很少题写年款,因此给今人研究仇英的风格形成和发展带来一定的困难。

“吴门四家”中除仇英以外,皆系一代文人,惟仇英终生以职业画家身份活跃于画坛。但仇英的社会地位,并没有影响到他和士大夫名流的应酬,以及文人画家对他的推崇态度。中年以后,仇英画名渐盛,交游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尤其与文征明父子相交甚密。文征明的学生也大都和他有交往,他们经常以书画合璧式的形式进行创作。仇英与这些文人的交往,使他的作品在文人阶层得到颂扬,也使他受到了文征明等人的艺术思想和创作风格的影响。

仇英一生都在不断地汲取文人画家的审美情趣,但始终保持了他的个人风格,并开创了青绿山水的新典范。由于仇英广泛交际于文人墨客之间,所作的山水画大多与人物活动相结合,较多表现文人休闲生活的主题,诸如读书、弹琴、赏泉、论画等,与当时吴门派画家热衷表现的“别号图”和园林、轩亭等题材绘画所表达的主题相近。

仇英人物画的主要技法形式为工笔重彩法,其渊源唐宋,近受杜堇的影响。仇英的人物画、历史故事画和仁女画,有浓重的古典主义倾向,但处在商业经济滋长和文人画兴盛的社会条件下,他的创作出现了走向通俗化和文人化的双向衍变,从而造成他作品中蕴含着多重美学品味。

仇英在山水画领域同样取得骄人的成就。他的山水画最初师从周臣,取资南宋院体山水画风,形体坚实,笔墨劲健酣放,以水墨淡彩和小青绿为主。他的绘画多姿多彩,却未能形成一种鲜明的主体性风格范式,因此他的艺术对后世的影响,大不肖沈周、文征明。然而,仇英在不长的艺术生涯中,创作了大量精美的作品,并在人物画、青绿山水画等领域,皆有超截止前贤、开拓新格的独诣之处,他的名字和画艺在绘画史上永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