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朱红菱纹罗曲裾式丝绵袍

西汉

衣长140厘米,通袖长245厘米,袖口宽25厘米,腰宽52厘米

1972年湖南省长沙市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

袍为交领,右衽,曲裾式。朱红菱纹罗面,黄绢里、缘,内絮丝绵。朱红颜色鲜艳夺目,其成份为硫化汞矿物颜料,俗称朱砂。织物表面朱砂染得细致而均匀,织物孔眼清晰,没有堵塞现象。它反映了汉初炼制硫化汞及其染色技术已有相当高的水平。此类绵袍应为辛追生前所喜爱的服装,也是汉初时尚服装。其款式与文献记载的古代“深衣”很相似。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服饰多以植物或矿物染料染出绚丽多彩的颜色,或纺织、或印绘,或刺绣神奇浪漫的纹饰,构成了华丽的贵夫人时装体系。

深入探索

一:深衣概述:

我国西周时代,贵族的服装不外乎冠冕衣裳。所谓衣裳,指上衣下裳,是一种上下身不相连属的服饰。至战国时期,一种新式的、将上衣下裳连在一起的服装开始流行,这种服装即深衣。

深衣是直筒式的长衫,把衣、裳连在一起包住身子,分开裁但是上下缝合。《礼记•深衣》孔氏正义曰:“所以称深衣者,以余服则,上衣下裳不相连,此深衣衣裳相连,被体深邃,故谓之深衣。”通俗地说,就是上衣和下裳相连在一起,用不同色彩的布料作为边缘(称为“衣缘”或者“纯”);其特点是使身体深藏不露,雍容典雅。其一般斜裁出曲裾来掩入身后,女式深衣乃至向后缠绕数层。为古代诸侯﹑大夫﹑士家居常穿的衣服,也是庶人的常礼服。又称长衣、麻衣、中衣。

二、深衣特点及沿革:

深衣面料多为白布或麻布,其束腰的腰带原先用称作大带或绅带的丝带。战国时期,受到西北游牧民族的影响,以皮带配钩制成带钩,由于其结扎便利,所以逐渐取代了丝带。由于深衣式样新颖,穿着舒适便利,且裁制简便省工,所以很快流行开来,一直到东汉,成为社会上最盛行的服式。

深衣主要有两种式样,分曲裾和直裾,它流行于不同的年代。从春秋战国到秦汉时期,一直流行曲裾深衣。特别是到了汉代,深衣已成为女性的礼服。与战国时期比,汉代的深衣在形制上多为单层,下裳裁成12片;在外观上,衣襟更长,缠绕层数更多,下摆增大呈喇叭状,衣长曳地,行不露足;在穿着上,腰身通常紧裹,腰带系扎在缠绕的衣襟末端,以防止松散。由于这种深衣的右衽斜领领口很低,能露出其内的里衣衣领,因而得名为“三重衣”。其袖型有宽窄两种,袖口都要镶边。

另有一种被称为“袿衣”的服式,形似深衣,只是在其底部有衣襟曲转缠绕而形成的上宽下窄、呈刀圭形的两尖角,是贵妇的常服。在秦汉时期,男子一般着袍服,是深衣的变种,同样有曲裾袍和直裾袍。曲裾袍是完全承袭战国时期的深衣样式,多见于西汉早期,至东汉时已就不流行。直裾袍是直襟衣,也称衤詹褕。其形制是衣长较曲裾袍为短,从领部曲斜至腋下的前襟直通于衣摆。直裾样式出现于西汉,盛行于东汉。最初属于便服,不能做为礼服在祭礼、朝见等重要正式场合穿用。

深衣制到了魏晋南北朝,已不不被男子采用。但在妇女中一直使用,其形式与汉代早期有明显差别。总体特征为“上俭下丰”式。比较有代表性的服饰为“杂裾垂(上)髟(下)肖”服。服装的的衣身比较简单,右衽,领袖俱施边缘,袖子宽敞肥大。服装特点集中在表现在下摆部位。通常将下摆裁剪成三角,上宽下尖,层层相叠,并且从围裳中伸出飘带。由于飘带拖得很长,走起路来牵动着下摆的尖角如燕子飞舞,故有“华带非(上)髟(下)肖”的形容。到南北朝时,去掉了长可曳地的飘带,而将尖角的“燕尾”加长,使两者合二为一。

三、深衣内涵

按照《礼记•深衣》的说法,深衣的制作与穿着都很有深意。“古者深衣,盖有制度,以应规矩绳权衡:短毋见肤,长毋被土;续衽钩边,要缝半下,袼之高下,可以运肘;袂之长短,反诎之及肘;带下毋厌髀,上毋厌胁。当无骨者,制十有二幅,以应十有二月。袂圜以应规,曲袷如矩以应方,负绳及踝以应直,下齐如权衡以应平。故规者,行举手以为容;负绳抱方者,以直其政,方其义也。故易曰,坤六二之动,直以方也,下齐如权衡者,以安志而平心也,五法已施,故圣人服之,故规矩取其无私,绳取其直,权衡取其平,故先王贵之,故可以为文,可以为武,可以摈相,可以治军旅,完且弗费,善衣之次也。……具父母,大父母,衣纯以缋。具父母,衣纯以青。如孤子,衣纯以素。纯袂,缘,纯边,广各寸半。”

也就是说,在制作中,先将上衣下裳分裁,然后在腰部缝合,成为整长衣,以示尊祖承古。深衣象征天人合一,恢宏大度,公平正直,包容万物的东方美德。袖口宽大,象征天道圆融;领口直角相交,象征地道方正;背后一条直缝贯通上下,象征人道正直;腰系大带,象征权衡;分上衣、下裳两部分,象征两仪;上衣用布四幅,象征一年四季;下裳用布十二幅,象征一年十二月。若父母、祖父母皆健在,缘用彩色。若父母全、祖父母不全,缘用青色。父存母亡,缘用青色。若父亲亡,缘用素色。衣料颜色避免用素色。

可见,身穿深衣,自然能体现天道之圆融,怀抱地道之方正,身合人间之正道,行动进退合权衡规矩,生活起居顺应四时之序。深衣深衣象征天人合一,恢宏大度,公平正直,包容万物的东方美德,最能体现华夏文化精神。 

从楚地出土的大量服饰实物资料来看,深衣在楚地广泛流行。现代人文学者建议将深衣作为华夏民族的服装来推广,作为华夏服饰文化的代表。

相关评论

1.袁建平:《中国古代服饰中的深衣研究》,《求索》2000年第2期

2.兰宇:《中国传统服饰中深衣的民族文化涵义和美学意蕴》,《文史纵横》2007年第6期

3.尹浩英:《论汉代深衣的礼教色彩和实用功能》,《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卷)》2004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