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明末十家山水小品

《明季十大家山水合璧》册页,纵26厘米,横24.6厘米。

册页封面题笺上书:“明季十大家山水合璧神品”,下题“思蓴轩珍藏”并钤白文方印“蓴安心赏”收藏印。全册共十帧,每帧为明末清初时期各山水画派代表人物及画家所绘小尺幅墨笔山水精心之作。

第一帧,孙逸水墨《深山碧涧图》。纸本。该图远山崚嶒,近处两岗对峙,一岗杂树成林,一股清泉溪流从山涧中淙淙流出,拱形木桥架于两岗之间,上一凉亭架于正中。图中山石以淡墨构勒,用浓墨苔点,岗上树木用浓墨润色。笔法疏简率意,质朴洁静,从中可透出作者幽居蓬户茅屋平生淡泊明志之情。图右上自题:“辛卯伏日汝为社长兄属画并请正。孙逸”。下钤朱文方印:“孙逸”。孙逸(?—1658年),字无逸,号疏林,一号石禅,清海阳(一作徽州人)。擅长山水画,山水得倪赞、黄公望法,笔墨闲雅,画风清秀,曾有“文徽明后身”之誉。与查士标、汪之瑞、僧渐江称“四大家”。

第二帧,陆广明水墨《幽篁竹石图》。纸本。图中用枯笔干墨绘嶒嵯巨石居中屹立于坡地,间以皴法突出石纹的层叠感。数株竹枝立于巨石周围,淡墨勾勒细劲的竹杆,枝杆上新鲜嫩绿的竹叶则用浓墨表现,竹杆用笔挺劲,竹叶用笔挥洒自如,描绘出竹子清姿瘦节、森森玉立恣态。另两株枯木以淡墨出之衬托出竹子的劲节。该图构图疏简,笔墨简练劲锐。图左上角题识:“诸名公各以名笔赠汝为丈,取其气之类应余请续貂。无界。”钤白文方印:“陆广明印”及“无界”两枚。陆广明(生卒年不详),字无界,江苏长洲(今苏州)人。祖父陆师道、其父陆士仁皆为书画大家。主要生活在万历至崇祯年间。其书画皆承家学,书法以小楷、行书取胜,山水笔法雅洁,有文徽明遗风。

第三帧,翁陵水墨《泖上幽居图》。绫本。山水宗倪赞之法,以简淡之笔绘此图。前景数株野树散落立于近坡,一草亭隐落树林间。中景层岩叠嶂,平静的湖水掩于树林之后。远处薄薄的云雾迷蒙着起伏的山峦,山峦稍稍敷色。全图画风朴实秀逸,结构随意自然,水墨为主,问施淡色。上方题识:“癸未十一月朔三日画访汝为社兄并求教正。建安弟翁陵。”钤白文方印“寿如”、“翁陵”。翁陵(生卒年不详),字寿如,号磊石山樵,清福建建宁人。工诗。篆、隶、小楷、刻印皆有致力,画山水、人物,初多滞气。后游秣陵(今南京),从程正揆游,乃一变。已而又从万寿祺游,又一变,于是臻化境。

第四帧,邢琬设色《山溪幽寂图》。纸本。远处云雾缭绕,平峦叠嶂,山顶浓墨苔点以示丛林,显得格外醒目,山谷间飞泉挂壁直落而下。近处两坡岸夹溪相对,小木桥架于两岸之间,稍远坡岸上两株树木相依而立,两凉亭隐约林木中,稍近坡岸一株茂密的苍松翠柏参天樾日,另两株枯木斜倚于松柏。该图气韵温润苍古,以滋润的墨色进行晕染,层次丰富,境界清远。图中仅自署款:“邢琬”。并钤朱文方印:“邢琬之印”。邢琬,人物不详。

第五帧,沈时水墨《松谷观泉图》。纸本。近处山石上安置三株高松翠柏纵然挺立,树干苍劲,蟹枝松针。磊石堤岸,潺潺清泉从山石中缓缓流出。一老者正依泉而听,悠游林泉,自得清闲。人物衣纹简练,身体前倾,头部微微斜倾,听泉之神态表现得生动自然。画面情景清幽静谧,笔墨湿润,画风清雅。留白处题:“壬寅夏拟郭河阳法似汝老道翁正。七十弟沈时。”题首处朱文椭圆印:“红杏堂”落款处钤白文方印:“沈时”。沈时(生卒年不详),字建勋,号可山,清浙江嘉兴人。康熙四十一年举人,官安吉州学正。工画,擅长画人物、松竹。著《瑞芝堂集》、《六法参微》。

第六帧,李于坚水墨《溪亭山色图》。绫本。平坦的石台上修禊一座茅亭,立于茅亭内,视野开阔,可观赏到眼前的山水美景,让人流连忘返。面对着石台,一独木小桥跨于两边的坡石之中,溪水流经滩石。远山则以简练柔和的笔法描绘,全图皆以淡墨出之,表现出一种清冷寂静的山水画面。画幅左上角题:“癸未冬日写似汝为词兄正。李于坚。”并钤白文方印:“于坚”、“□□”。李于坚,明万历、崇祯(1573—1644年)九龙(今广东感恩)人。号淼阁。崇祯末宦游金陵与胡正言友善。工书法,耽绘事。

第七帧,蓝瑛水墨《修篁乔石图》。绫本。图中绘湖石、松枝、枯木,多以干笔皴擦,苍劲中带着柔美,用墨清淡,而几株修竹却稍加墨色,使得墨竹萧爽清丽。从题识中可知,此图为作者仿倪赞之笔而成,因此具有元代山水幽淡超逸之意境。上题识:“汝为社兄品逸远尘文章,奕德霞举丰神,性灵清癖时茅从游与之贞吉。辛已仲冬过白□为题,云林修篁乔林于像之左方作。沉香薰供,友弟蓝瑛。” 蓝瑛(1585—1664尚在),字田叔,号蝶叟,晚号石头陀、东皋蝶叟、西湖外史、西湖外民、东郭老农。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工书善画,长于山水、花鸟、梅竹,尤以山水著名,又兼能画仕女人物。曾被列作浙派殿军,或谓创“武林派”之首。

第八帧,方以智水墨《古木乔松图》。绫本。全图以柔曲的元代画风描绘了一幅山村野外的景色,树木错乱稀疏,上略绘枝叶,树下偶立一屋,远处的山石若隐若现,用笔极简单,表现出荒凉空寂之景。这也是在明亡后作者为僧归隐的一种黯然愁伤的心境表达。图中笔墨用法亦仿倪云林的若淡若疏,简逸为上。上方落款:“两公皆叹,汝为高逸故仿云林,古木乔松余亦求隐者能别作一观耶。弟方以智。”(印文不清)方以智(1611—1671),字密之,号曼公,又号泽园主人、无可、浮山愚者、龙眠愚者等,安徽桐城人。明末清初画家、哲学家、科学家。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选为庶吉士。为复社领袖之一,有“明季四公子”之称。

第九帧,郑元勋水墨《云山肖寺图》。绫本。崇山险岭,远山主峰插天,淡黑勾画出积云轮廓,大片留白显现云层的厚重。山隈琳宫深深,浓墨苔点于错落的山石之上,林峦深秀。数株古木错落于坡石上,枝叶的用墨或浓或淡。图右上角题识:“壬午六月十四日避暑汝为兄江干草堂作。弟元勋。”下钤朱文方印:“超宗”。郑元勋(1604—1645),字超宗,号惠东,明歙县(今属安徽)人。崇祯十六年进士,官职方司主事,工诗文,江左推为胜流。善山水,宗吴镇,尤工山水小景,措笔洒落全以士气得韵。著《影园集》。

第十帧,张翀水墨《林谷虚堂图》。绫本。在岸山凹一片稠密的翠竹林中,草堂书屋掩藏其中,书屋前一湾波光粼粼的湖水,一小石板桥搭于湖面的两石之上。远处群山环列,草木华滋。描绘出一幅世外悠闲之景致。构图疏朗有致,笔墨多以淡墨作之,写意洒脱,境界清旷,韵旨隽永。上方题道:“珠玉在前,自览形秽,用笔多情,战栗之意,汝为社兄属似勉为应命一笑。弟张翀。”钤朱文方印:“子羽”。张翀(生卒不详)。字子羽,号图南、浑然子,江宁(今南京)人,一作江都(今江苏扬州人)。明代画家。善人物、仕女,上追古法,笔墨豪迈,着色古雅,神态超逸。亦画山水,山水清润。

深入探索

明末清初山水画的摹古风潮

明末清初时期的画坛人物大都集中于江、浙、徽地区及东南沿海一带,其画派繁兴,画家众多,皆以水墨文人画为主流画风是这一时期在整个中国绘画史上的突出特点。但每个画派的形成并不是以绘画风格的统一而形成的,而是一场以地域为界所形成的画派发展运动。因此在同一时期、同一相近地域所形成的各种画派之笔法、用墨、风格及情感上都相互影响,同出一宗。

在此幅山水册页中,首数蓝瑛的名气最大。早年的蓝瑛主要受松江画派的影响,而松江派的灵魂人物董其昌之笔法多是师法于黄公望、倪赞,因此在董其昌的影响下,蓝瑛学元、宋诸家画风,以临仿为主,尤其沉溺于临仿黄公望,以致于陈继儒评道:“略展尺许,便觉大痴翻身……”。直至中晚年,蓝瑛因其超凡的临摹功力,博采众长,吸取了宋元各家技法之精髓,独创出新颖的“荷叶皴”及“乱柴皴”,逐步形成了自已的风格面貌,开宗立派,成为明末画坛最后一个流派——“武林派”的创始人。该图册中所绘水墨《修篁乔石图》是仿元人倪赞(云林)修篁乔林图,应属蓝瑛早期作品。画中疏简的构图、轻淡的运笔均出于倪云林一路。

合册中水墨《深山碧涧图》的作者孙逸也是明末清初一位知名山水画家。当时活跃在安徽一带的徽籍画家以徽州地域为界,形成了一个较有时代特色的山水流派——“新安画派”,是明清文人画的正统继承者。孙逸与渐江倪、查士标、汪之瑞并称为“新安四大家”。而“新安画派”的画风也主要是师法“元四家”,孙逸在用笔上就是法近于黄公望及文徵明。之后流寓到芜湖与萧云从结识,又被史称为“孙萧”。萧云从(1596-1673),字尺森,号默思,姑熟画派创始人,他的山水画也是初学倪、黄,晚年放笔。从该幅作品风格来看,孙逸的画风此时未脱离元人的画法。

郑元勋,可以说他是跨越于当时活跃在安徽黄山一带的黄山画派与之后分流出来的新安画派的人物。黄山画派是新安画派的源头,其画派成员所属范围和时限比新安画派都要宽泛。但两派均以黄山、徽州山水为主题材进行创作,并师从“元四家”。郑元勋的山水仿吴镇(“元四家”之一),史称:“山水仿吴仲圭,挥笔洒落,全以士气得韵”。

以方以智为代表的桂林桐城派是明末清初时期的一个重要学派,他的治学主张在理论上超越了其他学派,是会通中外的代表。其艺术造诣也是颇深的,他十二岁工书,二十八岁与吴伟业等人结识后开始研习山水画,学宗元代文人画。方以智始一生都坚守着隐逸的元人画风,该幅《古木乔松图》中自题:“汝为高逸故仿云林”就为学元人一证。

另一清初画家翁陵早年从程正揆游,后又从万寿祺游,而程、万二人又均师法黄、倪及沈周,因此翁陵的山水画风上溯到元代,又脱离不了元人书画风格。程正揆(1604-1676年),字端伯,号鞠陵,别号清溪道人,明末清初画家、书法家,新安画派代表人之一。万寿祺(1603-1652年),字年少,又字介若、内景,明末清初文学家、书画家。   

陆广明祖父陆师道、父陆士仁皆为明代书画家,师事文徵明,其祖父陆师道的诗、文、书、画所谓文氏四绝。因此陆广明师承家学,有文徵明遗风。

由上可见,明末初清的山水画坛虽然造就了争相开宗立派的局面,虽然也成就了如董其昌、蓝瑛等一些重要画家,但各画派的地理区域相对集中,以至于画派间的画风均无明显特征,并无大异,都沿续着整个明代画坛摹古成风之大势,师承一脉、如出一辙,这可从湖南省博物馆所收藏的《明季十大家山水合璧》册页中充分体现出来。此时的画坛未能通过创新意识来丰富明代末期的绘画史,使得明末清初的山水画坛前进步伐稍有停滞。但值得一提的是,该册《明季十大家山水合璧》汇集了十家明末清初时期各画派代表人物及画家的精心之作,实属珍贵难得。

相关评论

闫立群:《追摹古人,功力深邃 吉林省博物院藏<清初六家山水画册>》, 2012年02期《收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