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过去、现在与未来——美国博物馆联盟《卓越与平等》报告发表25周年访谈录

news_publish_date: 
2017-10-30 10:14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1992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发表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卓越与平等:博物馆的教育和公众维度》,这份报告是一份永恒的财富,时至今日对未来仍具有深远的启示意义。

  随着多元化(Diversity)、平等(Equity)、可及性(Accessibility)、包容(Inclusion),这4个词(首字母缩写为DEAI)成为博物馆行业关注的热点议题,今天的博物馆已进入重要的转型期。人们就这些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对一些从80、90年代就进入博物馆的从业者来说,这让他们仿佛回到了过去。和今天一样,当年的思想领袖意识到博物馆在多元化社会中的角色不断演变,他们开始认真思考博物馆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实践。

  今年是《卓越与平等》报告发表25周年。1992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公开发表了这份联盟博物馆教育特别工作组近3年的研究成果,报告由埃伦•赫尔兹(Ellen Hirzy)执笔。伯尼•皮特曼(Bonnie Pitman)担任工作组主席,他与其他几位博物馆行业的同事们一起确定了博物馆教育领域的一些重要议题。《卓越与平等》报告提出了10项原则和建议,重申服务公众是博物馆一切工作的核心,希望博物馆能进一步理解藏品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多元文化的丰富内涵。

  为了纪念《卓越与平等》发表25周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向工作组的几位思想领袖,以及工作在博物馆教育一线并致力于推动DEAI的同行发出邀请,请他们分享有关《卓越与平等》报告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感想。所有受访者都纷纷发表了精彩的感想及建议,内容涉及具体工作实践和理论层面的探讨,他们分别是盖尔•安德森(Gail Anderson),柯恩娜•亨德里克(Keonna Hendrick),伊莱恩•休曼•古尔兰(Elaine Heumann GurIan),埃伦•赫尔兹(Ellen Hirzy),妮可•艾薇(Nicole Ivy),迈克尔•赖斯佩朗斯(Michael Lesperance),萨基•摩根•胡巴德(Sage Morgan-Hubbard),安妮•莱斯特(Annie Leist),伯尼•皮特曼(Bonnie Pitman),塞西尔•谢尔曼(Cecile Shellman),索耐特•塔卡西萨(Sonnet Takahisa)和富兰克林•瓦格诺尼(Franklin Vagnone)。曾经参与报告撰写的工作组成员一致认为,小组成员多元化的背景为他们完成手头的工作带来了很多益处,有助于团队协作。但是,多元化也增加了沟通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挑战。他们撰写报告时,大部分时间气氛融洽,偶尔也会有激烈的争辩,但最终形成的报告为整个行业引领了一场意义深远的变革。

  一些没有参加过工作组的受访人员认为,多元化、平等、可及性和包容成为了今天行业热烈探讨的话题,激发了一系列行动,正是《卓越与平等》为此奠定了基础。他们也指出,未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完成。

  所有人都认同,博物馆在提高多元化、平等、可及性和包容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正如塞西尔•谢尔曼(Cecile Shellman)所说,“坐享其成,庆祝博物馆成为完全包容的机构,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过去

  20世纪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博物馆发生了哪些变化促使联盟成立了博物馆教育工作组,从而诞生了《卓越与平等》报告?

  埃伦•赫尔兹:1984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发表了《新世纪的博物馆》(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报告。此时,对大部分博物馆来说,教育已成为一股欣欣向荣的重要力量,而这一成果取得的背后是专业人士20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与倡议。但是,正如我们在报告中所看到的那样,收藏与教育始终存在着“价值观的角力”。报告写道,博物馆需要超越传统的以项目为中心的教育理念,转而探索更深层次的内涵。这些理念在当时可以说相当前卫。《新世纪的博物馆》报告还指出了其他的一些问题:员工薪水太低;员工招聘、晋升以及领导层存在种族和性别歧视;大部分理事是白种人;博物馆亟需根据正在发生的人口变化进行改革。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博物馆联盟的博物馆教育特别工作组应运而生。

  伯尼•皮特曼: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是一个非常动荡的时代。美国博物馆与图书馆管理局(IMLS)和博物馆评估项目(MAP)正在兴起,博物馆认证项目也需要重新思考,而人们对行业的标准,特别是有关伦理道德的准则意见不一,正陷入激烈争辩。我们的机构在社区的角色不断变化,为了给机构提供支持,显然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被任命为工作组的主席,带领团队起草文件,以期获得行业的一致认同与支持。

  盖尔•安德森:当时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向世人宣告,并最终认识到,教育是博物馆的中心角色,而不是边缘部门,并且,我们的博物馆若想要成功,就必须变得包容。

  索耐特•塔卡西萨:工作组成立时,我还是行业的新人,但幸运地是,我遇到了几个非常棒的导师,我对行业的认识由此改变。在波士顿儿童博物馆、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博物馆,我一直承担着活动人士或社区组织者的职责,致力于让公众意识到:博物馆是受公众所托保护藏品的机构,也鼓励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关注公共的文化遗产,并参与意义制造的过程。当时,我以为所有的博物馆都拥有相似的理念,并没有意识到正是我所在机构的领导引领了这一潮流。

  请描述下特别工作组所做的工作?

  埃伦•赫尔兹:当时我们的工作十分紧张,但大家都亲密合作。传统派人士认为藏品是博物馆结构的最顶端,不愿与教育员和倡议者分享权威。现在看来,我们当时能在报告中做出如下结论也算不小的壮举:“本报告认为‘卓越与平等’同等重要,希望博物馆为守护卓越的传统而感到自豪,同时在培育巨大的教育潜能时,拥抱我们国家的多元文化。”

  伯尼•皮特曼:工作组的25位同事拥有多元的文化背景,这既是一份礼物,也为我们撰写这份报告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我们前后撰写了42份草稿;数不清的稿纸在传真机上来回滚动,并且当时我们还在用邮递系统!工作组的每个人都有重要的想法,但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多元的观点写进一份报告,从而获得全行业的支持。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景,希望卓越的教育与藏品让博物馆成为更强大,更具包容性的机构。

  伊莱恩•休曼•古尔兰(Elaine Heumann GurIan):1992年,我发表了一篇回顾工作组经历的文章,标题为《“和”的重要意义》。我从小组工作中学到的有关复杂、矛盾和多样性的理念指引了我后来所有的写作:人可以同时坚持几种理念,“主要”一词也可以同时用来修饰多个理念。

  《卓越与平等》报告如何影响了博物馆的教育、教育员以及整个博物馆业?

  伯尼•皮特曼:报告引起了意义深远的变革。报告发表后2年,我不停地和博物馆专业人士,其他的专业机构、基金会和政府机构代表见面,宣扬我们的观点。你也可以看到,因为我们的工作,人们对博物馆评估项目和认证的看法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皮尤慈善信托机构和大都会人寿等基金会都主动提供资金资助博物馆的新项目,支持他们的工作。

  索耐特•塔卡西萨:对于博物馆教育员来说,《卓越与平等》是一份伟大的宣言,它为许多新的试验项目和形式开辟了道路。它为布鲁克林博物馆提供了改革动力,博物馆引进外部评估员帮助我们研究教育活动对参与者的影响。我们用《卓越与平等》的权威说法向学生、家庭和管理者阐述博物馆的独特属性。

  盖尔•安德森:报告发表后的数年,教育理念深入人心,推动了许多博物馆形成了以观众为中心的理念。许多机构对他们的展览、活动和公共参与的性质做出了改变。与此相比,我认为,从90年代直到今天,我们在理事会、员工和志愿者的多元化方面进步甚微。

  伊莱恩•休曼•古尔兰:尽管在撰写报告时,我们还没意识到《卓越与平等》报告能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但我们仍希望能为行业带来改变。我们很真诚地对待这份工作任务,即便陷入热烈的争论,我们对彼此仍充满敬意。回想起来,撰写《卓越与平等》的过程已成为达成政治共识的最佳案例。我们一直都在尝试,在不丢掉我们内心捍卫的立场的条件下,达成一个新的合作空间。我希望这一经验能被广泛采纳。显然,考虑到今天美国的政治,胜利还是失败,这比什么都重要。

  今天

  今天的博物馆景观与当年出版《卓越与平等》时相比,又有哪些相似之处和变化?

  伯尼•皮特曼:90年代面临的挑战和我们今天的困境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观众不断变化,如何找到新方式与他们产生联系、如何吸引他们参观实体场馆或领略数字体验,我们的社区人口不断变化,还有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都是相似的。但是不同的是,捐赠情况正在发生变化,随着美国博物馆与图书馆管理局、美国艺术基金会和美国人文基金会的拨款面临威胁,整个博物馆界都感到压力重重。

  盖尔•安德森:在这种政治气候下,每个公民之间的谈话、博物馆的对话都离不开移民、身份、平等、种族主义等议题。时代呼吁博物馆大胆作为,为改变社区及所有的人的生活而努力。

  迈克尔•赖斯佩朗斯:《卓越与平等》出版时,只有几个与性少数群体(LGBTQ)有关的展览、活动或运营指南。如今,整个博物馆界变得更加开放,向更广泛的群体敞开了怀抱。尽管许多事件都是出于良心的选择,但更多是来自外部的力量,我想到最多的是社交媒体,它们力量惊人,成为了真正的推动力。实现平等必须从内开始,而不是依靠外部环境的塑造。

  富兰克林•瓦格诺尼:我要说,最大的变化是沟通方式。今天,人们沟通的预期、速度和对细节的需求都在不断变化。对于那些不够灵活或能力不足的传统文化机构而言,变化来得太快了。

  索耐特•塔卡西萨:我们比过去更加了解观众和潜在观众,部分原因在于我们邀请他们谈话,请他们提出建议,并且我们也认真倾听。更重要的是,教育员与市场和观众服务部紧密合作,利用更为先进的工具分析观众的参与行为和博物馆的影响力,使我们能够在展览、活动设计和外延项目方面与典藏研究员进行更有效率地合作。

  在践行卓越与平等的关键理念上,我们进步了多少?

  埃伦•赫尔兹:我认为,博物馆在使命、学习、研究、阐释、合作、决策和领导力方面进步最显著,但是有关平等的3个原则上,我们进步较小。

  塞西尔•谢尔曼:25年前,这份里程碑式的报告引发了整个行业的震动,一些简单的真理也被从业人员接纳:我们需要把为公众服务作为我们使命的核心宗旨;我们需要更具包容性;社区关系是关键。2017年,我们仍然需要应对同样的挑战。不要沉浸在我们无法让“事情步入正轨”的自责中,我们应继续努力,全力投入,并且认识到,这不仅仅是社区参与的问题,更关乎社会的公正。

  富兰克林•瓦格诺尼:在我看来,无论是理事会还是员工层面,包容性都存在较大问题。博物馆正在尝试,并希望成为联结社会的机构。我认为,还是有很多人仅把包容看作是一个程序因素,而不是一个基本的领导力和决策维度。

  迈克尔•赖斯佩朗斯:最近,美国博物馆联盟发布了“性少数群体欢迎指南(LGBTQ Welcoming Guidelines)”,为博物馆在内部及外部运营的各个方面考虑性少数群体的需求指引了方向。越来越多的博物馆正在从推动社会平等的基础上策划展览,开发教育项目,制定员工政策。我想知道,《卓越与平等》的作者们是否曾想过,2017年发起的这些关注性少数群体的文件、员工政策和活动将会对博物馆带来多大的改变。

  索耐特•塔卡西萨:我们无需再证明观众研究和评估的重要性。一些评估可以揭示机构的优点,而我们也有许多需要提升的领域,随着赞助人要求博物馆对观众项目的影响力承担更大的责任,我们正在将两者结合起来。

  安妮•莱斯特:残障人士参观时不仅会遇到行动困难,还会遭遇概念理解的障碍。博物馆为消除这些障碍所做的措施包括利用美国手语阐释、对展品进行语音描述,为活动和媒体提供字幕以及提供更加方便的数字化内容,都花费昂贵。并且,很多人认为这类解决方案仅针对一小部分观众群体,不过是锦上添花的措施,这使得资源分配更具挑战性。

  柯恩娜•亨德里克:公众关于性别、性取向和能力的讨论越来越偏激。随着身份认同的话语不断变化,艺术家、艺术史学家、活动人士和科学家一边引导一边回应,同时对那些让很多群体遭遇边缘化的压迫历史提出了批评。

  在针对公共服务方面的卓越与平等,博物馆有哪些成功的案例和挑战?

  塞西尔•谢尔曼:911事件后,约翰F.肯尼迪总统图书馆与博物馆(也是我曾经工作的地方)意识到,他们需要对恐怖袭击和随后发生在波士顿的民众反穆斯林情绪作出反应。博物馆邀请高校学生就多元化的议题展开激烈讨论。活动引起了不错的反响,最终获得了国家级奖章,但更为重要的是,机构从此改变了观念,认为博物馆的工作可以改变人们生活。在匹兹堡的卡耐基博物馆,他们希望从4个不同的博物馆中聘请信仰不同的员工,这还真是一个挑战。

  索耐特•塔卡西萨:纽瓦克博物馆举办的诸如“探索者”等活动展示了机构一直致力于改变面貌的努力。为帮助大学生做好职业准备,以及培育青年领导力和提供兼职机会,该活动为35座以“少数”族裔为主的高中学生提供了宝贵的参观、体验机会。

  盖尔•安德森:加州奥克兰博物馆大胆举措,向公众展示他们如何通过展览来构想、发展和吸引观众,并列举了近期举办的以黑豹党和大麻为主题的展览。这项工作由新成立的部门负责,打破了原有的障碍和竖井式的部门结构。

  迈克尔•赖斯佩朗斯:美国博物馆联盟的性少数群体联盟最近发声,反对特朗普政府撤销美国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的政令,该法条允许跨性别学生使用与其自选性别相匹配的洗手间。博物馆必须将真正的平等置于它们的核心,否则,我的社区以及其他传统边缘化的群体取得的成果将难以维持。

  未来

  当我们迈向未来,《卓越与平等》对我们有哪些影响?

  萨基•摩根•胡巴德:虽然《卓越与平等》报告已发表25年,但其中的关键理念和原则在今天仍具有意义。如果再写一个报告的扩展版本,我想在每个建议后面附上案例研究,这样可以为博物馆提供清晰的案例指导。我们应该让博物馆在员工招聘、教育项目、认证和拨款资助方面必须遵循这些原则。

  埃伦•赫尔兹:今日的博物馆仍然需要《卓越与平等》,它提醒我们卓越与平等仍需努力。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内部工作,它需要我们思考更深刻,用坚忍不拔的毅力,求真务实的精神去完成。这不仅关乎外部社会如何看待博物馆,更关乎博物馆机构的内部管理,博物馆受自己选择的价值观所鞭策,而后又把这些价值观落实于行动。

  索耐特•塔卡西萨:《卓越与平等》提醒我们,当我们继续为对话、思考和反省开辟机会时,我们需要不断地回顾、挑战和重新评估那些制约我们选择的假定和偏见。

  伊莱恩•休曼•古尔兰:即便是遭遇财政困难,我们也应该采取行动。如果不能认识这一点,我们就不能宣告《卓越与平等》取得了成功。在公共服务方面,只要我们想,那么每一个博物馆都可以实现卓越与平等;如果这是我们的集体目标,那么公共服务本身也可以成为每个博物馆的主要宗旨之一。

  柯恩娜•亨德里克:《卓越与平等》报告为博物馆如何变得更加多元化和包容提供了建议。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些建议,看看哪些地方做得很成功,在个人和机构层面上哪些地方仍有欠缺。一旦我们开始做这件事情,就要想清楚我们到底想要吸引哪些社区。

  就教育、多元化、包容、平等和可及性而言,你认为博物馆行业正在朝哪个方向走?

  妮可•艾薇: 今天,观众动动指尖就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海量信息,他们利用强大的搜索引擎,通过智能手机和其他手持设备将知识带入博物馆。增强现实技术飞速发展,观众可以把其他图像置于展品的表面。随着教育生态不断发展,为给观众提供沉浸式的、有趣的学习体验,我们不断尝试新方法,即便如此,也必须认识到观众也可以带来多层次的解读。

  安妮•莱斯特:相比社区人口,博物馆的藏品和员工也许还没有那么多元。但是,在可及性方面,地方和国家级的对话和倡议运动大批涌现,增长数量惊人。倡议人士不仅意识到残障观众发挥的作用,还认识到身体有障碍的艺术创作者和文化服务人员也可以发挥重要的影响。

  柯恩娜•亨德里克:谈到包容、文化平等和可及性,很难具体确定我们要朝哪儿走,因为每个人对这些议题都有不同的目标、理解和语言。许多人正在努力推动他们的机构和个人超越多元化,行动起来,反对种族主义,从而消解机构文化里的种族主义。我们期待行业内有更多这样的行动。

  妮可•艾薇:我想,我们将看到博物馆教育员、典藏研究员和公共参与部门的员工更加紧密合作,为观众打造具有真正吸引力的综合体验。我也期待,我们的实体空间更多一些通用设计,而在数字空间提升用户体验。

  本文作者格雷格•斯蒂文森(Greg Stevens),美国博物馆联盟的职业发展部主管。

  采访人员名单

  盖尔•安德森(Gail Anderson),Gail Anderson合伙公司的主席。
  柯恩娜•亨德里克(Keonna Hendrick),文化战略家和教育员。
  伊莱恩•休曼•古尔兰(Elaine Heumann GurIan),Elain Heumann Gurian有限公司负责人。
  埃伦•赫尔兹(Ellen Hirzy),编辑和作家。
  妮可•艾薇(Nicole Ivy),博物馆未来主义方面的学者,也是AAM包容项目的主管。
  迈克尔•赖斯佩朗斯(Michael Lesperance),设计思维公司的负责人,也是AAM同性恋联盟的主席。
  萨基•摩根•胡巴德(Sage Morgan-Hubbard),Ford W. Bell 学者,目前在AAM研究P-12年级教育。
  安妮•莱斯特(Annie Leist),“艺术超越视觉”特别项目的负责人。
  伯尼•皮特曼(Bonnie Pitman),Edith O’Donnell艺术史研究院的杰出学者,达拉斯的德州大学博物馆跨学科研究中心的共同主任。
  塞西尔•谢尔曼(Cecile Shellman),匹兹堡的卡耐基大学多元文化分析师。
  索耐特•塔卡西萨(Sonnet Takahisa),纽瓦克博物馆观众参与与创新的副主任。
  富兰克林•瓦格诺尼(Franklin Vagnone),文化保护咨询公司的主管。

                                        (谢颖 译自美国博物馆联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