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赞助人展望2040:如何重塑博物馆

news_publish_date: 
2018-02-08 14:55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本文摘自美国博物馆联盟《博物馆》杂志2017年11-12月刊,该期《博物馆》以《2040》年为主题,畅想2040年时博物馆的发展情况和面临的挑战。这篇文章假设是瑞秋•哈奇(Rachel Hatch)在2040年4月美国基金理事会上的演讲和小组讨论发言。瑞秋•哈奇的身份是麦康奈尔基金会(the McConnell Foundation)社区活力项目的负责人,也是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校友。

 
  作为一名基金赞助人,我知道文化机构对我们社区的发展至关重要。但在过去十年里,慈善界低估了博物馆在缓解经济转型冲击方面发挥的作用。整个社会正在努力应对自动化、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带来的影响,以及由此造成的人类劳动力的紊乱迹象,与此同时,艺术家和博物馆专业人士却悄无声息地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为促进社会繁荣,形成更广泛的战略,向博物馆界学习显得至关重要。

  自文化生产者这一概念普及几十年来,各大城市致力于建设能够吸引所谓“创意阶层”的便利设施,并以此作为振兴战略。但在过去十年里,我们看到了战略重点的转移。城市振兴不再依赖于正在从事创造性工作的某个“阶层”的人,而是取决于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这类人之前从没把自己当成艺术家或作家,如今却正在从事文化创作。机器承担了他们越来越多的生产任务,这些人就有多余的时间来进行创意输出。

  正如工业革命改变了人与时间的关系,当前这种变革正在改变人与创造力的关系。

  博物馆将如何回应?我们已经目睹博物馆作为所谓新创意中心的例子:曾经从事传统工作的人们,现在却正在转向创意行业领域。加州的弗雷斯诺社区就是一个例子。在“工作受自动化的威胁的十大美国城市”这一榜单上,该社区曾高居榜首。但最近,社区学院与弗雷斯诺艺术学院(Art Fresno)建立了合作关系,高校得以利用博物馆对员工进行快速再培训教育。另一方面,由于需求剧增导致人员短缺,博物馆也在利用社区学院的教师来帮助推动其艺术项目。

  好处在哪里呢?我们目前处于一个勉强称得上是文艺复兴的时期,越来越多的人从事各种形式的艺术活动,甚至开创了新的艺术流派。在这样一个艺术形式丰富多彩的环境中,又存在什么弊端呢?最近,许多博物馆进行了藏品更替,这一过程十分艰辛,有时甚至很痛苦。各大博物馆不断更新替换展品,以适应不断变化的任务与使命。现在,许多意欲捐献新作品的艺术家和收藏家蜂拥而至,博物馆已不堪重负。收藏速度过快为藏品管理带来了挑战,需要博物馆探索新的准入制度,从质量控制到多样化的展现等多种因素进行综合考量。
 
  社会保障体系的调整速度还不足以给这一大批“市民艺术家”提供支持。《2033通用基本收入法案》对此有所帮助,该法案试图为所有市民提供无条件支持,但对于不断壮大的自营创意职业阶层还是爱莫能助。与此同时,那些把艺术作为全职工作的人也在探讨艺术家们几十年来一直在争论的问题:如何为创意作品争取到应有的名誉和报酬。

  变更藏品的所有权模式

  文化生产者要想在这种经济环境中获得应有报酬,只有在艺术品和文化产品的授权和所有权模式的基础上进行变革才有可能实现。这种转变开始于二十多年前,当时区块链技术刚刚兴起——这是一种安全加密的分散式数字化分类账,用于追踪交易。由于追踪艺术品出处的工具出现,博物馆专业人士也开始对区块链技术熟悉起来。

  现在,文化生产者正在将这些工具用于另一方面:追踪所有权和创意产品的使用情况,并保护他们作为创造者的各种权利。这个领域的一些先驱公司,如爱思克莱博(Ascribe)、奥特莱丽(Artlery)、梅丝丽雅(Mycelia)现在已经广为人知。文化生产者正在利用区块链的一些关键属性,在特定的作品中记录他们不可改变的创作人身份。该作品的任何交换都由所谓的“智能合同”,即一种通过计算机代码执行的合法协议来管理。

  2028年,洛杉矶创作歌手山姆•尤齐伯利(Sam Uchibori)发行了歌曲《抵达》(Arrived),并在梅丝丽雅(Mycelia)上进行注册,此举成为区块链技术进军艺术领域的突破性时刻。歌曲中的一句歌词迅速走红,尤齐伯利立刻追踪到17万个准确记载的衍生作品。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他用4个音乐小节赚了近8万美元。艺术家现在经常仔细研究别人的创作,又从他人作品中受到启发,如此循环往复,自成体系。

  另一个应用区块链技术保护艺术家权益的先锋是擅长竹篮编织的原住民艺术家乔纳森•弗兰克(Jonathon Frank)。弗兰克编的每个篮子都在区块链登记处注册,不可随意更改。例如,他在位于萨克拉门托的加州第一民族博物馆工作时,保留了自己制作的篮子(按分类账)的所有权,但允许博物馆展览在规定的时间内使用。他利用博物馆的传感器网络,通过微交易按照次数获得补偿。当加州第一民族博物馆将他的作品加入到其正在收集的2043年巡回藏品系列中时,智能合同将追踪篮子出现的每个场所,并管理原作图片的数字版权。作品曝光频率越高,微交易比例也越高。

  人机共生时代如何策展

  我们在考虑社区活力的时候,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方面就是社区居民在创作过程中如何与机器搭档进行互动。在商业领域这一点至关重要,在艺术文化行业也同样适用。我们仍在研究这些伙伴关系带来的社会和法律影响。人工智能助力生成艺术作品,关于这类作品的知识产权和所有权方面的规定仍然是一团糟。算法创建者是否享有最终作品的所有权?是否应该对人工智能的产量征收“机器人税”?许多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但是人机合作创造的艺术正日益普遍,不仅在沿海特大城市,中美洲也是如此。堪萨斯城艺术博物馆最近收购了《闪光》(Glisten)(人工智能创作的一件艺术品),此举引发了一场关于谁有资格称为艺术家的争论:是设计算法的人,还是购买画布并交给机器人的人,抑或机器人本身,还是三者兼而有之?

 
  人工智能艺术家图灵(Turing)的作品,于2035年上线,出现在五大博物馆的藏品之列。

  如今,策展研究人员、登录员人和数字版权管理人员都需要精通所谓的“计算创新”及相关问题。如今,已有10家同行审议的刊物专门探讨这一话题,而且每天都有新的研究生学位课程诞生。

  结果如何呢?与机器伙伴的这种合作让人类接触到新的创意体裁,从而带来更丰富的生活体验。与此同时,也提出了一些基本问题,即把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区别开来的特性是什么。博物馆展示这种艺术时,可以帮助公众解决这些困扰他们的关于意义和认同感问题。

  博物馆专业人士应对意义危机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努力界定智人的特性。在《形而上学》里,亚里士多德宣称:“除了人之外,动物都凭表象与记忆而生活,相关联的经验很少,但人类却是靠艺术和理智而生活。”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今天,在这方面,人与其他物种的差别已经弱化了。

  在美国,曾经定义我们日常生活的“关联经验”之一就是传统的朝九晚五、两点一线式工作。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入侵的第一批工作领域便是例行式或重复性的工作。现在最不受影响的工作领域就是那些需要人类情感共鸣和高阶思考的领域。 在这一背景下,博物馆的意义建构功能和故事讲述功能越来越重要。

  北卡罗莱纳州的威明顿就是博物馆发挥情感共鸣作用的绝佳例子,当地历史文化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与新汉诺威县开展合作,致力于解决阿片类药物滥用的问题,合作已进行到第二阶段。自动化引发的结构性失业与阿片类药物使用量的增加具有高度相关性,威尔明顿正在低就业率和高成瘾率的双重困境之中苦苦挣扎。威尔明顿和其他许多城市一样,正在依靠各类文化组织为人类健康和福祉贡献力量。当博物馆接受这个角色时,博物馆又该做何改变呢?

  现在,许多博物馆主要将自己定位为文化生产和阐释的公共中心,而非储存和展示重要物品的建筑。这种方法的功效正逐渐得到认可。就在去年,扬斯敦艺术博物馆(the Youngstown Art Museum)获得俄亥俄州公共卫生协会(the Ohio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授予的“医疗英雄奖”(Healthcare Hero award)。不久之后,俄亥俄州人文学会(Ohio Humanities)对最近阿克伦科学与想象力中心(the Akron Center for Science and the Imagination)在帮助失业人士方面所做的工作进行了表彰。

  显然,在一个许多人视为“意义危机”的时代,博物馆能做的还有很多。

  对博物馆筹资的影响

  现在,博物馆有了新的收入来源,金额不多但意义重大。例如,教育部门为博物馆拨款用于劳动力快速再培训和重新调配。在医疗卫生领域,我们也发现博物馆项目的社会投资大幅提高,居民福祉显著改善。长期以来,大批经济实力雄厚的个人创办和资助他们的个人博物馆,如马萨诸塞州的剑桥机器人艺术中心(the Cambridge Robotic Art Center)和底特律的后工业纪念馆(the Post-Industry Memorial)。2040年以后的资助者面临的真正挑战将是:如何构建一套稳固的框架(及相应的指标),使博物馆能够在这个变革的环境中为社区发展作出贡献。我们确实低估了博物馆在缓解经济转型冲击方面发挥的作用。我们也应该更准确地看待和评估这项工作的价值。文化机构在提升我们生活的同时,也急需我们对其角色转变提供支持。
                                       
               

(马若星 译自美国博物馆联盟杂志《博物馆》11-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