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吸引慈善捐赠的秘诀

news_publish_date: 
2018-10-31 14:46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筹资团队

  源源不断的捐赠流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这引起许多人的疑问:这家博物馆是怎么做到的?秘诀便是:一点艺术、一点科学加上些许炼金术。

  2014年的秋天,珍妮弗•莫兰(Jennifer Moran)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办公室里接到了博物馆观众服务中心的电话。来自堪萨斯州托皮卡(Topeka)的小格伦•斯沃格(Glenn Swogger Jr.)医生到了芝加哥市,想来博物馆参观。格伦医生现已八十有余,年轻的时候曾在芝加哥住过一段时间。负责博物馆筹资和大额捐赠的执行总监莫兰说:“他热爱艺术,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二人漫步展厅时,莫兰仔细考虑了当时的情况,她回忆道,“我认为,‘这位绅士感兴趣的并不仅仅只是今天的展览’,我想真正的机会可能就摆在眼前。”

  接下来的18个月里,莫兰开始花时间接触了解斯沃格和克莱尔这对夫妇。莫兰曾前往托皮卡拜访过夫妇二人,斯沃格到访芝加哥期间,莫兰便负责接待。她了解到,斯沃格夫妇正在考虑如何为艺术界贡献一笔遗赠,用作慈善事业。具体来说,格伦•斯沃格希望这座城市的青少年能像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样,享受博物馆带来的乐趣。2016年11月,斯沃格夫妇创立的紫荆基金会(Redbud Foundation)向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捐赠了足额资金,确保未来25年内 18周岁以下的芝加哥儿童可免费入馆参观。这是斯沃格夫妇首次向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提供捐赠。

  作为芝加哥市的大型募捐机构之一,上述情形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屡见不鲜。1991年以来,美国《慈善纪事报》便根据机构所募得的私人基金总额,对美国境内的非营利组织进行年度慈善400强排名,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是唯一一个经常榜上有名的芝加哥地区文化组织。

  今年,珍妮特(Janet)和克雷格•杜乔索斯(Craig Duchossois)无条件向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捐赠了5000万美元,董事会主席罗伯特•利维(Robert Levy)及其妻子黛安•冯•施莱格尔•利维(Diane von Schlegell Levy)则捐款2000万美元。2017年3月, “迪灵家族展览馆”(Deering Family Galleries)项目启动,耗资1000万美元,全部费用由捐赠人承担支付。博物馆曾为其新馆“现代之翼”(the Modern Wing)筹资高达4.12亿美元,2009年该馆正式开幕,并完成全额支付。除去会费以外,芝加哥艺术博物馆2016财年的筹资总额为6800万美元,2017财年为3800万美元,2018年为1.08亿美元。

  博物馆是如何募得众多捐赠的呢?博物馆的筹资团队共有40名成员,在对其中的6名成员进行访谈之后发现,秘诀就在于一点艺术加上一点科学,再加些许炼金术。

  “这些捐赠其实都源于不断的沟通与对话”,该博物馆负责筹资事务的外事高级副主席伊芙•杰弗斯(Eve Jeffers)说道,“我们很少会去招揽拉拢捐赠人。”她还解释说,珍妮特和克雷格•杜乔索斯都喜欢收藏艺术品,珍妮特还是该博物馆的理事,两人同博物馆主席詹姆斯•朗多(James Rondeau)及博物馆馆长埃洛伊塞•W•马丁均为多年旧识。杰弗斯说:“主席的领导力让他们备受鼓舞。”2014年,这对夫妇的最后一笔捐赠高达300万美元,使得博物馆指派了馆长级别人员负责版画和绘画部,这一资金也大大推动了版画及绘画部的采购与研究工作。 

  总部位于芝加哥、为非营利组织提供顾问服务的坎贝尔咨询公司(Campbell)首席执行官彼得•菲辛格(Peter Fissinger)说,八位数的大额捐赠“不会从天而降。几乎每一笔捐赠,不论是100万美元、1000万美元还是1亿美元,都是长年累月沟通交涉的结果。”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齐心协力,对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捐赠进行管理,寻求发展新的基金会扶持和企业赞助商,同时兼顾服务好博物馆的94,000名会员。会员的捐赠额度从105美元到25,000美元不等,2017财年,会员捐赠总额为1000万美元。会员享受的额外福利包括整修翻新的会员休息室,今年晚些时候还会新建一个网站,以便会员和所有访客能够更加轻松便利地在博物馆内进行参观。负责个人捐赠的副主席艾米•凯瑟琳•艾伦(Amy Katherine Allen)及其下属员工走遍整个博物馆,试图制定行之有效的参观攻略,方便会员在这栋多层建筑空间内参与和欣赏各种讲座和特展。艾伦称所属部门做出的这种努力实质上是热情好客的体现。她说道,“参观博物馆就像去餐厅吃饭用餐,属于日常生活中的小憩与消遣。”

  大额捐赠的筹资与获取需要耐心。莫兰说,“捐赠人的时间线就是我们的时间线。” 关键在于弄清楚捐赠人进行慈善捐赠的初衷是什么,是承担日常开支,如杜乔索斯的捐赠,还是像爱丽丝•拉珀特(来自欣斯代尔的一名法国教师,于2010年逝世)一样,捐出六位数的遗产,用于支持法国艺术的发展。还要四处寻找资金来源,甚至包括从海外获取资金支持。就拿2015年举办的克里希纳(Krishna)绘画展“上帝之门”(Gates of the Lord)来说,在遭到芝加哥地区几位潜在捐赠者的婉拒之后,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在印度找到了主要赞助方,即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及其夫人尼塔(Nita)。

  过程当然不会总是一帆风顺。Yelp是美国的一个大众点评网站,于2015年在芝加哥设立办事处,博物馆官员花了3年时间才将Yelp发展成企业合作伙伴。下一个合作伙伴又会是谁呢?运气好的话,就是亚马逊。该博物馆负责机构关系的执行主任乔治•马丁(George Martin)祈祷电商巨头亚马逊会在芝加哥再设一个总部,他还希望总部会有人对艺术感兴趣。马丁说道,“如果没人感兴趣的话,可能需要花20年的时间才能改变这种局面,”他还补充说,“不论是通过艺术,还是借助博物馆的历史,总有一条路行得通。”他还说,“就像约会一样。你要去了解一个人,你必须学会倾听。”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多年来一直备受市内富豪青睐,收到众多捐赠,这些捐赠对于资金筹集至关重要。詹姆斯•艾伦(James Allan)是负责计划性捐赠和特殊捐赠的执行理事,同时也是一名从业经历长达二十年的博物馆资深员工,詹姆斯会带领筹资团队的新成员开启一趟博物馆的慈善之旅。这一环节将近4到5个小时,分3到4天完成,过程中彰显了集资的一个重要途径:知识。杰弗斯说道,“捐赠者希望你对他们有所了解。” 活动管理与信息战略副主席克里斯蒂娜•普拉夫斯基(Christina Pulawski)有助手专门负责保存和管理会员及捐赠者的相关信息,包括:他们是谁,相关捐赠记录以及他们与博物馆之间的互动。她还说道,“最重要的是能够简明扼要说明某人与博物馆之间的往来渊源。” 克里斯蒂娜所在的部门还负责捐赠的记录、接收和确认。

  谈到对捐赠者的衷心感激,杰弗斯和其他相关人士还指出博物馆内存在一种“感恩文化”,为那些慷慨解囊的捐赠人提供了多项优惠特权,其中包括:为捐赠人的孙子提供盔甲展厅的特别参观服务,或者与策展研究人员面谈捐赠者私人藏品的收购事宜。

  与此同时,筹资团队默默无闻地开展工作:与现有和未来潜在捐赠者会面洽谈、研究未来前景、同时培育感恩文化。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格伦•斯沃格何时到来。

  本文作者丽莎•贝尔塔尼奥利(Lisa Bertagnoli)。

                           
(马若星 译自Chicago Business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