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美国博物馆联盟未来中心:如何描绘不确定的2021年

news_publish_date: 
2021-02-03 15:16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图片来源:Unsplash网站 

  我一直希望所有人新年快乐! 2020年逐渐远去的背影,让我感到如释重负。欢庆新年的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新年胜旧年”其实是一个非常低的标准,同时,我们还将要直面接下来几个月艰难的时光。基于此,今年我将聚焦于以下两点:首先,在疫情持续影响之下,帮助博物馆制定出最好的可行性方案;此外,我也希望能帮助博物馆减少其员工、社区和机构的损失。这就要求我们利用工具、更新方案以及新闻发布等形式来探寻博物馆和其他机构所适用的战略方针,从而确保博物馆在面对2021年的挑战的同时,能够合理调动资源、平稳顺利地航行。

  首先,我希望大家能首先注意到史蒂芬·伍克(Stephen Wuker)最近发表在《福布斯》(Forbes)杂志上的一种规划分类工具——“不确定性矩阵图(uncertainty matrix)”。此矩阵可以通过分析事件中相关信息的可用性、风险的不确定程度或假想的有效性等因素,将不同的事件分列入不同象限之内。此坐标系分出的四个象限,就是人们所称的:知道自己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以及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史蒂芬·伍克(Stephen Wuker)提出的“不确定性矩阵图(uncertainty matrix)”,此坐标轴中根据数据量大小(竖轴)和风险与假象的不确定程度的高低(横轴)将事件分为了四种类别。

  我必须承认这些命名很糟糕,显得滑稽,没有记忆点,也让人看不懂。(相比之下,“合理性之锥(Cone of Plausibility)”这个未来学派的术语,就显得有趣、浅显且醒目)。除上文提及之外,还有几种方式可以用来诠释这些分类。下面我会展示几个使用场景规划的例子,并且结合博物馆在来年将遇到的相关问题和挑战,将不同的场景划归入四个象限中。

  知道自己知道

  如果你明确了解一个议题的重要性,并且你有评估其地位和影响力的相关数据,这类议题可以被划入“知道自己知道”的分类中。以博物馆行业为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博物馆的短期财务状况。评估短期财务状况,你可能需要以下数据:

  ·剩余储备资金可以运营的时间(以月计);
  ·基于计划的活动和业绩数据预测的短期收入;
  ·承诺的捐赠和赞助合约;
  ·博物馆的开放及员工雇佣计划以及展览和活动的安排(当然,如有变化,数据将进行修改)。

  “知道自己知道”这一范畴内的问题,还应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考量:

  ·你手头的数据是否足够及时且精确?
  ·你是否可以通过与其他组织达成合作,进一步扩展和完善手头的信息?
  ·这些已知的事实将如何影响你的战略规划和决策部署?

  知道自己不知道

  另一方面,总有一些事情你明白它非常重要,但仍需要你进一步收集、挖掘和分析更多的信息来提高事情的可执行度,这些就属于“知道自己不知道”类别。就当前的局势而言,在“知道自己不知道”板块,博物馆可以列出一张超长清单,例如:

  ·捐赠者及会员来年向博物馆捐款或继续给予支持的意愿程度;
  ·社会限制令放宽后,观众何时才能回归舒适观展的状态;
  ·基金会来年拨款的优先顺序;
  ·政府放宽或解除博物馆参观限制令的时间线;
  ·境内及境外旅客参观量回升的时间线;
  ·馆员及志愿者注射新冠疫苗的意愿度。

  博物馆需要通过系统性地搜寻已有信息和整理新数据来搭建一个从“知道自己不知道”转化到“知道自己知道”板块的信息转变系统。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间,许多重要的“知道自己不知道”事件的未知性会延续一段时间,例如:疫苗将如何在你的社区内推广、限制令何时被放宽、联邦或州政府将提供怎样的财政减免政策等。博物馆需要确认搜集这些有效信息的可靠路径,同时,定期监管这些路径中的信息资源。

  不知道自己知道

  这一个分类尤为重要,因为它将使机构中的管理盲点显露出来。“不知道自己知道”分类指的是那些因为错误假设或者对确定性判断失误从而低估或漠视的某些重要事件。确知这些事件的信息可能早已存在,但你可能低估了这些已知信息的重要性,例如:

  ·博物馆一直有其观众、会员和捐赠者年龄信息的大数据,但博物馆却一直假定这种年龄分布是恒定不变的。换言之,博物馆简单假定,观众在年轻的时候参观博物馆的次数越多,在年老之后也会捐赠的越多。但是,通过分析全美的艺术参与或慈善数据,博物馆会发现这种设想的真实性存疑。
  ·你的机构可能有意或无意地设想过疫情“恢复”后,博物馆可以反弹至前疫情时代的现金流。但这种设想极有可能是不合适甚至不可能的。你可能会获得有关政府资助趋势的非常可靠的数据,但在疫情后,来自政府的资金很可能受到地方税收的减少和地方开支优先级变化的影响而锐减。博物馆需要批判性地审视长期收入和支出的潜在变动,从而及时调整商业模式以适应后疫情市场的变化。
  ·博物馆的新建和翻修计划一般需要为公众提供50年甚至更长的服务期,但是其设计却往往是基于当下的实际情况和观众需求来制定的。从长时段而言,一些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例如洪水、火灾、气候变暖)可能需要博物馆至少在基础功能的设计上进行调整,甚至可能迫使博物馆改迁地址。而通过研究气候变化的多样影响,博物馆可以在规划设计之初就尽可能将新建筑物生命周期内的需求考虑到位。

  对于你手头正在进行规划设计的计划,你需要自检自查那些假设的确定性,从而将事件发展中的盲点提前根除。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最后一种分类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由日常规划之外的、始料不及的问题和事件组成。用未来派的术语(futurist terms)来说,他们被划归到合理性之锥(Cone of Plausibility)的外层边缘。新冠病毒的流行已经向人类证明,人们有必要花一些时间来考虑那些将极大重塑世界的不可能事件。机构需要通过所谓的未知场景想象和探索潜在的破坏性事件带来的后果。就博物馆而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可能包含以下情景:

  ·假如变异新冠病毒或一种完全新型病毒的传播导致2021年或2022年产生第二波大流行病疫情。类似的事件不仅会延长当前的财务危机,同时还会引发不同领域长期的改变:其中包括艺术和文化领域的参与程度(访问量、线上内容的消费)、教育基础设施的建设、雇佣率和慈善参与度。
  ·私人和慈善基金会将大笔款项从艺术和文化领域转向满足人类核心需求的基础服务领域。
  ·如果按照预测的那样,新冠疫情大流行使一些核心城市出现人口空心化,工人被重新分配到郊区和更小的城市,那么人口数据将可能产生重大变化。(这一趋势最初可能是被远程办公常规化所致,但由于小企业和艺术组织的大量流失,城市中心的创意和文化生活功能所遭受的侵蚀也因此加速。)

  我鼓励你们与同事、员工和董事会分享这篇文章并共同探讨组织中的不确定性,邀请他们依据机构特点来修改和增补列表中的内容,以使此表能为您的机构服务。在不确定时期,意识到我们认知的局限性对制定成功的策略非常重要。

  在2021年,我很期待与大家在会议、在线研讨会或个人业务中以工作坊、谈话或约见的方式就这次演讲涉及的议题或更多的规划分类工具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来自于(疫情后)未来的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梅里特
美国博物馆未来中心主任

(郭欣佩 译自美国博物馆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