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美国博物馆联盟发布2017年理事会领导力报告

news_publish_date: 
2017-06-12 15:04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2017年全美博物馆理事会领导力报告》

  2016年秋,美国博物馆联盟与理事会资源(BoardSource)联手完成了一项全美博物馆理事会运行情况的调查。该调查以该机构著名的系列报告《带着目标向前:美国非营利机构理事会实践指南》为模板。20多年来,《带着目标向前》报告已成为了人们理解非营利机构如何治理机构的重要资源与工具,提供了全美非营利机构理事会决策、实践和运营的最新概况。通过《2017年全美博物馆理事会领导力报告》与理事会资源的《带着目标向前2017》,博物馆可以参考其他的博物馆以及1300多个非营利机构来评估自身的治理实践。

  此次调查问卷共两个版本:一份针对博物馆馆长,包含了有关博物馆理事会政策与实践的100个问题;另一份针对理事会主席,包含了42个问题。

  本次问卷调查覆盖861位博物馆馆长和841位博物馆理事会主席,报告主要发现以下7个方面问题:

  1.博物馆理事会绩效与其他非营利机构基本持平。从使命的理解到根据目标评估绩效等16个类别的理事会绩效上,博物馆理事会和其他非营利机构一样,平均得分为B-,尽管还有很大的提升的空间,但所有类别都达到了及格。

  2.博物馆馆长和理事会主席都认为理事会的多元化与包容性有助于推进博物馆的使命,但却没有采取相应的行动。报告显示,调查中近半数的博物馆理事会(46%)全部由白种人组成。而绝大多数的博物馆馆长和理事会主席都认同,在“促进机构对公众立场的理解”,“理解博物馆观众”,“为新问题制定创意性的解决方案”,“站在更广阔的角度看待环境的变化”等方面,机构的多元化与包容性显得至关重要。然而,仅10%的馆长表示,他们的理事会已制定行动计划让机构变得更加包容,而对机构使命的热爱、与公众的联系以及筹资能力是机构招募理事最为看重的3点。

  3.大部分的博物馆理事会未评估自身的绩效。70%的理事会未撰写正式的自我测评报告来评估绩效。尽管大部分受访者都赞同理事会自我测评是一个最佳的办法,但过去2年仅16%的博物馆理事会采用,而在其他非营利机构中,比例达到了48%。

  4.三分之二的博物馆馆长表示他们的理事会对馆长的工作满意度有较为积极的影响。另外,在与馆长构建富有成效、建设性的合作关系上,理事会主席普遍得分较高(61%获得了馆长给予的A,23%获得了B)。

  5.80%的博物馆在监管有可能影响机构的法律法规问题上给自己评为C。对于地方、州、联邦政府政策对机构的使命传播与资源的影响,仅28%的博物馆馆长在这一方面进行了监管;仅28%的馆长代表机构、博物馆界或非营利机构向决策者发表了意见。

  6.博物馆理事会主席对出席筹资活动表示非常适应,但总体来说,筹资是理事会业绩中最需要提升的一环。超过半数的理事会主席表示自己参与筹资活动、个人捐赠、发放名片、面对面的会见潜在的捐赠者等活动都非常适应。然而77%的主席与75%的馆长都同意筹资是最需要加强的领域。

  7.博物馆理事会经常召开会议,但理事的到会率却较低。73%的博物馆理事每年开会5次以上,但是会议到会率却较低:25%的理事会出席率90-100%;51%的理事会出席率85-89%;21%的理事会出席率50-74%;2%的理事会甚至低于50%。尽管77%的理事会主席认为,会议组织效率高,但是仅27%的主席认为,理事会会议应主要关注战略与政策而非具体的运营问题。

  结论

  让理事会变得更强大、更有效率需要持续的努力。87%的博物馆馆长和主席认为机构在实现目标这一方面表现良好或非常好,这是后续发展的扎实基础。所有的问卷调查对象都对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

  这份报告对我们思考如何继续前进具有参考价值。尽管参与调查的博物馆处在发展的不同阶段,但仍可以利用突出优势来提升整体绩效。

  1.从“人”开始。
  关注理事会的人员组成结构,特别是有关多元化与包容性的方面。调查报告显示,人们对包容的重要意义与益处的看法高度一致,但如何让机构更具包容性却遇到了现实的阻碍。为了增加机构的多元化与提升包容性,机构的领导人——博物馆馆长需和理事会一起合作,作出承诺。

  2.努力提高绩效。
  通过理事会的自我评估,就能够达到A的结果。既然稍加努力就能获得A,那为何接受B-的结果呢?本报告提供的数据可供博物馆自我评估、定位趋势、或明确机构有哪些亟待加强的方面。自我评估可以让理事会退后一步,抛开日常繁冗,深切反思理事会是否履行了职责。机构可以利用评估结果作为提升理事会的助推器,就个人和集体的责任与期望达成共识。

  3.筹资不要懈怠。
  虽然筹资策略由馆长、员工与理事会共同制定,如果理事会能积极参与,将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不要想当然地认为理事一定知道如何参与。早期介入,从理事会招聘就开始宣讲。在职前培训时加深理事对机构期望的理解。理事入职后,提供跟踪教育与培训的机会。其次,提供实践的机会以让他们更好地适应工作。邀请理事们加入由经验丰富的员工和理事组成的团队,与潜在捐赠人面对面交流,为他们提供如预测前景的研究数据之类的信息,提前排练会议进程、向捐赠人展现符合他们期待的愿景、以及学习遭遇拒绝后的回应技巧。

  4.为机构的使命发起倡议。
  博物馆和其他非营利机构一样在充满竞争的环境中生存,从广义上看是竞争资源,具体则是争夺经费。一个强大的理事会领导层会创造环境以实现机构的使命。因此,理事们需要清楚地了解影响机构的公共政策。他们还需清楚理事会所肩负的倡议职责,利用机构的支持与资源做好宣传工作。成功的倡议需要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尽职尽责地守卫我们的使命。

  5.参加会议!
  为何不争取实现100%的到会率?精心组织的会议往往是奇迹发生之地。在这些会议中,理事们行使自己作为决策者的职责,确定方向,做出大大小小的决定。在会议中安排一些涉及信托、战略政策和运营的工作,让理事成员在会议结束时能获得真正的成就感和个人满足感,这样他们会乐意继续参加下一次会议。

(谢颖 译自美国博物馆联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