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没有游客!意大利人重新发现他们的博物馆

news_publish_date: 
2020-08-12 15:14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在意大利博物馆长达3个月的闭馆后,当地人开始在没有游客打扰的情况下享受博物馆的珍藏。

  在罗马,即便没有红地毯,一群摄影师仍不停地按动快门,吸引他们视线的正是梵蒂冈博物馆在疫情闭馆后迎来的第一批观众。

 

梵蒂冈博物馆在闭馆近3个月后首次开馆,人们正在博物馆内西斯廷教堂内参观。

  由于意大利跨区旅游限制将一直持续到周二,因而当天来参观的基本都是当地人。这是很多罗马人梦寐以求的体验:在没有观光客的场景下参观世界上最伟大、最受欢迎的博物馆。去年这座博物馆吸引了近700万游客。

  统计学家西蒙娜•托蒂表示虽然她多年来一直居住在罗马,但是碍于“过多的观众”一直没有机会亲眼目睹西斯廷教堂。”

  通常从梵蒂冈城墙到博物馆入口的排队往往长达一英里,尽管网上预约订票系统缩短了参观的队伍,但许多罗马居民仍然被拥挤的人群吓到。托蒂谈道:“通常博物馆非常拥挤,我们简直无法欣赏任何藏品。”

  她还说道:“终于,在罗马的生活不再是一个障碍。”

 
观众正参观罗马竞技场,现在每15分钟只能允许14人入场

  在城市另一端的罗马竞技场也在周一重新开放,玛格丽特•博拉孔娜和她十几岁的女儿正在享受一场没有观光客的导览讲解,现在罗马竞技场每15分钟只允许14个人入场。

  罗马竞技场是意大利最受欢迎的景区之一,去年接待了750万游客,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当地人都对它敬而远之。博拉孔娜女士谈道:“在这里排队的人数、以及里面的游客数量对于我来说这简直无法参观。”她从小学开始就没有再去过竞技场了。她说道:“我们现在要珍惜机会,多去参观这类景区。”

  但是尽管当地人热衷于重新探访自己国家的古迹,但各大文化机构的负责人仍然担心门票销售锐减所带来的收入损失。

  庞贝考古遗址的负责人马西莫•奥萨纳(Massimo Osanna)谈道:“很显然这是个灾难。”这个遗址景区去年的参观人数为400万人,其中在5月的一天就曾有4万人参观。

5月26日的庞贝考古遗址。每天这个景区只允许400名游客参观。

  直到下周二,博物馆都只会允许400名游客参观。奥萨纳先生谈道,上周四仅有250名游客,“简直像一幅超现实的画面。”

  “我们去年所做的预算在今年难以实现,今年我们可能无法实施原有的一些计划。现在我们的重心是那些不得不实施的项目,比如日常的维护。”

  博尔盖塞美术馆(Borghese Gallery)的馆长安娜•珂丽娃(Anna Coliva)在采访中用到了“灾难”这个词语形容博物馆今年的收入损失。疫情前博物馆每天可接待2000名游客,现在只能接待400人。珂丽娃表示:“我们每个月在门票、活动和版税上的损失达到50万欧元。”她已在博物馆工作了25年,并将在本月退休。

  接下来的1个月对罗马国立21世纪美术馆(MAXXI)将会非常艰难。该基金会主席乔万娜•梅兰德里(Giovanna Melandri)周二表示:“目前的闭馆措施给博物馆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这将会影响到很多意大利人的生计。”

  位于佛罗伦萨的乌菲齐博物馆于周三开馆,博物馆最受欢迎的作品(包括波提切利、弗朗切斯卡、米开朗琪罗、拉斐尔和卡拉瓦乔)前地板上都粘贴了提示,确保人们保持社交距离。博物馆也已将同一时间段可接待人数由900降为450,且导览参观人数限制在10人以内。

 
周三,游客在乌菲齐博物馆开馆的这一天前来参观。

  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乌菲齐博物馆的馆长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表示:“真希望乌菲齐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尝试的悠闲旅游可以成为未来的旅游模式。”

  馆长向佛罗伦萨的记者们表示,乌菲齐博物馆馆在闭馆的85天内损失了近1200万欧元,差不多1350万美元。

  在疫情开始前,罗马竞技场每天可接纳2万观众,限制650人参观让游客在周一的体验无比放松。竞技场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样一个“缓慢的、更加有觉知的旅行”是 “正确的景区打开方式”。

  她表示,通常来说罗马竞技场是“意大利和罗马的标志”,现在“被游客攻陷了”,而且他们“可能不了解自己探访的这个地方的重要性。”

  但负责罗马竞技场的政府官员费德里卡•里纳尔迪(Federica Rinaldi)表示:由于该遗址的收入也用于给其他几个历史遗迹的拨款,所以收入的减少将会成为巨大的损失。

  如果说梵蒂冈博物馆通常被游客包围那简直是轻描淡写了,梵蒂冈博物馆的馆长芭芭拉•贾塔(Barbara Jatta)表示,旺季的时候每天的观众可多达29000名,而现在每个小时只允许几百位观众参观。她说:“我们现在开始想念之前的人潮了。”

  她说博物馆的损失不仅是现在门票的费用及销售的损失,还包括梵蒂冈2020年的退票费用。

 
周一,观众在梵蒂冈博物馆中欣赏拉斐尔的名作《雅典学院》

  为了纪念拉斐尔逝世500周年,梵蒂冈博物馆本计划在馆内挂有拉斐尔挂毯的展厅中安装新的照明设备,并于4月20日重新对观众开放。同时计划开幕的是最新修复的君士坦丁音乐厅,这周一观众终于可见这座大厅崭新的面貌。

  坎贝尔一家是瑞士居民,但过去的3年在罗马定居。他们是首批获准参观西斯廷教堂的30人中的观众成员。这座教堂在疫情前十分拥挤,以至于保安们用大部分的时间让挤成沙丁鱼罐头般的游客保持安静。

  坎贝尔夫人说:“这体验简直太棒了。”去年夏天,一位朋友从瑞士来参观,她在展厅中被来回驱赶,以至于都没有机会去欣赏《创世纪》。

  住在罗马的核物理学家瓦莱丽•钱伯特在参观梵蒂冈博物馆后谈道:“我们这会儿所看到的没有游客的罗马是非常罕见的,这对于酒店和餐厅来说确实是非常可惜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居民来说简直太棒了。”

  本文发表于6月3日的《纽约时报》。

(李雨阳 译自《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