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商业与典藏: 今日博物馆万象

news_publish_date: 
2018-05-31 10:44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英国19世纪著名的艺术和社会评论家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曾写道:“博物馆真正的功能,在于展现自然的心旷神怡和人类社会里的英雄主义。”

  21世纪的博物馆已经有所改变。如今,博物馆尝试着让展览体现出比维多利亚时期更为丰富多元的社会形态。博物馆也成为了一种旅游“目的地”,利用永久收藏、特展、咖啡厅和纪念品商店,在旅游业全球化时代尽其所能吸引更多的游客。

  《艺术新闻报》(The Art Newspaper)上个月公布了2017年博物馆观众人数调查结果。巴黎卢浮宫(The Louvre)拔得头筹,捍卫了自己长期以来世界最受欢迎博物馆的地位,去年吸引游客高达810万,比位居第二的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高出近4万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排名第三,游客总数为670万人次。

  就观众总数而言,调查中表现突出的是路易•威登私人基金会在巴黎举办“现代艺术的象征:舒金作品收藏展(Icons of Modern Art: The Shchukin Collection)”。据《艺术新闻报》报道,这场展览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吸引了120多万名观众。

  由亿万富翁、私人收藏家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创建的博物馆竟然举办了这样一场规模宏大的展览,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超级富翁不惜重金,购进艺术品以提升自身地位,导致艺术品价格一路飙升,同时许多文化机构面临国家资金扶持大幅削减的危机。因此,私人收藏家在博物馆界的影响力日益壮大。

  美国瑞银集团(UBS)私人财富管理部门负责人约翰•马修斯(John Mathews)表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私人收藏家在博物馆董事会任职,将收藏品借给博物馆展出,伴随艺术领域全球化趋势的深入发展,以及大型营利展览的兴起,各大机构也对上乘佳作展开日益激烈的争夺。”

  马修斯先生还补充道,“客户的收藏习惯同他们的嗜好密切相关。亿万富翁渴望回馈社会。”

  亿万富翁加入博物馆董事会可能制造紧张局势,但同时也能提供解决方案,尤其是在展览项目日益多样化的背景之下。

  上个月,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宣布,“由于创意上出现分歧”,博物馆决定同其首席典藏策展人海伦•莫尔斯沃思(Helen Molesworth)“分道扬镳”。

  此前,莫尔斯沃思女士策划组织了非裔美国画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和巴西艺术家安娜•玛丽亚•马奥利诺(Anna Maria Maiolino)的作品展览,好评如潮。《艺术新闻》报道称,今年1月在洛杉矶加州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莫尔斯沃思女士对当代艺术博物馆董事会中的过度白人化倾向提出了批评。

  两个月前,在旧金山的一次访谈中她提出了类似观点。莫尔斯沃思女士说道,“博物馆理事会中的富人越来越多,他们既不是慈善界人士,也不属于文化圈。” 《艺术新闻》援引她的话说到,“通常,他们要么从事金融行业,要么就是富家子弟。”

  当代艺术博物馆董事会由洛杉矶收藏家莫里斯•马西亚诺(Maurice Marciano)担任联合主席,其成员还包括各大富裕收藏家,如史蒂文•科恩(Steven A. Cohen)、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和维克多•平丘克(Victor Pinchuk)。

  来自洛杉矶的画家马克•格罗特雅恩(Mark Grotjahn)也是董事会的一员。当代艺术博物馆原计划于五月为其举办一场募捐盛会以表敬意,但由于争议不断,格罗特雅恩先生于二月份退出了这一活动。

  《纽约时报》邀请莫尔斯沃思女士就此事发表见解,但没有收到回复。

  “部分负责人正在努力打破陈规,将不同性别群体和少数族裔纳入其中。”纽约一名艺术顾问丽莎•希夫(Lisa Schiff)如是说。她在洛杉矶也设有办事处,客户多为博物馆董事会成员。她还补充道,“但通常情况下,虽然并不总是如此,这就意味着同董事会成员的藏品产生冲突。”并指出,有些董事会成员主要关注白人男性艺术家的作品。

  “我们面临着艺术历史问题和市场问题纠缠不清,”她补充道,“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时期。”

  对博物馆而言,购买金额较大的藏品主要依靠捐赠或借款,因此,吸纳财力雄厚的董事会成员、理事和赞助人至关重要。大规模的藏品征集能够吸引更多访客,反过来又能拉动收入增长。

  西雅图艺术博物馆(the Seattle Museum of Art)展出了让•米歇尔•巴斯奎特1982年的画作《无题》(Untitled),展览的头12天里就吸引了1.3万多名访客,比借展前的预计人数高出56%。成人票的建议售价为19.95美元,观众得以一睹这幅骷髅头画作的风采。今年5月在苏富比拍卖行,这幅画以1.110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成为轰动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

西雅图艺术博物馆(the Seattle Museum of Art)展出了让•米歇尔•巴斯奎特1982年的画作《无题》(Untitled)。

  这幅画作最终由日本亿万富翁前沢友作(Yusaku Maezawa)收入囊中,他为这幅画作策划了全球巡回展览,最新一站就是西雅图。此幅画作之前曾在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the Brooklyn Museum of Art)展出,八月份将前往欧洲举办展览,具体地点待定。

  在西雅图艺术博物馆的新闻发布会上,友作先生说道:“距离不该限制我们,也无法约束我们。”他还强调,在他心目中这幅作品已然成为一种“目的地”艺术品。

  我们甚至可以更有底气地说,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同样也是这种类型的作品。这幅作品于去年11月以4.503亿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了拍卖价格新高。关于阿布扎比卢浮宫(the Louvre Abu Dhabi)是如何斩获这幅作品的,细节尚不明确。阿布扎比卢浮宫由让•努维尔(Jean Nouvel)操刀设计,于11月11日向公众开放,尽管这幅作品展出的具体时间尚未公布,一旦展出,该博物馆的观众人数将直线上升。届时,卢浮宫在法国展出了世界上最珍贵的画作——《蒙娜丽莎》,在阿联酋展出了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将会成为独树一帜的品牌标志。

于11月11日面向公众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将会成为列奥纳多•达•芬奇名作《救世主》的新居所。

  各大顶尖博物馆竞相举办引人注目、博人眼球的各式展览,想方设法在商业利益和文化多样性之间达成平衡,而同时,观众不得为此付出越来越高的成本。

  尽管英国公共博物馆的永久陈列面向公众免费开放,但是要想去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观看一场不容错过的展览“毕加索1932——爱情,名望,悲剧”(Picasso 1932 — Love, Fame, Tragedy.),就需要购票进入,一张成人票售价为22英镑,约合31美元。长期以来,英国各大博物馆小心翼翼地将展览的门票价格控制在20英镑以下。

  自3月1日起,纽约州以外的居民必须支付25美元门票才能参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已经面临预算赤字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目前正在筹建新展厅,耗资至少4.5亿美元,用于新入藏的或他人捐赠的现当代艺术品。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图中壁画装饰由尼日利亚裔美国艺术家阿库尼利•恩吉迪卡•克罗斯比(Akunyili Njideka Crosby)所作。

  《艺术新闻报》创刊编辑兼主席安娜•萨默斯•科克斯(Anna Somers Cocks)在《艺术新闻报》300周年纪念版上写道,“在我看来,博物馆界效仿商界的扩张主义精神不是长久之计,可能滋生腐败,至少也会让博物馆偏离正轨,忽略了自己的主要任务。”

  但是,博物馆的主要使命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说博物馆的使命是以可负担的方式从学术的角度向最为广泛的群体展示最伟大的艺术,那么这项任务去年在日本就可能得以实现了。在短短3个月内,东京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展览“运庆:佛教雕塑大师”(“Unkei: The Great Master of Buddhist Sculpture”) 日均吸引访客高达11268人次,比巴黎 “舒金作品收藏展”的日均游客高出2342人次。该展览成人票的售价定为1600日元,约合15美元。

  因此,以日均观众数量来衡量,坐拥800多年悠久历史的宗教雕塑展览成为2017年世界最受欢迎的展览,即使是拉斯金可能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马若星 译自《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