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史密森博物学院发起内部改革 让博物馆成为儿童乐园

news_publish_date: 
2019-05-07 14:26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赫施霍恩博物馆专门为幼童设置的每周两次的故事时间,幼儿及家庭项目经理——蒂芙尼•麦盖蒂根正在为儿童和家长讲解“铆钉女工萝西”的故事。

  沿着赫施霍恩博物馆弯曲的走廊漫步,观众可以看到从地板到天花板布满斑斓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由层叠的纸、织物和细绳制成,延伸近400英尺,却很少有儿童在此驻足。任何一件作品都期待得到观众的触摸与关注。 

  但是,3月初一个寒冷的星期三早晨,20多个孩子的目光锁定在马克•布拉德福德的作品《皮克特冲锋》上,他们与作品保持着安全距离,旁边坐着父母和看护者,聆听关于这幅巨作的讲解。 

  蒂芙尼•麦盖蒂根对此感到宽慰和骄傲。她作为该博物馆的幼儿及家庭项目经理,正带领团队开设每周两次的游览项目,包括观察一部艺术作品,读一本与某件艺术品有关的书籍,以及让儿童自己创作艺术品。

 

霍米尔•怀特抱着他两岁的女儿茱莉安娜•怀特一起讨论“铆钉女工萝西”。

  每次参观开始时,麦盖蒂根将儿童和家长召集在博物馆的大厅,制定一些简单的规则。最重要的部分往往是每个孩子最想做的事情。

  她用一种温和但是威严的语气告诉孩子们,“当我们观赏艺术作品时,我们要用眼睛而不是双手。我们必须保证这些作品的安全,所以不能触摸。”

  当你想到史密森博物学院旗下的赫施霍恩博物馆,可能无法将它归类于适合带孩子去的地方。该博物馆始建于20世纪60年代,位于一座由混凝土制成的圆柱形建筑内,主要展出当代和现代艺术作品。麦格蒂自己是两个男孩的母亲,3年前,她来到这里时,发现这里为孩子们提供的项目很少。现在,除了其他活动外,每周还有两次故事时间。

  她表示,“我认为幼龄儿童完全可以理解当代艺术,他们充满想象力,并不是像成年人把艺术理解得那么复杂。我只是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去创建孩子真正感兴趣的项目。’”
 

  麦格蒂根在赫施霍恩博物馆的故事时间为孩子们朗读安德里亚•贝蒂的《罗西想当发明家》。她试图把这本书里的内容与博物馆的展品联系起来。

  博物馆的儿童项目是史密森博物学院不断发展和努力的方向,目的在于更好地满足儿童对艺术、艺术品和藏品的需求。 虽然史密森博物学院旗下所属的19个博物馆吸引了很多家庭来参观,但专家表明,特别吸引儿童的项目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的执行主任劳拉•韦尔塔•米格斯说:“对于如何吸引儿童我们有明确的教学方法。它反映了全人类的发展方式。这涉及到亲自参与学习、观察和动手实践。” 

  1901年,史密森城堡开设了第一间儿童展览室,自那以来,这便是史密森博物学院一直在学习和适应的一课。据《华盛顿邮报》当年的报道显示,这个房间的展品标识更简单:

  在此之前,世界上所有博物馆都会用对成年人来说都难以理解的术语撰写展品标识牌,而且……这对儿童而言太过专业化。儿童发育不成熟,一般的博物馆展览往往可以借此发挥优势,但是遍布展览中的专业术语使得这种优势不再。这是博物馆史上第一次,他们将使用普通名称,不再使用科学术语。

  但对史密森博物学院旗下的一些大型博物馆来说,超越这一点面临挑战。以自然历史博物馆为例,1974年,它开放了第一个专为10岁及以下儿童设计的“探索室”。这间名为Q?rius jr的房间最吸引人的特征之一就是——孩子们可以触摸和感受化石、贝壳、动物头骨和其他史前古器物。 

  探索室管理员卡拉•克拉克说道,“在1974年,动手学习和开放式学习是一个新概念,但实际上让孩子接触到真正的史前古器物是很有趣的。这是一种挑战;[史密森博物院不确定]这会带来什么结果。我们说过,‘我们要告诉孩子和这些家庭为什么有史前古器物,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它们,以及你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克拉克还表示让孩子们接触博物馆的真实藏品并与之互动,对于吸引他们和帮助他们学习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她补充道:“孩子不仅仅是小大人。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学习。以不同的方式搭建基础知识,以不同的方式构建想法。所以我们希望他们有机会提出自己的问题,并找到答案。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在赫施霍恩博物馆,塔拉•詹斯基 (左)和她两岁的儿子波地•奈加德参加故事时间之后的活动。

  更多相关策略也被逐渐广泛地应用到博物馆的展览中,如化石馆,在经过五年的翻新后,将于6月重新开放。博物馆的家庭项目经理盖尔•罗伯逊说道,新的目标是让家庭成员一起学习,让家长或工作人员不必在场讲解展品或回答问题,最大限度地减少现场的干扰。 

  她表示,“这真的就像一个游戏,我们离开现场,让家庭成员们一起学习,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这确实要花点心思去设计。”

  她说,这还需要克服史密森博物学院的固有问题。史密森博物学院成立时是一个研究机构、一个大型的艺术品和文物收藏库,其核心是展览内容而不是儿童。

  罗伯逊说:“儿童博物馆整体设计都是关于孩子以及孩子应该如何学习的内容。他们把玩耍作为孩子们学习的一种方式。作为一个享有盛誉的机构、一个以内容为中心的博物馆,我们对此有些抗拒。我们选择书的时候,必须特别关注书中的奇思妙想,因为我们不能让动物说话。我们的书需要通过科学家的审查,这确实有点难度。我们的工作就是将这个项目推进一点,展示孩子和家庭是如何一起学习的。科学家是内容方面的专家,我们则是观众方面的专家。”

  她补充道:“因此,我们找到了一种平衡的方法,既能真实地表现内容和科学,又能支持家庭、孩子共同学习。如果一个孩子想假装自己是海胆,他们就要通过表演来了解海胆是如何进食的。这就是我们所采取的方法。”

  自然历史博物馆还为青少年成立了一间新的“Q?rius”活动室。此外,美国历史博物馆还开设有适合0-6岁儿童的“韦格曼斯奇境”和适合6-12岁儿童的火花!实验室。萨克勒美术馆有“想象亚洲”项目,航空航天博物馆有天文馆和飞行模拟器。独立于史密森博物学院之外的美国国家儿童博物馆,将于今年秋天在位于联邦三角的新馆址重新开放。 
 

  故事时间结束后的活动上,聋哑人香织•健内(图右)正在和她3岁的女儿里亚• 开卡进行手语交流。在赫施霍恩博物馆,手语翻译奥德丽•巴斯蒂安(图左)帮助了许多为故事时间而来的聋哑家庭。

  在赫施霍恩,麦格蒂根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提醒孩子们不要触摸某些艺术品,并确保在她看管艺术品和工艺品的时间内,观众不能将任何可能损坏博物馆艺术品的违禁物带入馆内。(禁止潮湿物品,禁止剪刀。)

  但应对这些挑战就意味着要为博物馆找到新的观众群。一些项目——例如“手工早晨:加油!”这个在每周六开展的互动式儿童活动,与当前的“脉搏”展览联系在一起。该项目带来了父母和儿童观众,其中包括3个孩子的母亲塔拉•詹斯基,周三她带着3岁的儿子来参加故事时间。 

  她说:“我相信这会把人们吸引到这里来。你不想带你的孩子去艺术博物馆,因为在这里你不能碰东西,必须遵守规则,不能跑,也不能大声喧哗。因此,他们提供的这项服务可以让孩子们学会如何尊重艺术博物馆,我觉得这真是太棒了。”

(王文雅 译自wamu.org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