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博物馆讲故事之前请先倾听

news_publish_date: 
2020-06-12 10:32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倾听是跨文化和社会对话的工具

  倾听艺术似乎成为了我们时代的关键技能,这是为了回应“我们与他们”这种叙述方式,这种叙述方式不能把人类多样性纳入其中。我们呼吁跨文化对话,是想要把重心从只强调“民族性”上转移开——这并不是否认其重要性,与之相反,而是把“多样性”作为构建每个社会的基准面。“多样性”是建立归属感和共同公民目标、公共空间和对话平台的框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博物馆能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博物馆是文化和社会的调解人

  在过去十年间,针对博物馆与移民、难民或者避难者之间的关系进行过一些实验。尽管这些实验有所不完善,但展现出了巨大潜力。在评估“他者”的代表性时,也就是总结概括了移民的“他者”,分析机构或独立机构的工作非常重要。这些机构特别将倾听行为置于后殖民、性别和同性恋研究以及无障碍措施等更广泛的框架内。博物馆发起了旨在促进跨文化和社会对话,以包容少数群体(包括移民、难民、寻求避难者)的项目。这些项目今天仍能从音乐、表演、文学、博客、语言教学、公共历史等文化领域中借鉴经验。

  鹿特丹博物馆的多元对话

  鹿特丹博物馆就是一个案例,这座博物馆作为一个文化机构,通过倾听建立起跨文化和社会联系。当消息放出,鹿特丹博物馆总部前将有一个新的建筑工地开工时,该馆同意在博物馆旁边搭建一个预制建筑,作为餐厅使用。因此,该馆策展人有一段时间也和建筑工人一起吃午饭,大部分建筑工人是保加利亚人,策展人甚至还专门为此雇了一位厨师。这一案例的前提是如果博物馆的使命是成为“城市之馆”,那么便能更好地接触这座城市的居民。提出问题,然后倾听答案。

穆尔塔卡项目

  另一个案例是获奖的穆尔塔卡项目。这个项目是叙利亚战后由柏林的五家国家级博物馆共同提出的,之后被其他国际机构接纳采用。穆尔塔卡项目旨在通过训练难民成为博物馆导游而鼓励德国和叙利亚之间的跨文化对话。这些导游通过他们自己的职业视角诠释文物,以此为重心构建起他们的话语体系和参观之旅。同样,在这里倾听仍然最为重要:该项目基于一个深入的相互交流的过程,在这个不断增进理解的持续过程中,所有参加者相互分享和讨论自己对德国和中东文化历史的了解和认知。

  博物馆能否成为一个家园?

  博物馆如果不能倾听观众的不同需求,那么它的作用将会被削弱,直到最后变得无关紧要。反之,那些深入到社区中的博物馆则能成为许多人的临时家园,比如那些在私人或退休养老院里工作的护理人员,能在闲暇之余从为他们量身定做的项目中获益匪浅;那些想要获得所在国家公民身份的人也能在博物馆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像纽约的移民公寓博物馆(Tenement Museum)和纽约历史学会(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展现的一样,他们为员工举办了入籍归化仪式;对于国际留学生,这一点可以从威尼斯市民博物馆(Musei Civici di Venezia)和黎波里文化博物馆(Museo Popoli e Culture)为非母语人士开设语言课程中得以看出。

  博物馆还可以成为“邻里博物馆”,以地区图书馆的模式促进地区交流和凝聚力。地区图书馆通常扮演“前哨站”的角色,增强不同世代和不同需求之间的凝聚力,可以解决歧视和刻板印象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通常与多样性相互兼容,正如ABCittà设计的“反刻板印象工具包”所展现出来的一样。这个设计是由卡里波基金会(Cariplo Foundation)赞助,作为“博物馆和刻板印象”项目中的一部分而做出的。这一项目的建立意在支持针对博物馆中常见刻板印象的批判性研究,其中包括支持在工作、培训和专业团体中进行批判性观察和社会化的一系列活动。

故事工厂的项目

乌菲齐博物馆的故事工厂项目

  只有历史学家才能进行诠释吗?如果其他人也能发声的话,在何种情况下他可以提供不同的角度?最近的一次体验来自于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Uffizi Galleries)的“工厂故事”,该项目旨在增强诠释,向公众开放诠释的权力,而不仅是节选“想象中大众”的一部分。通过由老少两代在佛罗伦萨的意大利人和国际人士制作的播客,重新诠释了藏品中的12个作品。这些文本使得人们得以探索更多本不可能被发现的可能性。这些新的诠释由参与者以母语播出,或者由知名演员以意大利语播出,组成了针对“普遍视野”'的技术试验,这种视野下,之前基于时间和空间的想法融合成了一个普遍的横向维度。

  在当今时代,边界和围墙的作用一再被强调,无论是实体的还是隐喻层面的,都越发强调边界和围墙是实现“自我防卫”的唯一方式,但这种形式的“自我防卫”却是一种误解,这已然成为了时代特征。在这种情况下,博物馆可以起到更好地促进跨文化理解的作用,而不仅只关注安全问题。当公民权转换成了选举的武器时,倾听可以成为民粹主义的强力解药。在经济危机的时代,博物馆的预算急剧减少,因此更要专注于一种实践,也就是唯一能让我们从更强有力的社会联系开始,在未来设计出更好、更具相关性项目的实践。

  本文作者安娜•奇亚拉•西莫里(ANNA CHIARA CIMOLI),任职于ABCittà和意大利米兰大学(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Milano)。

(杜静雅 译自国际博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