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传递博物馆的社会影响力

news_publish_date: 
2017-06-30 16:19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Body: 

  本文作者吉姆•理查森(Jim Richardson)是一家创意机构负责人,为多家世界顶尖级博物馆打造创意方案。他帮助机构鼓励爱好艺术的观众走进博物馆,将虚拟参观变为实际的参观。2007年,他开始以“博物馆的未来”撰写博客,两年后组织了首届“未来博物馆”会议。以下为他撰写的文章:

  我希望博物馆工作人员相信他们产生的积极作用。他们改变生活,丰富社区的活动,让城市生活环境更美好。虽然业内经常讨论博物馆对社会所产生的积极影响,但我们却并不擅长与社会公众分享这方面的工作。

  我们当前的宣传给踏进博物馆大门的参观者一种感觉:博物馆仅提供一种体验。我们展示物品、艺术品,甚至沉醉其中的游客,都能吸引更多人来一探究竟。但是博物馆不仅仅是一个寓教于乐的场所,也不单单是为了增加人流量而上演华丽演出的甜蜜陷阱。

  难道博物馆的员工不认为他们工作的意义远胜于此吗?人们走进博物馆,难道不应该觉得他是在支持一个与自身价值观相符,一个令当地社区与众不同的机构吗?讽刺的是,博物馆总是掩盖自己的成绩或者认为别人都了解,而零售商们总是竭尽全力宣传自己为社会所做的贡献。

  今年2月份,耐克公司发起了一场新的活动,公开讨论不平等问题,鼓励人们寻求公正,无论是在法庭还是球场,都要尊重规则,同时将这种认识带到场外。而该活动中一件T恤高至35美元,而没有什么比昂贵的休闲装更能说明不平等了。

  一个月前,星巴克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宣布,该公司将在5年内雇佣10000名难民,以回应唐纳德•特朗普暂时禁止难民进入美国的命令。

  英国的肯可咖啡(KENCO)十分有名,不仅因其口感上乘,还因为在它的大力推动下,许多年轻的洪都拉斯帮派成员成功转型为独立的咖啡种植户。

  这些公司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研究表明,百分之六十的千禧一代更信赖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他们过去曾以“性”为噱头,现在则以积极参与社会为卖点。

  据未来博物馆(MuseumNext) 的调查显示,年龄在30岁以下的人认为参与社会活动的博物馆与他们联系更加紧密。因此,制定此类活动计划,在社区中开展有意义的活动,这些都是博物馆的价值所在。而这些不应该只体现在年度报告中,因为很少有人会去看报告,我们应该采取更为大胆的行动。

  博物馆接待处每个月除了显示人流量,还能展示出机构所做的社会贡献吗?能否在博物馆外悬挂横幅,展示本馆对社区的贡献,例如帮助照料痴呆症患者或困难青少年,而不仅仅是宣传展览?如果不能,是否至少可以把这些宣传内容放在机构的捐赠箱旁呢?
 
  

利物浦国家博物馆通过数据和事实报道展示其为当地社区所做的贡献。

  我们需要用讲故事的方式,向外界传达博物馆所做的广泛工作,而不是只会照顾边缘人群或像唱诗班一样说教。我认为如果博物馆效仿这些品牌的做法,就能让人们对博物馆有所改观。

  虽然我们不太愿意承认,但是的确有人认为博物馆不合大众口味,它专为白人和中产阶级服务。在社区及其周边宣传我们的工作,可以逐渐改变人们对我们的看法,也让之前对博物馆敬而远之的人有机会了解我们。这样一来博物馆为社会公益也做出了很大贡献,这是一个良好的发展势头。但仅仅采取社会行动仍然不够,我们还要呼吁更多机构参与进来。
                                                 
                                      

(柳青 译自Museumnext会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