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新闻】烟云尽态 ——湖南省博物馆藏《三希堂法帖》展今日开展

news_publish_date: 
2021-01-22 16:05
news_author: 
文/烟云尽态策展组 图/毕枫、金明
Body: 

2021年1月22日,《烟云尽态——湖南省博物馆藏<三希堂 石渠宝笈 法帖>展》正式对公众开放。这是我馆继“齐白石”艺术展、“齐家”明清人物画展之后推出的又一个书画艺术类重要展览。

《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始刻于乾隆十二年(1747),是清高宗弘历敕命梁诗正、蒋溥等人,历时七年,从内府著录于《石渠宝笈》里的历代书法名迹中甄编、摹刻而成。其中收录了珍藏在养心殿西暖阁“三希堂”中的三件乾隆皇帝的“最爱”——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和王珣《伯远帖》,因而得名。帖刻成后,乾隆于北海公园中特建“阅古楼”以储帖石,又题“烟云尽态”四字榜书及七言诗以附之,还刊刻《御制墨妙轩法帖》四卷续之,足见珍视程度。

《三希堂法帖》所收之帖,上起魏晋,下至晚明,几乎囊括了《停云馆帖》《郁冈斋帖》等明代丛帖内的所有墨迹珍品。一些原迹或毁或失,今天已无法见到,如钟繇《荐季直表》、王献之《送梨帖》、赵孟頫《纨扇赋》等,幸赖此刻“勾魂摄魄”之术,留存“下真迹一等”之貌。

此套法帖卷帙浩繁、鉴选严格、摹刻精良、规模宏大,汇集名家135位、法书340件、题跋200多段、印章1600多枚,分编32卷,刻石495块,镌字9万余个,堪称刻帖之翘楚,乃“艺苑之钜观、墨林之极轨”,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学术价值。

湖南省博物馆书画碑帖藏品丰富,不乏珍品。适值岁末年初,我们精心挑选馆藏《三希堂法帖》系列善本,策划本展,以飨观众。

我馆新馆2017年开放以来,三楼书画专题厅先后完成了齐白石绘画作品展、明清人物画专题展,但尚未举办过碑帖书法展。为回应社会公众对本馆丰富的碑帖藏品的期待,改进和丰富书画陈列,我们精心筹备此展。一是将我馆碑帖藏品及其整理、研究成果公诸于众;二是向社会公众作书法艺术、优秀传统文化的宣传和教育。

该展览是我馆三楼书画专题厅推出的第三个专题陈列,是建馆以来的首个碑帖书法展。策展团队耗费大量心血,仅文本的撰写就高达十万字,全篇幅通体撰写了释文和说明,包括印章、章草书、异体字、避讳、真伪、鉴藏、著录等各个方面。明知“多做多错”,知难而上,为的是尽我们的力量让每一位对书法艺术感兴趣的观众多一次亲近传统文化的机会。

同时为方便观众自助观展,策展团队设计制作了展品说明二维码,观众扫描二维码,即可进入微信导览页面,获取相关展品的介绍、释文和原迹图片。为使观众有更加良好的参观体验,策展团队挑选了特别重要或普通观众释读难度最高的草书类展品进行释文,以最不干扰观众欣赏展品原件为原则,将释文一一断行排版与展品对应,便于观众印证。为解决碑帖展品形制颜色单一、观赏性不够的问题,我们增添了碑匾、书房帖架、多媒体以及现场传拓等立体化展示方式和体验活动。为了说明书法和文字的变迁问题,特意制作体现“风”字的变迁的装置展品《风从哪里来》,以丰富展览形式,向观众展示历代字形、书体的变化。这一切无非都是为让观众有更加良好的参观体验。

第一单元  晋唐

晋唐书法涵盖了楷、行、草书的过渡、发展和兴盛期,奠定了后世各种书体的基本局面。这一时期名家墨迹存于世者凤毛麟角、无比珍贵,是历代公私收藏中的重中之重。清内府除继承明王室的遗产之外,又成批地吸纳了梁清标、孙承泽、安岐和高士奇等重量级私人藏家的藏品,造就了晋唐名家法书云集内府的盛况,从而为《石渠宝笈》《三希堂法帖》的编撰、刊刻打下了基础。

《三希堂法帖》的编排,一改以往官家刻帖多置“帝王书法”于帖首之旧制,尊崇书艺,遵循时代顺序,以钟繇《荐季直表》冠诸帖首。其所选书迹,绝大多数著录于《石渠宝笈》,并位列“上等”。如所选王珣《伯远帖》为现存最为可信的晋代名家法书,是风流“王谢”存世的唯一真迹,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而孙过庭《书谱》、唐摹《万岁通天帖》等也无一不是书史上的璀璨明珠。

第二单元  两宋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三希堂法帖》为此做了详明的注解。两宋享国320年,而该帖所收两宋法书达11卷,占全书篇幅的1/3以上。

该帖所选北宋法书,从名臣韩琦、范仲淹、富弼、文彦博、欧阳修、司马光到书法大家李建中、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的手迹无一遗漏,名帖坌集,基本勾勒了北宋书法的全貌。所选南宋诸家力求全面而略倾复古书风,其中以赵构、薛绍彭、吴说、吴琚为重,也不乏范成大、陆游、张即之和朱熹等诗人、名臣、大儒的书法手泽。而在两宋帝王书法的选择上,重高宗而轻徽宗,这应与乾隆皇帝的一贯审美旨趣甚或特殊政治诉求密切相关。

第三单元  元明

《三希堂法帖》编纂者意图通过法帖的编刻,呈现出他们所梳理和想展示的中国书法史及其发展脉络。元、明两朝去清不远,法书遗存丰富,也为他们的表述带来了便利。

因帝王喜好,清代早中期赵(孟頫)、董(其昌)书风盛行,“康、雍之世,专仿香光;乾隆之代,竞讲子昂”,这在帖中得到了充分反映。全帖所收135位书家中,赵孟頫法书的数量最多、篇幅最大,董其昌紧随其后。由此,足见二人书法对康熙、乾隆及法帖刊刻者的影响,乃至对整个时代广大而深远的影响。不仅如此,赵氏书风群体的其他书家——赵氏一门及其追随者选刻亦多,如赵夫人管道升、儿子赵雍、外孙王蒙、友人及学生鲜于枢、康里巎、邓文原、张雨、陆继善、俞和等人都受到重点关注。同样,在选择明代文徵明、文彭、文嘉、周天球、张凤翼等“吴中”书家群的法书时,亦复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