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 中文
  • EN
  • Français
  • 日本語
  •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展览】湘博跨年大展来袭:方力钧版画

news_publish_date: 
2021-01-25 15:56
news_author: 
王恩超/文
Body: 

2021年1月29日至3月1日,“方力钧版画”展览将在湖南省博物馆特展一厅、二厅举办,并免费向公众开放。鉴于近期国内疫情呈零星散发和局部聚集性交织叠加,加上春节临近人员流动性加大,根据湖南省疫情防控部门的意见,本次展览不举办现场开幕式,而是采取线上直播等方式启动观展之旅。

    据悉,开幕当天,方力钧将携手策展团队和众多的媒体进行线上直播互动。除此之外,来到现场的观众还有机会和顶级艺术大咖合影留念,并把本次展览定制款的艺术图章带回家哦!

一、展览及艺术家介绍

该展通过梳理方力钧1982年首次创作的版画至2020年的新作,借助132不同时期的版画作品,来反映方力钧在不同阶段的艺术探索。此次展览不仅仅是方力钧从事版画创作38年的阶段性成果,也是一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和研究中国当代艺术家群体成长史,所极具典型化的一个缩影。策展人按照时间顺序,将方力钧的版画作品划分为四个转折时期:一、朦胧期(1982—1984)二、沉寂期(1985—1994)三、觉醒期(1995—1998)四、突破期(1999年至今)。方力钧的艺术之路始于版画,版画创作思维是他一切艺术形式的本源。但是,人们所熟知的却是他作为当代艺术符号化的油画作品。相信通过此次展览的举办,我们可以对方力钧的个人艺术成就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方力钧,1963年生于河北,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他作为中国后89新艺术潮流最重要的代表,与这个潮流的其它艺术家共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话语方式——“玩世现实主义”。其中尤以方力钧自1988年以来一系列作品所创造的“光头泼皮”的形象,成为一种经典的语符,标志了80年代末和90年代上半期中国普遍存在的无聊情绪和泼皮幽默的生存状态,或者更广义地说它标志了当代人的一种人文和心理的感受。

二、版画的历史与概念

版画始于印刷术,发源于中国,传播于世界各地,距今已有一千余年的历史。鲁迅先生说:“世界上版画出得最早的是中国。”这一说法也普遍得到国际上的公认。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木刻版画是我国唐朝咸通九年(868年),刻印在《金刚经》扉页上的版画插图。这一时期的版画以表现和传播佛教题材为主要内容。

版画的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完善,现代版画的概念主要是指由艺术家构思创作并且通过制版和印刷程序而产生的艺术作品,具体说是以刀或化学药品等在木、石、麻胶、铜、锌等版面上雕刻或蚀刻后印刷出来的图画。按照不同的分类方式,有诸多的种类,其中常见的分类方式是按照版种和制作技法分为:凹版、凸版、平版、孔版、综合版和PS版。版画最大的特点是以版为媒介所创作的艺术,具有复数性和间接性的特质,丰富的肌理效果和特殊的印痕之美是其他画种所不具备的。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艺术院校版画专业的逐渐普及和版画工坊的市场化运营,版画受到越来越多的艺术家青睐,中国出现了一批在国际上令人瞩目的版画艺术家,方力钧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三、展陈形式设计力图打破常规

展览希冀通过观看方式的改变使观众从常规化的博物馆展览中脱离出来,呈现出一场“去博物馆化”的展览。通过视觉信息的排列与非时间线性的作品组合传达出“去回顾展化”的态度。强调观展体验中的“冲击、观看、记忆”,以期达到“作品为传播服务”的目的,使作品在展览结束后还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出现在观众的记忆中并对他们产生尽可能持续的影响。

因此,展陈的视觉结构如下:(特展二厅即1号厅、过道临展厅即2号厅、特展一厅即3号厅)1号厅:斜切墙面将与1号厅临时展墙的搭建方式形成呼应。通过对版画作品大小比例的分析,以空间视觉公式计算出作品与观众间的最佳观看距离,而作品、观众、环境的变化也会影响观众的观看情绪与感受,因此1号厅为观众呈现了多角度视觉冲击的观看方式;2号厅:作为承上启下的过厅,在墙面的处理上延续了1号厅的斜切方式,但在高度上从6米降到了3米,目的是与3号厅12米的空间形成视觉与心理上的落差。3号厅:借鉴以往的大幅作品的展出经验并且充分利用12米空高的空间独特性,将所有大尺幅作品整合到这个区域内,通过大幅度抬高视线的方式形成这个展厅的独特视觉场域。这种整合式的、空旷的视觉感受与1号厅密集式的、扑面而来的作品形成了观看节奏上的强烈对比,同时很好地利用了空间的特殊性。此外,霓虹灯签名与出口处作品的设计,为观众留下了最深刻的记忆线索。

 

四、重点展品介绍:

本次展览为了突出方力钧不同时期的风格演变,按照策展的理念和布展的形式,推出了10件重点展品。

2020,488x1098cm,木刻版画,2020年

2020年疫情期间,方力钧的版画创作持续不断,几十件符号化的“方式版画”应运而生。其中,尤其是上面这张巨幅版画作品,尺寸将近5米乘10米,由九组画面拼接而成。画家大胆运用两种互补色关系,通过蓝紫色的背景,将大小不一黄橙相间的人物头像烘托出来。通过研究方力钧不同时期的作品,我们会发现这幅版画突破了他以往对画面的探索,打破单一视角观看的常规模式,一幅画可以变换四个角度来领略不同的视觉感受。画面中人物头像的排列组合,由原来形式感极强的有序组合,演变为无秩序随意性拼合,通过比较研究我们可以看出艺术家在追求大制作的同时,对画面有了更加多元的思考。同时,这幅版画将是观众进入展厅看到的第一幅作品,也是为了本次展览重点打造的年度代表作,有着特殊的意义!

2003.2.1,400×852cm,木刻版画,2003年      广东美术馆藏

这幅版画是方力钧展出和出版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更是方力钧作品的公共收藏之冠,总共八个版数,几乎尽为国内外的美术馆和顶级藏家收藏。黄色的光头布满七卷长的画作,大大小小,紧紧挨在一起,有的在前,有的在后。这些脑袋下面,几乎看不见脖子和胳膊。

暖黄色的画面,犹如阳光下看热闹的人群,通过他们不同的面部表情刻画,弱化了个体之间的差异性,从而形成具有时代符号的一堵面孔墙。

1999.2.1,488×732cm,木刻版画,1999年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藏

这件木刻版画是方力钧艺术生涯中觉醒期的代表作,由黑白灰构建而成的单色阶画面,采用近景特写的方式把局部放大,运用刻刀和电锯产生的不同线条,表现“无名人物”在水中奋力拼搏的一幕,隐喻或聚焦的是当下个体的生存状态。方力钧认为:“艺术家应该是梦想家或者批评家,对社会的习惯方式抱一种个人观点。”非常喜欢游泳的方力钧,也曾有过差点被淹死的生活体验,他对水有着多层次的喜爱和体会。一方面,水有着母性一般的温柔;同时水又有着极为可怕,变幻莫测神秘的一面。

 

他的艺术创作形式多样,涉及油画、版画、水墨、装置、陶艺等,部分作品已凝结成具有时代特征的文化符号。可以说方力钧的版画,在某种程度上拓宽了中国传统版画的概念和语言,凸显了艺术本体的个性、张力及时代图式,展现了令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和独特的思维方式,体现出中国当代艺术家所具有的国际视野与文化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