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咨询板
当前位置: 首页 - 概况 - 新闻正文
博物馆到底要讲故事还是讲事实?
2017-09-29 13:01:23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转发到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推荐到豆瓣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市议会于9月5日投票决定移除“正义公园”内原南方联邦杰克逊将军的雕像。不久前,解放公园刚刚移走原南方联邦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塑。本文作者丽贝卡•赫兹(Rebecca Herz)就这一现象与博物馆的联系撰写了博客文章,讨论博物馆在阐释历史方面应该扮演的角色。

即将被移走的杰克逊将军雕像

  博物馆行业对最近的雕塑事件有何看法?从中能够学到什么?许多博物馆领导和专业人员以社区领导者的身份,对此表示谴责并发表了安慰民众的声明。博物馆承担了教育者的角色,而许多博客作者和专业组织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令人高兴的是,博物馆及其专业人员提倡体谅精神和社会正义,这也并不让人意外。但是,博物馆不仅承担了社区领导和教育的职责,还承担了讲述和保护历史的责任。

  雕塑事件引发了哪些博物馆专业领域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南方联邦将领的雕塑是否应该在博物馆保存?已经有许多博物馆领导、艺术史家和艺术评论家对此问题进行了探讨。

正义公园内杰克逊将军雕塑

  从雕塑事件引申到广义的社会正义和为正义斗争,博物馆该如何诠释这些主题?博物馆应该讲故事,照亮一条道德之路,还是保持历史事件本身的复杂性?

讲故事

  2001年,在《纽约书评》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詹姆斯M.麦弗逊(James M. McPherson)指出,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北双方都宣称奴隶制度是战争爆发的原因。但就在几年后,南方战败,奴隶制被判非法,南方政权又宣称战争是为了“维护各州的独立自治”。麦弗逊在文中一共回顾了三本书;其中一本是《失落的原因之谜》,这本短文集主要讨论“南方白人如何创造性地解释南方失败的原因,以让他们接受这一令人心碎的事实:为何本以为必胜的战争,却遭遇灾难性的失败和贫穷”。“维护各州独立自治”的说法最初由南方联邦总统杰弗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和联邦副总统亚历山大•斯蒂芬斯(Alexander Stephens)提出,在其后的数十年反复被人强调,并在20世纪获得了历史解释的地位。这一说法至今仍盛行,我与10个人探讨这篇文章时,至少有3人在小学学到,南北内战是为了争取各州权利。
 

《失落的原因之谜》

  传说和其他形式的故事的力量如此强大。心理学家莱恩•贝克斯(Lane Becks)在一项博物馆的问卷调查结果中称,故事让人们集中注意力,也能让人们站定某一特定的立场。不幸的是,南方联盟的历史解释显然有巨大的力量,让大量民众相信了这个说法。

  如果博物馆擅长讲故事,或许可以重新塑造人们对于一些历史事件的看法,而人们看待历史和当今社会的角度也可能发生改变。博物馆有能力讲述精心安排的故事,将这些故事带到幕前,就能够改变人心。

复杂性

  相应地,博物馆也可以提供各个角度的历史细节,重现历史的复杂性。博物馆还可以展示历史学家们的工作成果,让混乱复杂的历史变得清晰有意义。 这样,对于历史的呈现更加精准,但是说服力将大打折扣。历史学家艾瑞克•方纳(Eric Foner)就在《纽约时报》上撰文,称最近的“移走雕塑”事件体现了人们对“美国人”这一概念的争论:美国人的身份应该是基于相同价值观,不论种族和原国籍,还是应该基于血脉和家乡?

  方纳在文中提到了南方联邦陆军中将詹姆斯•朗斯特(James Longstreet)的故事。人们当时没有为詹姆斯树立纪念雕像,因为“他支持黑人男性获得投票权,并于1874年带领新奥尔良警察与白人至上主义者进行战斗”。为了适应报纸的版面,詹姆斯的故事无疑做了简化,但这个故事让人们得以一窥历史和人性的复杂。那么,博物馆是否应该为南方联邦的士兵们留出一席之地,讲述他们对美国的积极影响呢?

  艺术博物馆作为展示复杂性的范例,值得我们一番审视。艺术博物馆通常展示丰富的艺术史细节,其标签难以阅读,而展品更加重复乏味。例如,大都会博物馆2001年的“画架之外的艺术(Beyond the Easel)”展览,单是展览概况就介绍了许多艺术家的情况、艺术家多方位的影响、艺术家经济上困难和其他细节内容。但艺术史学家和典藏研究员可能认为,这些细节对于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必要的,这是根植在艺术史中的,而非编造出来的说辞。

伪二元论?

  我不清楚是否能够在讲好故事的同时也兼顾历史的复杂性。但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参观了林肯博物馆,他认为,林肯博物馆在不同的展览区域分别成功地兼顾了两者。一个展厅里布置了林肯个人的微缩布景,内容十分感人;另一个展厅则分享了更加全面的历史细节,甚至让人觉得,如果林肯现在还活着,他一定会遭世人厌恶而非敬仰。上文引用方纳的文章给南方联盟的历史增加了复杂性,同时也讲述了一个好故事。但毫无疑问的是,要结合两种方法,吸引新观众并呈现公正客观的世界,是富有挑战的任务。
 

林肯博物馆的两个展厅:左为林肯生平,右为关于林肯的政治讽刺画


  博物馆的开端是好奇心橱柜,里面放满了奇珍异宝,却并不能构成一个故事。因此,从其发端来看,博物馆并没有讲故事或呈现历史的责任。如今,我们希望博物馆在理解历史和利用历史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博物馆应该讲故事,还是讲事实?

(郑君怡 译自museumquestions.com)

 转发到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