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咨询板
当前位置: 首页 - 概况 - 新闻正文
法国国家移民史博物馆展现移民的历史
2017-09-15 09:42:12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转发到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推荐到豆瓣

法国移民史博物馆所在的金门宫的装饰建筑

  2015年11月巴黎遭遇恐怖袭击之后,大部分巴黎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减少。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来巴黎旅游的游客减少了,另一个原因是巴黎本地市民也尽量避免前往人口拥挤的大型场所。因此,卢浮宫、凡尔赛宫和奥赛博物馆的参观人数都有所减少。

  与之相反的是,法国国家移民史博物馆的观众数量反而有所提升。

  11月恐怖袭击的部分策划者是法国和比利时及北非国家移民的后代,人们来到博物馆参观是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北非移民的现状。博物馆的馆长本杰明•斯特拉是研究阿尔及利亚历史的权威专家,他介绍:“人们来到这里想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法国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移民国家。与美国鼓励多元文化的风格不同,法国更注重让新移民融入法国的文化。法国国家移民历史博物馆希冀通过另一个角度展现法国历史,突出展现自19世纪起新移民对法国的贡献。19世纪开始,法国开始接收来自德国、意大利、比利时以及战后从法国殖民地过来的移民。

  博物馆按主题进行陈列,内容包括移民的地位和身份证件,法国工人运动时人们对移民的刻板印象等,其中陈列了一些历史照片、相关材料及与同主题相关的当代艺术品。

  陈列还重点展示了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当权后的几周约有50万人从西班牙边境涌入法国,展柜里摆放着集中营的人物照片、身份证件和几页连环画等。

  喀麦隆艺术家Barthélémy Toguo的当代雕塑《居留证件》包括4枚巨大的木质邮票,形状类似非洲鼓。另一个作品《梦想机器》,由艺术家卡达尔•阿提亚制作。阿提亚像很多法国移民的孩子一样从小在郊区大型的公租房中长大。在他的作品中,自动售货机中贩卖的物品代表了第二代移民想要融入法国消费文化和保留自身文化身份之间的矛盾。

  2017年恰逢博物馆建馆10周年纪念。博物馆当年开馆时,时任总统萨科齐在竞选时曾保证限制移民数量,因而并没有像其他博物馆那样为开馆仪式剪彩。

  博物馆所在的建筑金门宫(Palais de la Porte Doree)位于巴黎城西,为1931年举办的巴黎殖民博览会修建。最初的计划是建成一座代表法国殖民地的博物馆,今天博物馆的地下室仍保留有当年建成的热带水族馆。

  这个装饰派艺术建筑最显著的特征是盖在其外侧的“石挂毯”。装饰建筑的巨大饰带耗时2年完成,描绘了法国殖民地对法国的贡献。很多这些图像,特别是建筑内侧的图像都是很久以前绘制,因而为人们了解当时社会种族等级的情况提供了参照。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这个中厅过去多年来一直不对观众开放。

  悉尼大学历史学家罗伯特•奥尔德里奇教授曾写过一本关于法国殖民主义历史遗迹的书籍,他评论道:“现在博物馆的中厅对公众之所以开放是为了引起人们的讨论,关闭它反而是对历史的一种掩盖。”

  博物馆除了常设展览外还推出了临时展览及各种特别活动,最近的临时展览重点关注现在的难民危机。博物馆每年吸引3至4万名学生参观,馆长斯特拉认为这部分观众非常重要。

  馆长希望在每场临时展览中都加入流行元素以吸引更多的观众来馆参观。去年举办的“时尚混搭”展览重点强调了包括艾尔莎•夏帕瑞丽和卡尔•拉格菲尔德在内的法国时装界著名的移民。另一个关于1850年到1960年的意大利移民的展览将一直持续到9月份。

  博物馆的展览介绍了有名的移民,而馆内收藏却更多侧重于那些无名人士。这个特点在移民捐赠馆表现得更加明显,该展厅展出了移民和他们的后代捐赠的物品,有移民带到法国的纪念品和在法国生活所用的物品,例如,代代相传的阿尔及利亚茶壶和一战时期为法军效力的意大利移民穿过的靴子。

  金门宫的主任海伦•奥利安表示,她最喜欢是博物馆的移民捐赠馆。她解释道:“每一件物品都有它的故事,同时也是拥有这件物品的人的故事。移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有他们自己的希望和面临的各式各样的挑战。”

   观众正在观赏庆祝博物馆建馆10周年的陈列

  斯特拉馆长表示,虽然这个博物馆只开放了10年,但却见证了社会对于移民态度的显著变化。“不同行业的人们仍在谈论移民为法国经济和文化创造了机会。政治层面的辩论则是应该接纳哪些移民来完成这些目标,比如是否应该为了吸引更多技术移民而减少移民家人团聚的机会?”

  斯特拉馆长认为正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博物馆应该承担重要的教育任务:“这一切都是为了向我们的下一代解释,我们从哪里来及我们国家的起源。”

(李雨阳 译自《华盛顿邮报》)

 转发到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
  暂无